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捐给清华50亿,王石和万科的初心有了归宿

作者|周超臣 头图|万科提供 4月2日上午,王石还没等发布会结束,就在其个人微博发了一个古早的视频,并配文:“36年,感君托高义,终不负初心!” 视频拍摄于1988年,万科成立的第…

作者|周超臣

头图|万科提供

4月2日上午,王石还没等发布会结束,就在其个人微博发了一个古早的视频,并配文:“36年,感君托高义,终不负初心!”

视频拍摄于1988年,万科成立的第四个年头。这一年,以王石为首的万科创始团队做出了一个影响后来万科和王石命运的决定。

今天上午,王石携万科全体一次性捐出2亿股万科企业股给清华大学,共同建立清华大学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世界卫生组织(WHO)原总干事陈冯富珍将出任该学院首任院⻓,万科创始人、董事会名誉主席王石出任学院理事会名誉理事⻓。

这也是目前国内对高校基金会的最大金额的单笔捐赠。按照4月1日万科收盘价26.59元,捐赠的2亿股企业股对应的市值为53亿元。截止今天收盘,股价微涨0.94%至26.88元。

王石的微博截图

万科表示,此次并非企业捐款,捐出的并非万科上市公司资产,而是1984年万科成立以来数十万员工36年努力奋斗的共同成果和财富。


万科还表示,不会就此捐赠行为谋求任何商业利益或经济回报。

万科企业股资产最初来自万科股份制改造时,万科创始团队放弃了本可以分配到个人的股份。9年前,万科员工代表大会一致决定,将这笔资产贡献给社会、最终用于公益。

这笔资产,也从1988年的520万,增值到2010年10月的9.68亿,再增值到今天的53亿。

王石说:“对于万科企业股资产来说,这是它最好的归宿。”

随后,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理事会在公众号“万科周刊”上发表《感君托高义,终不负初心——就企业股资产归宿致万科全体奋斗者的一封信》,宣布万科企业股中心即将退出历史舞台。

但虎嗅从万科内部人士处,企业股中心还将存在,员工也不会因此被优化掉,“参与的员工本来也都是志愿者形式”。

王石和郁亮合影,图片由万科提供

受疫情影响,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的成立和捐赠签约仪式,采用北京、深圳和上海三地视频连线的方式。王石和郁亮等一众万科高管坐镇深圳,王石说:“当我远程从邱勇校长手中接过聘书的那一刻,我想,对全体万科人包括我本人来讲,是多年心愿的达成。”

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代表万科全体,将企业股中心的全部资产2亿股万科股票一次性捐赠给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用于设立“清华大学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科发展专项基金”,万科与清华大学共建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

清华大学校长邱勇表示,该学院预计设立预防医学、大健康、健康大数据、公共健康政策与管理四个国家亟需、面向未来的学科方向。

王石还保证,不会干预清华大学教学和科研。“专项基金将主要用于引进世界一流的专家、老师,奖励科研成果,推动科研体制和机制的创新。我们希望双方共同努力,迅速将清华大学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建设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一流学科。”王石说。

清华大学校长邱勇说:“清华于2001年成立了医学院,于2010年成立了公共健康研究中心,于2016年成立了临床医学院。在流行病学、生物统计学、环境卫生、政策与卫生事业管理、社会及行为科学等领域,清华大学建成了完善的教学科研体系,积累了大量经验。”

他还说:“人类的健康、人类的家园需要所有人去构筑。我们都在一条船上,别人的不幸就是自己的不幸,丧钟为我们每一个人而鸣。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场全球性的灾难,也是所有人共同面临的挑战。大学是人类文明的灯塔,教育撑起人类未来的一片蓝天,在这场关乎人类命运的重大挑战面前,大学必须担负起应有的责任。”

而王石携万科全体的这笔50多亿捐赠同样缘起于疫情。

根据虎嗅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最开始是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董晨在3月初给万科公益基金会写了封信,他介绍了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清华医学院做的各项研究工作,包括分析新冠病毒的流行、免疫和致病机理,病毒的感染与进入细胞机制,新药和疫苗的研发以及检测器械研发等。

他也提到目前抗击疫情中暴露的一系列短板和不足,包括疫苗研发周期难以逾越、疫苗的快速研发遇到挑战,以及重症患者的发病机制复杂、“老药新用”等现实问题,他说:“疫情危机提醒我们,在公共卫生方面,从政府、社会到公众,我们还有很多工作未能完成,公共卫生和疾病防控体系建设与发展不相适应、缺乏大量复合型的专业人才。”

他还提及了3月2日下午,国家主席习近平来清华大学医学院考察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科研攻关和诊疗救治工作。或许,正是这次考察促使清华大学决定筹建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

对一个学者来说,张口要钱是非常难以启齿的事情。董晨做了一系列铺垫才鼓足勇气说,看到万科基金会前阵子向武汉红十字会捐赠了1亿元,帮助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所以“也能够希望贵基金会关注并支持清华大学医学院在传染病防治以及其它领域的科研工作”。

董晨院长估计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一封信换来了一个学院。

后来这事儿传到了王石的耳朵里,他的一个身份是万科公益基金会理事⻓。于是他第一时间找到万科集团和万科企业股中心商议,认为此时建设国际一流水平的新型公共卫生与健康学科,培养未来引领国际公共健康事业发展的高层次人才已迫在眉睫。

于是,在短短20多天里,万科企业股中心和清华大学就快速达成了一系列共识:捐赠所有企业股,共建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以抗击新冠疫情为首个切入点,积极开展健康研究,拓展全球健康合作,为推动国家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捍卫人类生命安全、增进全人类健康福祉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现场签约仪式,图片由万科提供

在今天上午的成立仪式和签约仪式上,清华大学收到了来自全球各地大学校长和企业界人士的贺信,包括:

哈佛大学校⻓劳伦斯·巴科教授

华盛顿大学校⻓安娜·玛丽·科斯教授

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克劳斯·施瓦布教授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先生

黑石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会主席、CEO苏世⺠

苹果公司CEO、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主席蒂姆·库克先生

布鲁金斯学会会⻓约翰·艾伦先生

智利卢克希奇集团董事⻓安东尼克·卢克希奇先生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执行副校⻓斯蒂芬·甘杰教授

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院⻓米歇尔·威廉姆斯教授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院⻓艾伦·⻨肯⻬教授

……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也发来了祝贺视频,他在视频中先是感谢称,在习近平的坚强领导下,中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方面取得的成就和为世界做出的卓越贡献,随后他恭喜他的前任、前WHO总干事陈冯富珍担任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院长。

陈冯富珍说:“感谢清华大学的信任,让我有机会能够在古稀之年继续为国家做一点事情,继续为世界公共卫生与健康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在我从事公共卫生领域工作的40年中,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突发性和严峻程度是前所未见的。”

她说:“发展公共卫生事业是国家的战略需要,同时也是一个跨学科的综合性的问题。”

在虎嗅24小时里,当得知王石及其团队要捐50亿元给清华时,不少网友问,王石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万科成立于1984年,至今36年。1988年,万科成为中国第一批股份制改造企业,改造完成后,60%为国家股,40%为企业股。

根据当时规定,企业股的使用可由企业“自主决定”。当时同类股改企业多数将企业股分配给了创始团队,但以王石为首的万科创始团队,放弃了这笔财富。王石认为企业的发展和壮大需要不断增资扩股,而没有资金跟进的管理者,有可能自己就成为企业做大的阻力,于是选择将企业股交由职工委员会(后更名为“万科员工代表大会”)管理,成为全体员工共同持有的资产,相当于员工集体股。截止2010年10月,万科企业股资产的账面价值上升至人⺠币9.68亿元左右。

2011年1月5日,王石给全体万科员工写了一封题为“给2011一个礼物”的信,号召万科员工把这笔当时接近10亿元的企业股资产贡献给社会用于公益事业:“各位同事,我们需要做出一个决定。这一时刻,我们首先面对的不是一笔财富,而是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可以让我们共同说出我们内心的答案,那是爱的语言,是对更多人幸福的祝愿,是对生命的赞美。”

王石今天上午在致辞中重读了一遍这封信的这部分内容,并最终浓缩成微博上的一句话:“感君托高义,终不负初心!”

“我也想借此机会,感谢36年来,在万科奋斗过和正在奋斗着的所有员工,是你们成就了万科、创造了财富。”王石在上午的致辞中说,“我还要谢谢父母的养育、谢谢家人的信任,是你们让我对过往的奋斗和未来的事业感到无比自豪!”

王石团队在2011年4月注册成立了一家社会企业“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来管理和运营这笔资产,使其继续保持增值,以实现“造血”功能。该社会企业的注册资本为1亿元,由王石及其创业团队实际控制,并独立于万科集团。

另外,万科企业股中心的章程中明确规定:任何个人或组织,都不得从企业股资产中索取投资回报。企业股资产及其衍生财富,只能最终用于公益方向。而且章程的这一条规定,在日后不允许修改。

为了保持增值,期间,万科企业股中心投资了上海万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丰泽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梅沙资产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中城君利(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成都丰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等五家公司。

此外,万科企业股中心还曾投资国一家叫上海星晨儿童医院有限公司的企业,但在2016年将这家儿童医院的19750万元股权出质给了上海复儿医星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后者的大股东是上海复星医院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郭广昌的产业。

这里多说一嘴,2011年的时候,王石就想成立一家公益性的儿童医院,把它打造成由中国民间力量创设的最大公益医院。“直到一年前,我还和家人聊起儿童医院的设想,她甚至给了我很多儿童医院内饰⻛格的具体建议。”王石说。这里的家人是他现任妻子田朴珺。

上午,#王石率万科员工捐2亿股股票#上了微博热搜,微博网友的评论诸如“王总甩潘总100条街”,“企业家的担当”,“这是个伟大的行为,肃然起敬”……

虎嗅网友评论道:“确实是国内企业回馈社会方式的开创性事件,配得上浓墨重彩的赞美和书写!”

这与12年前,王石和万科在汶川大地震时因“捐款门”遭遇的批评、质疑、嘲讽和谩骂,形成了强烈鲜明的对比。

2008年5月12日,在为四川地震灾区捐款200万元之后,时任万科董事长的王石在网上引爆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万科公关危机。

5月14日,一位新浪网友质问王石:“你也太虚伪了,面对这么大的灾害,在各界纷纷解囊的情况下,仍一毛不拔,还谈什么社会责任?”

王石回:“不放高音喇叭也可以做慈善。”

紧接着,又有一位网友WLV1质疑:“王总,不放高音喇叭确实可以做善事,但爬山和玩皮划艇不是。”

王石回复:“不要把做不做慈善同一项体育竞赛和个人运动喜好相提并论。发生大地震了,但并不是一切都要围绕地震转才合适,我们不应该‘泛慈善化’。专业提供住宅产品的万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第一要考虑的是保障购买万科住宅的客户的生命安全。其次,履行社会责任,支援灾区,包括从资金、个人影响力、号召力方面,尽自己所能。”

又有一位网友说:“(万科)才(捐)200 万,太失望了!!!万科在我心中的形象大减!!!”

5月15日凌晨,王石回复:“对捐款超过1000 万的企业,我当然表示敬佩。但作为董事长,我认为万科捐出的200万是合适的,这是董事会授权管理层的最大单项捐款数额。即使授权大过这个金额,我仍认为200万是个适当的数额。中国是个灾害频发的国家,赈灾慈善活动是个常态,企业的捐赠活动应该可持续,而不成为负担”,“万科在内部号召进行的慈善募捐活动中,有条提示:每次募捐,普通员工的捐款以10元为限。其意就是不要让慈善成为负担”。

这个回复彻底在网上炸了锅。

“一天之内,王石成了十恶不赦的‘吝啬’‘小人’,‘虽然登上珠峰,但是你的高度还没有坟头高’,有些谩骂更是照顾到了祖宗十八代。我被全国网民共讨之、口诛之,随后,强烈的情绪发酵、爆发,酿成了万科史上最大一次舆论危机。”王石后来回忆道,“在去往灾区的路上,‘时代纪录’的纪录片导演洪海曾用摄像机对着我问:‘你想道歉吗?’我说:‘道什么歉?我说错了什么?’但几天之后,我道歉了。虽然无论是当时、现在还是将来,我依然不认为我的帖子说错了什么。”

迫于压力,5月21日,万科发布公告,宣布万科以1亿元资金参与四川地震灾区重建。5月22日,王石就“捐款门”事件无条件道歉。

6月5日的万科股东大会上,王石代表经理人团队提请股东大会允许向灾区追加1亿捐款。最终,大会以99.8%的高票通过向灾区捐赠1亿元的议案,投同意票的股东占股18.96 亿股。万科管理层决定私人出资1000万,捐赠灾区。

按照王石的话说,两个半小时的股东大会,以他的无条件道歉开始,又以他的无条件道歉结束。

一个小插曲是,现场一个小股东问王石:“王石以前是万科的金字招牌,现在却成为万科的负资产,你将如何消除这种负面影响?”

王石后来在出版的《大道当然:我与万科》中进行了反思,他说:

一位全情投入抗震救灾的员工志愿者在《万科》周刊上写道:“每天都会有几个朋友、同学质问我,你在万科这样的公司上班,不觉得可耻么?!我无言以对。因为那时我也不能理解,素来令人敬仰的董事长是怎么了?”

我那时才注意到,网民中大多是八零后,而八零后员工已经占到万科员工的65%。显然,网上的情绪会影响到万科一半以上的员工,他们可能并不像那些与我一起创业拼搏过来的老员工一样理解我。为此,我专门召开了全集团的沟通会,向同事们解释帖子的本意。但我依然能感觉到他们眼睛里的困惑和委屈。

股东大会的气氛压抑得让很多女同事哭了出来。万科人诚恳、务实的态度,最终还是得到了股东和公众的信任,追加1 亿捐款的动议获得99%票数支持通过。这次股东大会之后,万科所面临的舆论危机,也逐渐平息了下来。

即使现在再来反思,我也不觉得博客内容有什么错。但我也在反思,为什么网民的反应这么大?因为他们对王石这个人有所期许,但我没有符合这样的期许不但没有,还说捐200 万就不少,甚至说普通员工捐款不要超过10 元。这种反差激起了大家的愤怒情绪。当然,我当时的发言是不合适的,在汶川大地震刚刚发生后那样的时间和场合,讨论这个话题,表现自己的理性,当然是不够谨慎的。无论如何看待慈善,看待赈灾,都不应该在那种时候表达“冷静思考”。

事过多年,还有很多人问我:觉得委屈吗?我并不觉得委屈,但郁闷是有的。多年之后再谈论起这个事件,我会觉得,如果没有当时的负面压力,我们灾后重建的效率不会这么高,可能也不会有现在的成果。当社会对你有成见和误解,而你却在做一件对社会有意义的事——你可以放弃,也可以去做得更好。

当时的王石过于理想主义,他后来坦承,虽然当时已经57岁了,但感觉自己像个“青涩苹果”。

这种理想主义或者“幼稚”在此后仍然左右着王石的人生。此间发生在王石、万科身上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2015年遭遇万宝之争,万科A遭宝能系不断举牌,后者在2015年底成为万科大股东,王石明确表示“不欢迎”。

历经两年的第一大股东争夺战,经历了多个回合的收购和反收购,最终,王石惨胜。

2017年6月9日,中国恒大作为转让方与受让方深圳地铁签订协议,将持有的共15.53亿股万科A股出售予受让方,总对价约为人民币292亿元,本次转让后,恒大此前所持14.07%万科股份全部出清,深铁持股由15.31%变为29.38%,超宝能25.4%持股成万科第一大股东。

作为妥协,2017年6月21日早上,王石在朋友圈说:“万科公告了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候选名单。我在酝酿董事会换届时,已决定不再作为万科董事被提名。”

王石正式从万科退休了。

王石等人在签约仪式现场,图片由万科提供

12年一个轮回,跟上次给汶川地震灾区起初捐款200万不同,这次王石和万科全体人将2亿股万科企业股一股脑儿捐赠出来。

王石唯一的请求是,希望清华大学以及清华大学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能够积极参与并大力支持深圳市公共卫生事业发展,给深圳人民带来福祉。他说:“万科是在深圳这片改革开放的热土上创立和发展起来的,我们对深圳始终心怀感恩。”

他还说:“此时此刻,我们心愿达成,让我们以万科之名,共同赞美为人类创造真实价值的奋斗历程。”

至于清华大学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的设计和建造,应该会是万科“让建筑赞美生命”口号的最高体现吧。

2011年王石写的那封信里还有这样一句话:“22年前,我曾经做出过一个决定。这个决定,使得我从此远离一切富豪排行榜,也使我的内心收获了22年的平静。而今天,同样有一个决定,等待着你们和我一起来做出……各位同事,我等待着和你们一起,给自己一个礼物,给2011一个礼物,给更多的人一个礼物。”

到了今天,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此时此刻,有了最好的结果:捐赠成立清华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是王石、万科给2020年的礼物,给更多人的一个礼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1240.html

作者: vmayfuture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