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www/wwwroot/www.meiti.org/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24
为什么这么多人围观拌嘴不停的州长兄弟 | 媒体资讯网
您的位置 首页

为什么这么多人围观拌嘴不停的州长兄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WeLens(ID:we-lens),作者: Lens,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随着全球性灾难不断升级,普通人的工作岌岌可危,无数商家难以糊口,就连联合国秘书长也发视频报告称,“这是二战以来联合国面临的最大危机”。

在重大危机面前,人们也会把更多的目光投向领导人。延误疫情、应对不力者自然要受批评,而做好本职工作的,则会比太平岁月更容易得到民众青睐。

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

锡耶纳学院(Siena College)昨日公布的一项民调发现,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和顶尖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是美国人自新冠爆发后最信任的领导者,他们的排名远高于特朗普总统。

       

       

CNN则说,库默州长每天举行的新冠病毒大流行新闻发布会,已成为美国民众必看电视节目。

“硬核州长”的抗疫举措

虽说库默首次被中国观众熟知,是因为大庭广众下的“兄弟争宠”,但其实在美国刚开始严肃对待疫情的时候,他便撰文于《纽约时报》向特朗普喊话,对疫情的进展和接下来的任务都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信中这样写道:

现在,您的团队只需要为您回答一个问题:我们能否以国家医疗保健系统可承受速度,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答案越来越像是“没有”。到现在为止,可能的选项越来越少,但是联邦政府应该迅速行动起来。我们需要解决三个明确的问题。

通篇看下来,库默提到的三个重要的点分别包括: 

FDA和CDC应当对测试过程进行更少的干扰和放权,不要让官僚主义妨碍测试进展;

对于各城市和各州应该何时关闭商业和学校或取消活动,应该有统一的联邦标准,努力保护民众安全的州不应该收到惩罚;

对于医院床位和呼吸机等设备不够的情况,利用美国国民警卫队的专业知识、设备和人力来改造现有设施,并增设军事基地或大学宿舍用作临时医疗中心。

客观地说,如今半个月已经过去,我们可以说,美国语境下的防疫核心问题,库默在开始投入战斗时基本上都覆盖到了。

在后来的新闻发布会上,库默在呼吸机等设备问题上也没有丝毫退缩,称按照团队专家的计算,自己需要3万台。

面对川普对呼吸机需求的质疑,库默这样回道:“我没有能够预测未来的水晶球。我希望纽约最终也不需要用到3万台呼吸机。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我不是依据‘看法’和’希望’来工作的,我依据的是事实、数据和科学。所有的预测都告诉我们,我们将会需要30000-40000台呼吸机。这是我们竭力想要达到的目标。”

       

       

面对美国各州自治、私立医院各自负责的情况,库默也会跟当地卫生官员协调,安排病人转到收治能力更强的医院,他说:“我需要你们的配合,这不是建议,而是必须要这么做。”

到3月20日,库默州长又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所有不重要的企业从3月22日起将员工留在家中。该命令还鼓励纽约市民避免成群结队,除非绝对必要,否则不要使用公共交通工具。

然后,库默还大打人情牌,颁布了以他母亲的名字命名的“玛蒂尔达法令”(Matilda’s Law),旨在保护流感大流行期间的弱势群体,主要包括70岁以上的人。 

       

不知道这项法令能不能帮他在母亲面前成功邀宠

《纽约时报》昨日撰文,评价库默州长的影响力和高人气。

“粉丝们讨论着他的口音——标准的皇后区英语,粗鲁但富有同情心;有线电视新闻展示他的发布会幻灯片,用行政命令的力量为观众提神和集体治愈。”

不过,关于库默州长最值得一提的演说,莫过于上周末在纽约贾维茨会展中心临时医院发表的演说,他对着坐在台下的国民警卫队队员,给了我们十分难忘的4分钟。

       

在演说视频刚刚流传到网上的时候,有人称赞说“这是一个注定会名垂青史的演讲”,虽然有些过誉,但的确起到了团结人心的作用。

如果没有看过这段演说,建议看一遍,并为大家附上中文版的演说内容:

这里我想讲两点,做两个承诺。

我们正在对付的这个野兽和以往完全不同,这是一只看不见的野兽,这是一只躲起来的野兽。所以这不是一个短期的任务,不是说你出去几天,努力工作,然后我们就回家。这个状态会持续很多、很多、很多个星期。这将会是漫长的一天,艰巨的一天,也将会是丑陋的一天,悲伤的一天。

你们将要参与的,是一个营救任务,你们的使命是拯救生命。这是你们需要做的。

虽然我们的使命是拯救生命,但不管如何努力,可能我们也无法挽救每一个人。更残酷的是,这个敌人攻击的不是我们之中最强壮的,它攻击的是我们之中最弱小的人。它攻击我们最脆弱之处,在许多方面,正是这一点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因为我们的每一个本能都在告诉我们,那些最虚弱的人也是最需要我们去保护的人。

那是我们的父母,我们的祖父祖母。那是我们的姑姑,和叔叔。那是我们生病的亲戚,每一个本能都在告诉我们要去保护他们。帮助他们,因为他们需要我们。而他们正是这个敌人所攻击的对象。

每一次我求助国民警卫队的时候都会说同样的话:我向你们保证,我绝不会要求你们做任何我自己不会做的事,我也永远不会要求你们去任何我自己不会去的地方。现在也是一样。我们要行动起来,并且,我们要一起行动起来。

我要说的第二点是,你们正在亲身经历历史性的时刻。这是一个会被记录下来、会被很多代人讲述的时刻。这是一个改变这个国家的时刻。这是一个塑造个性、塑造人、改变人的时刻——让人变得更强大或者更脆弱——这是一个会改变个性的时刻。

十年以后,你和自己的孩子或孙子孙女讲起今天时也许会热泪盈眶,因为你会想起那些失去的生命,你会想起那些面容、那些名字。你会想起,无论我们如何努力,我们还是失去了挚爱的亲人。你会流下热泪,你完全有权利这么做,因为这是一件悲伤的事。

但是,你也会感到骄傲,为你所做的一切而骄傲。每一次国民警卫队出动,都让纽约人感到骄傲。我很自豪能再次和你们一起并肩战斗。我带来所有纽约人对你们的感激之情,感谢你们所做的牺牲、感谢你们的技能与才能。是你们让纽约人充满了信心。

所以,我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行动,把新冠病毒干掉。我们要一起拯救生命,纽约将会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上帝保佑你们每一个人。

很多人或许会说,这无非就是政客的作秀。但你不能忽视它的作用。

在英文里有一个很常用的词,叫做 pep talk,pep 有活力和热情的意思,pep talk 在中文里没有精准对应的译法,剑桥辞典的解释是“鼓舞士气的讲话,激励人心的讲话”,比如说“美国队长”就是个很擅长做 pep talk 的典型。 

       

       

在任何一场关乎输赢、可能牺牲的战役面前,必须存在一个能给出 pep talk 的领导者,他不能给出什么具体的指引,但是他可以凝聚人心。

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有做得恰到好处,才能起到好的动员效果,扮演现实里的“美国队长”。

“造神”,也是有其心理基础。

新晋美国“Lady Killer”

基于库默州长近一个月来的镇定表现,他在美国民众心中的好感度频频攀升。

根据锡耶纳学院周一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有71% 的受访者表示对库默有好感,特朗普的支持率仅为35%,反对者却高达59%。

其实早在2016年大选后,就有机构将安德鲁·库默的名字,列入2020年十大最有可能接替特朗普的民主党候选人。 

      

丹尼尔·菲舍尔为库默画的插图

除了呼声不减的民众外,库默沉着冷静的做派,在党内也反响颇高。支持库默的民主党人士和共和党人士,分别在95%和70%,此外,还有87% 的独立人士看好他的风格。

面对逐渐攀升的感染人数,库默每天都会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公众介绍这场危机的最新情况,以及纽约州的应对措施。

       

陈述冷静、有理有据的新闻发言,成为这个时期鼓舞人心的安慰词,也使库默收获大批女性粉丝。

英国邮报称: 女人们承认,她们对62岁的安德鲁·科默产生了“深深的迷恋”。

不少女性市民确实在个人社交账号中坦言,他们发现自己的州长特别有吸引力,还有人称他为“性感男友”。 

       

“我对安德鲁·库默的迷恋,现在变成了成熟的单恋。”

       

“官宣,美利坚女士们都为库默疯狂。“

       

“敢言新冠事实的库默,格外性感。”

       

 “我对库默的爱,已经让我忽略他森林保护员般的穿着了。”

喜剧演员切尔西·汉德勒(Chelsea Handler)在杂志中写下“告白长文”,表达自己对库默肯定与感谢。

信中写到:“感谢你提醒我们,这个时候还有人可以保持清醒并说出真相,即便事实并不美好。感谢你在我们拼命寻找引路人时,站了出来。感谢你每次都不同的着装,紧身的POLO衫,有力的语言,配上清晰易读的表格,这些可能是特朗普总统需要学习的手册。”

她还在文章标题和个人推特中,暗示希望库默成为总统的愿望。

       

美国脱口秀主持人,米歇尔·柯林斯(Michelle Collins)也在推文中表示,库默已经成为自己疯狂迷恋的唯一男人。 

       

另有喜剧新秀崔娃,在新一期的《每日秀》中表示,自己把约会软件中的性别取向改为cuomosexual(注:从homosexual “同性恋”一词变来),以此表达非常喜欢这位州长先生。

       

     

说此刻的库默,在美国男女通吃,倒也不为过。

兄弟拌嘴

库默州长不是家里第一个政客。事实上,库默家族是纽约政坛最有权势和影响力的家族之一,也是典型的美国精英家庭,有政客、慈善基金会的主席、放射科医生,也有律师和新闻主播。

父亲马里奥·库默(Mario Cuomo)在1983年至1994年期间担任纽约州州长,任期三届。老库默在任期间就以其大胆的公众形象而闻名,他不仅增加了州政府在公共教育和医疗保健方面的开支,建造的监狱数量也超过了他之前的任何一位州长。

        

马里奥·库默(Mario Cuomo)       

库默州长的母亲玛蒂尔达·库默(Matilda Cuomo),那位引得两位儿子在全美面前争宠的母亲,是一位著名的妇女和儿童权益倡导者,她创立了“美国指导计划”(Mentoring USA),帮助降低辍学率。2017年,她被选入美国妇女名人堂,以表彰她一生的贡献。

       

马里奥·库默和玛蒂尔达·库默夫妇

马里奥和玛蒂尔达共育有5个孩子安德鲁、玛丽亚、玛格丽特、玛德琳和克里斯(Andrew, Maria, Margaret, Madeline, and Chris),州长安德鲁·库默是其中的大哥。

出身于老派政客家庭,安德鲁的政治手腕和和父亲有得一拼,《大西洋月刊》曾这样评价他,“令人恼火、困惑,以自我为中心” ,但同时也是“迷人、热情、有魅力的”。

马里奥·库默和安德鲁·库默父子

弟弟克里斯·库默曾就读于耶鲁大学和福特汉姆法学院,如今是 CNN 黄金时段的节目“库默黄金时间”(Cuomo Prime Time)的新闻主播。

疫情期间,克里斯一直在 CNN 上报道相关的公共健康危机。

他们二人几乎成为了美国应对这场流行病的代言人和欢乐源泉。

安德鲁·库默和克里斯托弗·库默兄弟

上个月,在克里斯的节目中,兄弟俩谈到为领导纽约州渡过难关而采取的措施,结果最大的亮点成了他们为“母亲最喜欢的孩子是谁”而争吵。

克里斯先说,希望哥哥即使再忙也要给妈妈打电话。

       

库默回答说: “我在参加这个节目之前给妈妈打了电话,顺便说一句,她说我是她最喜爱的孩子。好消息是她说你排在第二。”

“不,”克里斯回答说。“我们都知道,我们都不是妈妈的第一或第二宠儿。”

       

       

这样的谈话,在讨论疫情期间纽约州的应对措施这一严肃话题之余,也给紧张状态中的人们一丝轻松的气氛。

昨天,克里斯被检测出冠状病毒阳性,很快在推特上公布结果,说自己目前正在地下室隔离, 但会继续在家中录制节目。

库默随后转发了弟弟的推特,“病毒是最为平等的”,称他弟弟为“我最好的朋友”。

在随后的记者会上,库默也提到了弟弟确诊的事情,并取笑他说: “克里斯很年轻,身材很好,很强壮,虽然也不像他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壮,但他会没事的。”

今天,克里斯在节目中再次采访了库默,询问他 “你现在所做的工作得到了如此多的赞誉,你在考虑竞选总统吗?”然后被哥哥怼了回去。

大概没有人能想到,一位库默这样的老牌政客,能在这次应对疫情中脱颖而出,成为不少美国人心中的“强心剂”。

库默推文:“我们会尽一切所能去拯救每一个生命。那才是身为美国人的意义所在,是身为纽约人的意义所在。”

一位曾是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助手的媒体人,发消息给纽约时报记者,说自己现在也离不开库默的发布会了。他说,“想象一下,如果你几年前告诉我,有一天我会天天守着看库默的新闻发布会,那绝对是难以置信的。”

虽然都是政客,但在这样一场暂时看不到尽头的危机里,人们终究还是需要这样一位冷幽默的、能凝聚人心的人物。

主要参考资料: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8152503/Women-confess-theyre-developing-MAJOR-crushes-Governor-Andrew-Cuomo.html

https://thehill.com/homenews/state-watch/490117-cuomo-popularity-highest-years-poll

https://www.cnn.com/2020/03/28/politics/andrew-cuomo-polls/index.html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meet-the-cuomo-family-andrew-mario-new-york-politics-2020-3

https://www.realclearpolitics.com/video/2020/03/30/cnns_chris_cuomo_to_brother_gov_andrew_cuomo_are_you_thinking_about_running_for_president.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30/us/politics/andrew-cuomo.html

https://www.politico.com/states/new-york/city-hall/story/2020/03/13/politico-magazine-andrew-cuomo-a-man-alone-1266907

https://www.vogue.com/article/chelsea-handler-andrew-cuomo-love-letter

https://mp.weixin.qq.com/s/bRAjuUTp3q8wvk4WG0rMgQ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WeLens(ID:we-lens),作者: Len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WeLens(ID:we-lens),作者: Lens,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随着全球性灾难不断升级,普通人的工作岌岌可危,无数商家难以糊口,就连联合国秘书长也发视频报告称,“这是二战以来联合国面临的最大危机”。

在重大危机面前,人们也会把更多的目光投向领导人。延误疫情、应对不力者自然要受批评,而做好本职工作的,则会比太平岁月更容易得到民众青睐。

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

锡耶纳学院(Siena College)昨日公布的一项民调发现,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和顶尖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是美国人自新冠爆发后最信任的领导者,他们的排名远高于特朗普总统。

       

       

CNN则说,库默州长每天举行的新冠病毒大流行新闻发布会,已成为美国民众必看电视节目。

“硬核州长”的抗疫举措

虽说库默首次被中国观众熟知,是因为大庭广众下的“兄弟争宠”,但其实在美国刚开始严肃对待疫情的时候,他便撰文于《纽约时报》向特朗普喊话,对疫情的进展和接下来的任务都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信中这样写道:

现在,您的团队只需要为您回答一个问题:我们能否以国家医疗保健系统可承受速度,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答案越来越像是“没有”。到现在为止,可能的选项越来越少,但是联邦政府应该迅速行动起来。我们需要解决三个明确的问题。

通篇看下来,库默提到的三个重要的点分别包括: 

FDA和CDC应当对测试过程进行更少的干扰和放权,不要让官僚主义妨碍测试进展;

对于各城市和各州应该何时关闭商业和学校或取消活动,应该有统一的联邦标准,努力保护民众安全的州不应该收到惩罚;

对于医院床位和呼吸机等设备不够的情况,利用美国国民警卫队的专业知识、设备和人力来改造现有设施,并增设军事基地或大学宿舍用作临时医疗中心。

客观地说,如今半个月已经过去,我们可以说,美国语境下的防疫核心问题,库默在开始投入战斗时基本上都覆盖到了。

在后来的新闻发布会上,库默在呼吸机等设备问题上也没有丝毫退缩,称按照团队专家的计算,自己需要3万台。

面对川普对呼吸机需求的质疑,库默这样回道:“我没有能够预测未来的水晶球。我希望纽约最终也不需要用到3万台呼吸机。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我不是依据‘看法’和’希望’来工作的,我依据的是事实、数据和科学。所有的预测都告诉我们,我们将会需要30000-40000台呼吸机。这是我们竭力想要达到的目标。”

       

       

面对美国各州自治、私立医院各自负责的情况,库默也会跟当地卫生官员协调,安排病人转到收治能力更强的医院,他说:“我需要你们的配合,这不是建议,而是必须要这么做。”

到3月20日,库默州长又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所有不重要的企业从3月22日起将员工留在家中。该命令还鼓励纽约市民避免成群结队,除非绝对必要,否则不要使用公共交通工具。

然后,库默还大打人情牌,颁布了以他母亲的名字命名的“玛蒂尔达法令”(Matilda’s Law),旨在保护流感大流行期间的弱势群体,主要包括70岁以上的人。 

       

不知道这项法令能不能帮他在母亲面前成功邀宠

《纽约时报》昨日撰文,评价库默州长的影响力和高人气。

“粉丝们讨论着他的口音——标准的皇后区英语,粗鲁但富有同情心;有线电视新闻展示他的发布会幻灯片,用行政命令的力量为观众提神和集体治愈。”

不过,关于库默州长最值得一提的演说,莫过于上周末在纽约贾维茨会展中心临时医院发表的演说,他对着坐在台下的国民警卫队队员,给了我们十分难忘的4分钟。

       

在演说视频刚刚流传到网上的时候,有人称赞说“这是一个注定会名垂青史的演讲”,虽然有些过誉,但的确起到了团结人心的作用。

如果没有看过这段演说,建议看一遍,并为大家附上中文版的演说内容:

这里我想讲两点,做两个承诺。

我们正在对付的这个野兽和以往完全不同,这是一只看不见的野兽,这是一只躲起来的野兽。所以这不是一个短期的任务,不是说你出去几天,努力工作,然后我们就回家。这个状态会持续很多、很多、很多个星期。这将会是漫长的一天,艰巨的一天,也将会是丑陋的一天,悲伤的一天。

你们将要参与的,是一个营救任务,你们的使命是拯救生命。这是你们需要做的。

虽然我们的使命是拯救生命,但不管如何努力,可能我们也无法挽救每一个人。更残酷的是,这个敌人攻击的不是我们之中最强壮的,它攻击的是我们之中最弱小的人。它攻击我们最脆弱之处,在许多方面,正是这一点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因为我们的每一个本能都在告诉我们,那些最虚弱的人也是最需要我们去保护的人。

那是我们的父母,我们的祖父祖母。那是我们的姑姑,和叔叔。那是我们生病的亲戚,每一个本能都在告诉我们要去保护他们。帮助他们,因为他们需要我们。而他们正是这个敌人所攻击的对象。

每一次我求助国民警卫队的时候都会说同样的话:我向你们保证,我绝不会要求你们做任何我自己不会做的事,我也永远不会要求你们去任何我自己不会去的地方。现在也是一样。我们要行动起来,并且,我们要一起行动起来。

我要说的第二点是,你们正在亲身经历历史性的时刻。这是一个会被记录下来、会被很多代人讲述的时刻。这是一个改变这个国家的时刻。这是一个塑造个性、塑造人、改变人的时刻——让人变得更强大或者更脆弱——这是一个会改变个性的时刻。

十年以后,你和自己的孩子或孙子孙女讲起今天时也许会热泪盈眶,因为你会想起那些失去的生命,你会想起那些面容、那些名字。你会想起,无论我们如何努力,我们还是失去了挚爱的亲人。你会流下热泪,你完全有权利这么做,因为这是一件悲伤的事。

但是,你也会感到骄傲,为你所做的一切而骄傲。每一次国民警卫队出动,都让纽约人感到骄傲。我很自豪能再次和你们一起并肩战斗。我带来所有纽约人对你们的感激之情,感谢你们所做的牺牲、感谢你们的技能与才能。是你们让纽约人充满了信心。

所以,我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行动,把新冠病毒干掉。我们要一起拯救生命,纽约将会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上帝保佑你们每一个人。

很多人或许会说,这无非就是政客的作秀。但你不能忽视它的作用。

在英文里有一个很常用的词,叫做 pep talk,pep 有活力和热情的意思,pep talk 在中文里没有精准对应的译法,剑桥辞典的解释是“鼓舞士气的讲话,激励人心的讲话”,比如说“美国队长”就是个很擅长做 pep talk 的典型。 

       

       

在任何一场关乎输赢、可能牺牲的战役面前,必须存在一个能给出 pep talk 的领导者,他不能给出什么具体的指引,但是他可以凝聚人心。

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有做得恰到好处,才能起到好的动员效果,扮演现实里的“美国队长”。

“造神”,也是有其心理基础。

新晋美国“Lady Killer”

基于库默州长近一个月来的镇定表现,他在美国民众心中的好感度频频攀升。

根据锡耶纳学院周一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有71% 的受访者表示对库默有好感,特朗普的支持率仅为35%,反对者却高达59%。

其实早在2016年大选后,就有机构将安德鲁·库默的名字,列入2020年十大最有可能接替特朗普的民主党候选人。 

      

丹尼尔·菲舍尔为库默画的插图

除了呼声不减的民众外,库默沉着冷静的做派,在党内也反响颇高。支持库默的民主党人士和共和党人士,分别在95%和70%,此外,还有87% 的独立人士看好他的风格。

面对逐渐攀升的感染人数,库默每天都会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公众介绍这场危机的最新情况,以及纽约州的应对措施。

       

陈述冷静、有理有据的新闻发言,成为这个时期鼓舞人心的安慰词,也使库默收获大批女性粉丝。

英国邮报称: 女人们承认,她们对62岁的安德鲁·科默产生了“深深的迷恋”。

不少女性市民确实在个人社交账号中坦言,他们发现自己的州长特别有吸引力,还有人称他为“性感男友”。 

       

“我对安德鲁·库默的迷恋,现在变成了成熟的单恋。”

       

“官宣,美利坚女士们都为库默疯狂。“

       

“敢言新冠事实的库默,格外性感。”

       

 “我对库默的爱,已经让我忽略他森林保护员般的穿着了。”

喜剧演员切尔西·汉德勒(Chelsea Handler)在杂志中写下“告白长文”,表达自己对库默肯定与感谢。

信中写到:“感谢你提醒我们,这个时候还有人可以保持清醒并说出真相,即便事实并不美好。感谢你在我们拼命寻找引路人时,站了出来。感谢你每次都不同的着装,紧身的POLO衫,有力的语言,配上清晰易读的表格,这些可能是特朗普总统需要学习的手册。”

她还在文章标题和个人推特中,暗示希望库默成为总统的愿望。

       

美国脱口秀主持人,米歇尔·柯林斯(Michelle Collins)也在推文中表示,库默已经成为自己疯狂迷恋的唯一男人。 

       

另有喜剧新秀崔娃,在新一期的《每日秀》中表示,自己把约会软件中的性别取向改为cuomosexual(注:从homosexual “同性恋”一词变来),以此表达非常喜欢这位州长先生。

       

     

说此刻的库默,在美国男女通吃,倒也不为过。

兄弟拌嘴

库默州长不是家里第一个政客。事实上,库默家族是纽约政坛最有权势和影响力的家族之一,也是典型的美国精英家庭,有政客、慈善基金会的主席、放射科医生,也有律师和新闻主播。

父亲马里奥·库默(Mario Cuomo)在1983年至1994年期间担任纽约州州长,任期三届。老库默在任期间就以其大胆的公众形象而闻名,他不仅增加了州政府在公共教育和医疗保健方面的开支,建造的监狱数量也超过了他之前的任何一位州长。

        

马里奥·库默(Mario Cuomo)       

库默州长的母亲玛蒂尔达·库默(Matilda Cuomo),那位引得两位儿子在全美面前争宠的母亲,是一位著名的妇女和儿童权益倡导者,她创立了“美国指导计划”(Mentoring USA),帮助降低辍学率。2017年,她被选入美国妇女名人堂,以表彰她一生的贡献。

       

马里奥·库默和玛蒂尔达·库默夫妇

马里奥和玛蒂尔达共育有5个孩子安德鲁、玛丽亚、玛格丽特、玛德琳和克里斯(Andrew, Maria, Margaret, Madeline, and Chris),州长安德鲁·库默是其中的大哥。

出身于老派政客家庭,安德鲁的政治手腕和和父亲有得一拼,《大西洋月刊》曾这样评价他,“令人恼火、困惑,以自我为中心” ,但同时也是“迷人、热情、有魅力的”。

马里奥·库默和安德鲁·库默父子

弟弟克里斯·库默曾就读于耶鲁大学和福特汉姆法学院,如今是 CNN 黄金时段的节目“库默黄金时间”(Cuomo Prime Time)的新闻主播。

疫情期间,克里斯一直在 CNN 上报道相关的公共健康危机。

他们二人几乎成为了美国应对这场流行病的代言人和欢乐源泉。

安德鲁·库默和克里斯托弗·库默兄弟

上个月,在克里斯的节目中,兄弟俩谈到为领导纽约州渡过难关而采取的措施,结果最大的亮点成了他们为“母亲最喜欢的孩子是谁”而争吵。

克里斯先说,希望哥哥即使再忙也要给妈妈打电话。

       

库默回答说: “我在参加这个节目之前给妈妈打了电话,顺便说一句,她说我是她最喜爱的孩子。好消息是她说你排在第二。”

“不,”克里斯回答说。“我们都知道,我们都不是妈妈的第一或第二宠儿。”

       

       

这样的谈话,在讨论疫情期间纽约州的应对措施这一严肃话题之余,也给紧张状态中的人们一丝轻松的气氛。

昨天,克里斯被检测出冠状病毒阳性,很快在推特上公布结果,说自己目前正在地下室隔离, 但会继续在家中录制节目。

库默随后转发了弟弟的推特,“病毒是最为平等的”,称他弟弟为“我最好的朋友”。

在随后的记者会上,库默也提到了弟弟确诊的事情,并取笑他说: “克里斯很年轻,身材很好,很强壮,虽然也不像他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壮,但他会没事的。”

今天,克里斯在节目中再次采访了库默,询问他 “你现在所做的工作得到了如此多的赞誉,你在考虑竞选总统吗?”然后被哥哥怼了回去。

大概没有人能想到,一位库默这样的老牌政客,能在这次应对疫情中脱颖而出,成为不少美国人心中的“强心剂”。

库默推文:“我们会尽一切所能去拯救每一个生命。那才是身为美国人的意义所在,是身为纽约人的意义所在。”

一位曾是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助手的媒体人,发消息给纽约时报记者,说自己现在也离不开库默的发布会了。他说,“想象一下,如果你几年前告诉我,有一天我会天天守着看库默的新闻发布会,那绝对是难以置信的。”

虽然都是政客,但在这样一场暂时看不到尽头的危机里,人们终究还是需要这样一位冷幽默的、能凝聚人心的人物。

主要参考资料: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8152503/Women-confess-theyre-developing-MAJOR-crushes-Governor-Andrew-Cuomo.html

https://thehill.com/homenews/state-watch/490117-cuomo-popularity-highest-years-poll

https://www.cnn.com/2020/03/28/politics/andrew-cuomo-polls/index.html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meet-the-cuomo-family-andrew-mario-new-york-politics-2020-3

https://www.realclearpolitics.com/video/2020/03/30/cnns_chris_cuomo_to_brother_gov_andrew_cuomo_are_you_thinking_about_running_for_president.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30/us/politics/andrew-cuomo.html

https://www.politico.com/states/new-york/city-hall/story/2020/03/13/politico-magazine-andrew-cuomo-a-man-alone-1266907

https://www.vogue.com/article/chelsea-handler-andrew-cuomo-love-letter

https://mp.weixin.qq.com/s/bRAjuUTp3q8wvk4WG0rMgQ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WeLens(ID:we-lens),作者: Lens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1264.html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www/wwwroot/www.meiti.org/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2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