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吴春红案三次死缓改判无罪的背后:拒绝认罪和六七百封申诉状

原标题:吴春红案三次死缓改判无罪的背后:拒绝认罪和六七百封申诉状 三次发回重审仍判无期 “吴春红投毒案”16年后改判无罪 从2004年那个冬天起,每到团圆宴,吴莉莉总会在父亲吴春红…

原标题:吴春红案三次死缓改判无罪的背后:拒绝认罪和六七百封申诉状

三次发回重审仍判无期 “吴春红投毒案”16年后改判无罪

从2004年那个冬天起,每到团圆宴,吴莉莉总会在父亲吴春红常坐的位置上摆上一副碗筷。奶奶则是看着身旁的碗筷和空空的座位出神。

“别人家的团圆是喜庆,我家的团圆是企盼。”4月1日,吴莉莉对上游新闻说。

2004年11月14日,河南民权县周岗村发生一起投毒案,村民王战胜的两个儿子因服用“毒鼠强”导致一死一伤。随着的调查,曾被王战胜催交电费的吴春红成了嫌疑人。

“父亲是晚上被带走的,一去再没回来。母亲在床边坐了整整一晚。也是从那天起,我们知道家里出事了,父亲出事了。”吴莉莉回忆,2005年6月23日,吴春红因犯故意杀人罪一审被判处死缓。从那天起,吴家开始了16年接力式维权。

16年里,吴莉莉寄出了六七百封申诉材料,期待、失望,再燃希望……这条走了10多年年的申诉路,终于在2018年看到了阳光。“我们收到最高院的再审决定,就知道事情有了转机。”

2020年4月1日,被羁押了5611天不曾认罪的吴春红被宣布无罪释放。吴家持续16年的申诉日记,终于接来了终结。

曾经幸福甜蜜的一家人。受访者供图

投毒案和老实木匠

在吴莉莉的印象里,父亲吴春红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人,不爱说话,不爱交际,总是埋头在院里做着木工活,连家里的地都是母亲打理。

“父亲手艺好,当时我家条件在村里算是好的。别人家没有彩色电视机,我家很早就有了。”吴莉莉回忆。

吴莉莉童年所有的幸福,都被定格在2004年11月14日。那年,吴莉莉12岁,弟弟吴云磊9岁。

“我记得村里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有的说是小孩是病死的,有的说是吃东西毒死的。父亲当时还特意嘱咐过,不要吃别人给的东西。”吴莉莉说,吴春红被带走是在案发后几天,那天父亲因为眼睛不舒服早早就睡了,后来警察敲门说要了解情况,34岁的父亲就再没回来。直到第一次开庭,吴莉莉才见到父亲。

案发前,吴春红是家里的顶梁柱,大部分时间在自家院里做木工活,家境不错。受访者供图

河南省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商刑初字第4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显示,法院经审理查明,2004年11月14日上午,王战胜催交电费时,吴春红认为其口气强硬并联想到以前的矛盾,便产生投毒报复之恶念,遂从家中取出存放的鼠药带在身上到王战胜家交电费。吴春红交完电费后,趁人不备溜入王家厨房,将鼠药投放到案板上面瓢内的面粉中,逃离现场。次日早上,王战胜用面瓢内的面粉煎了面托,3岁和5岁的儿子食用后先后中毒,其3岁儿子中毒身亡。

法院认为,吴春红为泄私愤,采取投毒方法,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一审法院判处吴春红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吴莉莉说,16年来,为帮父亲洗清冤曲,家人邮寄了六七百份申诉状,这是部分快递单。受访者供图

六七百封申诉状

“我们始终不相信父亲会投毒,于是提起上诉。这也算是漫长申诉路走出了第一步。”吴莉莉说。

2005年12月9日,河南省高院以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为由,撤销了商丘市中院(2005)商刑初字第4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发回商丘市中院重新审理。

令吴家人没想到的是,2006年6月22日,商丘市中院(2006)商刑初字第3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再次判处吴春红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2006年12月22日,河南省高院(2006)豫刑一终第343号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再次要求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2007年7月13日,商丘市中院(2007)商刑初字第3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第三次对吴春红作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判决。

“父亲被判处死缓后,我上课都没有心情,经常会在课堂上想起父亲的事情。”吴莉莉说,因为父亲的事情,爷爷奶奶身体每况愈下,母亲也要外出打工,维持生计,但是家里人从来没放弃过为父亲申诉。

2007年10月31日,河南省高院作出(2007)豫法刑二终字第271号刑事裁定书,第三次要求商丘市中院重新审理。

经过3次判处死缓又重审后,2008年11月15日,商丘市中院在第四次审理后作出(2008)商刑初字第7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吴春红无期徒刑。吴春红提出上诉,河南省高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这一年,吴莉莉16岁。

因为父亲的事情,吴莉莉上完初三,便放弃了学业,一边打工一边帮父亲申诉。

“其实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我和弟弟能好好上学。要是父亲在家的话,我肯定会继续上学。”吴莉莉说,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都是爷爷在为父亲四处申诉。直到2014年,爷爷不能再出远门,为父亲申诉就成了吴莉莉的生活重心。除了整理申诉材料外,吴莉莉还将申诉过程都记录在了日记里。

虽然申诉坎坷,但无论是吴春红还是吴莉莉都从未放弃。

“2009年、2012年,河南省高院两次驳回了我们的申诉。这么多年,我已经记不清向各部门邮寄过多少次申诉状了,大概有六七百封吧,绝大部分都石沉大海。”吴莉莉指着厚厚的快递单说。

这期间,监狱曾提过要为吴春红减刑,但都被拒绝了。“我父亲在会见的时候说,减刑就意味着要认罪,我没罪就不认罪。要不就无罪释放,要不就老死在狱中。”吴莉莉说。

2018年9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下发再审决定书,要求河南省高院再审此案。受访者供图

仰面长泣三分钟

2016年6月3日,已服刑12年的吴春红在监狱中写下一份《刑事申诉状》,除了描述案件的审理过程及表述案件本身存在错误外,吴春红还针对案件侦查细节、作案动机及鼠药来源等相关证据提出了质疑,并强调其卷宗中的有罪供词系被刑讯逼供和诱供所得。

“十多年来以来,一直在黑暗的‘无期’日子里,我多次上诉、申诉,以求清白,没动摇过坚定的信念。希望真相大白,让蒙受冤枉的人得到清白公道。”吴春红在《刑事申诉状》中写道。

这一次,吴春红没有失望。2018年9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以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为由,指令河南省高院对本案进行再审。

这一年,吴春红被转到浙江金华监狱继续服刑。为了能每个月都能见到父亲,儿子吴云磊高中毕业后来到金华打工,与姐姐吴莉莉一起继续为父亲申诉。

2018年10月15日,吴春红的辩护律师李长青会见吴春红后,在朋友圈里记录了会见时的场景。“我们把最高法院指令再审决定书的复印件交给他。他看了之后仰面长泣,大哭了3分钟。他说等这一天等了十四年了。”李长青说。

“2019年8月30日,今天是收到最高院再审决定书的第335天,今天继续给相关司法部门邮寄第558封信件,期盼父亲的案子能早日开庭审理。”吴莉莉在微博中写道。

2019年10月24日,吴春红故意杀人案,终于在浙江金华监狱开庭审理。

庭审中,辩护律师李长青表示,吴春红的有罪供述不能排除刑讯逼供取得的可能,且吴春红作案动机说法多变,未经查证属实,且与案件的严重程度不匹配。另外,吴春红的作案环境部符合常理,且所投毒物及特征的供述前后不一。

李长青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庭审出示的证据中除吴春红的一份有罪判决外,没有任何一份直接证据能够证明吴春红在现场投毒。

“庭审中,检辩双方达成了不少共识,再审后,案件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李长青说。

2004年11月14日,河南商丘投毒案现场照片。受访者供图

讯问不规范

2020年4月1日,河南省高院就吴春红故意杀人案再审宣判。

法院审理后认定,原审认定吴春红犯故意杀人罪的主要证据是吴春红的有罪供述,以及吴春红的有罪供述与在案部分证据印证一致。但综观全案,本案缺乏能够锁定吴春红作案的客观证据,吴春红的有罪供述中对多个犯罪细节供述前后不一致,且与证人证言存在矛盾,有罪供述的作案动机及选择的作案时机不合常理,不能排除其他人作案的可能。原判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锁链,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原审认定吴春红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规定,撤销河南省高院(2009)豫法刑四终字第00019号刑事截定和河南省商丘市中院(2008)商刑初字第7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吴春红无罪。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针对吴春红16年申诉中一直提到的被刑讯逼供的情形,河南省高院在(2018)豫刑再19号刑事判决书中做出了详细阐述。

判决书中提到,吴春红自2004年11月19日被采取强制措施至2004年12月13日,在侦查阶段共做过7次供述。2004年11月19日第一次讯问时吴春红不供述犯罪,2004年12月13日第七次讯问时吴春红翻供。2004年11月20日第二次讯问时吴春红开始供述犯罪,该次讯问笔录记载的讯问地点是民权县看守所,但卷中公安机关的提讯证未记载当天侦查人员在看守所对吴春红进行提讯。侦查人员解释称当时是在看守所外面的民警办公室讯问的。

同时,侦查机关提供的2004年11月21日讯问吴春红的录像,该录像显示的讯问地点也不是看守所的提讯室。录像中吴春红供述时,讯问人员也未做记录,而是拿着一份已经记好的笔录。本案卷中还有一份在押人员体表检査表,内容为空白。吴春红从侦查阶段翻供后,始终不供述犯罪,称原来的有罪供述系公安人员刑讯逼供所作。原一审时的辩护人也曾反映见到吴春红身上有伤。再审期间,部分侦查人员均称没有刑讯逼供。

综上所述,本案现有证据尚不能认定公安机关存在刑讯逼供,但侦査人员在讯问过程中确实存在不规范的地方。吴春红的有罪供述存疑,且又翻供,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4月1日,吴春红(左)被无罪释放后与儿子合影。受访者供图

养好身体申请赔偿

4月1日宣判后,被羁押5611天的吴春红被无罪释放,从浙江金华监狱出发返回商丘民权县老家。

拿到判决书的那一刻,吴春红泪流满面。

远在河南老家的吴莉莉也是喜极而泣。“我奶奶听到后,一个劲地说,好!好!没有遗憾了。16年了,我们一家终于能团圆了。”吴莉莉有些激动。

来接吴春红回家的吴云磊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回家后一家人除了好好聚聚外,还要带父亲去检查身体。待父亲身体好些后,会考虑申请国家赔偿。

接吴春红回家的车驶入高速公路,向着北方家的方向而去。

吴莉莉的申诉日记,写下了一个完整的句号。

(原题为《河南投毒案三次死缓吴春红改判无罪的背后:拒绝认罪和六七百封申诉状》)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1114.html

作者: vmayfuture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