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你小时候听过的感恩教育,究竟有多赚钱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暴富研究局(ID:baofuyanjiuju),作者:檀枪枪,题图来自:IC photo

前段时间在赛博世界遨游的时候,看到的一段话触发了我本能的防卫机制。

美国疫情愈演愈烈,一些州长们不断抱怨联邦政府应对疫情不利,川普同学强势回应:不要叽叽喳喳,要心怀感恩!

很久我都没有想起为什么看到这段话,我会如此警觉。

直到最近在一次和朋友回溯青春的对谈中,才发现,“感恩教育”是我对于这类叙事反感的滥觞。

并且我惊奇地发现,身边的朋友不管天南海北,似乎都经历过“感恩教育”。

刻奇的感恩教育

许多地区的中小学校都经历过,搬上几排板凳,坐在操场上听演讲的时刻,这种演讲时常作为繁忙课业生活的调剂。

学校组织的感恩教育,阵仗通常是,先拉一个横幅,伴着欢迎企业家回村的乡土BGM,和传销公司年会上的热情助威,等待你的将是一场心灵的禅修之旅。

不同的讲师,会有其各异的风格。

在茫茫多的感恩讲师中,有一个叫彭成的讲师尤为出类拔萃,号称影响10万万人,被称为“感恩教父”。

他的自我介绍里写着,“他是一千多所大中小学和企事业单位的荣誉校长,客座教授,荣誉董事长。”

尽管到底是哪几百所无处可查,尽管校长董事长都有个荣誉的前缀,但架不住标红加粗的几百,几万的庞大数字带来的震撼。

学校的政府企业请他要花几十万,但为了帮助更多的孩子,他还是花更多时间来到学校做公益事业。所以他说:“能听到我的课,是你们家三生有幸”,好像也不无道理。

一场演讲值几十万不是没有来由的。

彭成的感恩演讲既有核心的指导思想:

也有具体的方法论实操:

当彭老师用激情澎湃的姿态、大到要呕出来的力度和刻意顿挫的声调,声情并茂地讲述着,你对全世界的亏欠时。台下的学生们,就注定了要开始一场心灵与精神上的修行。

     

你都亏欠这个世界点什么呢?

首先是老师,作为辛勤的园丁,“爱自己孩子的是人,爱别人家孩子的是神,所以老师不是普通人,是什么——?”

神为了你的学业操心,为了你的未来费力,这样的天使,你难道没有亏欠之心吗?

然后是父母,花白的两鬓换来的是你温饱不愁,看着电视里卖血供读的母亲那伟岸的身影,你难道没有亏欠之心吗?

最后,感恩完身边的一群人后,也得回归自我,一事无成,碌碌无为,只知玩乐的你,你难道不感到亏欠自己吗?

叙述完你对世界的亏欠后,还要叫几个学生上去讲一讲可怜的故事。

      

     

先问你是不是有道德,大家都说有,然后问你知道爸妈的生日吗,很多人沉默。

接下来,一曲《感恩的心》极富时宜地播放,在这首bgm里,几乎没有人能扛得住讲台上站在道德高地呼唤你感恩的连珠炮。

连珠炮的内容,大概就是父母老师如何牺牲自己也要让孩子好好读书。

虽然套路大同小异,但实践方法却丰富极了。

有单纯的通过重复,来达到递进情绪,形成肌肉记忆的复读机模式。

       

有利用他者来为自己站台,让单纯的孩子讲出感人的故事,再循循诱导,引起情绪共鸣。“看,这孩子多可怜,你们难道不感动吗?”

最大的杀器,就是在台上领唱一首《我的中国心》,卓越的台风和台下的整齐跟唱让人以为误入了哪个大型演唱会现场,用这样的阵仗来唤出莘莘学子们内里那颗感恩的心。

最后,再多的眼泪,再大的悔悟,不如一次诚挚的行动,没有什么是一声道歉不能原谅的,如果有,那就跪下道歉。

除了下跪,在行动这一part的形式还包括,和父母拥抱,给父母洗脚,大声向父母宣誓“我再也不玩游戏了”等等。

       

总之形式多样,节目丰富,不怕你精神疲惫,就怕你不掉眼泪

       

台下观众被这一套组合拳打的一愣一愣的,猛烈的攻势下,看着周围同学们满眼噙着的泪水,即使心无愧疚,也会因为共情,跟着气氛痛哭流涕。

     

那些不哭的孩子不仅会在泪水环伺的感恩现场陷入格格不入的尴尬,还会遭到远处人群中班导的眼神鄙视。

不哭怎么会是好孩子?

虽然很多人到最后也忘了自己为啥哭了。但时隔多年,回想起那段泪腺尚且饱满的青葱岁月,还是会记得演讲结束后,被那本晒着演讲人和各种明星合照的书骗走的生活费。

演讲的最后总是会成为一场销书会,但在经历过这么一场精神上的饕餮盛宴后,台上那位“德育圣人”,合理地恰恰饭,也就不会被认为是多大的坏事了。

一颗感恩的心值多少钱?

凤凰网曾对一个感恩教育讲师团进行过调查。

通常一个地方要有几所学校都有需求,团队才会进行感恩教育演讲,如果只有一所学校,那么卖书时很可能会遇上购买力不足的情况。

他们会通过熟人介绍进入校园,如果书卖的好的话,学校也能拿一部分的提成。

既对学生们进行了感恩教育,又能调剂紧张的课余生活,书卖的好的学校还能有利润拿。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没有不欢迎的理由呀。

于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感恩教育演讲风靡各大中小学校。即使部分学校拒绝了来校演讲的申请,但你永远也不知道这些手眼通天的商业机构能有怎样的人脉。

据说,一场中等规模的演讲通常能卖掉两车的书,全场一半以上观众会购买。

这些卖出的书通常极富辨识度。

除了直言不讳的书名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本书的寓意,封面之上通常都会用大大的红色圈出“感恩”二字,孝与德是贯穿全书的核心,感叹和问号是通篇内容的注脚。

一旦翻开它,你就翻开了一本关于“感恩”的哲学论著,从是什么,为什么,到怎么做,一步一步,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书中的内容大都空洞无物,几个重复的问题编者花样问十几遍:

今天你感恩了吗?

明天是不是也要接着学会感恩?

后天难道就不感恩了吗?

且极少配图,纸质粗糙,这样的书几乎不会有出版社愿意将其出版,所以这些书籍也基本都是盗版,没有出版记录,查无可查。

而这样一本书的售价通常在50块之上,如果附带签名和光盘,那么价格可能会上至百元。

这些感恩培训机构打着公益的幌子,深入地方的中小学校,以眼泪为KPI,以卖书为导向。在一场又一场刻奇的感恩演讲中,谋取商业利益。

其实这类演讲,官方很早就批判过。

       

但直到近两年,这种空泛的表演式教育依然盛行于许多地方的中小学,它们似乎仍有广阔的市场。

大名鼎鼎的感恩教父彭成,甚至又在2017年成立了一家注册资本200万元,专职感恩培训的商业公司。

     

但奇怪的是,当我好奇地点进他的官网时,却跳转到一个让人 热血沸腾 面红耳赤的成人网站。

  

彭成在商业化道路上一往无前,除了例行的演讲,还开拓了其他业务。

这几年,每到寒暑假,你就能在曲阜,横店,北京,看到彭成老师带领的团队,展开横幅,戴上博士帽,在上述这些地方的知名景点打卡。

       

游学大抵是走访文化景点,名人故居,同时在中间掺杂一些讲学,内容上也几乎离不开,孝,德,礼。

而这样一次游学的费用,高达一万九千八。这个赚钱效率简直比古早的演讲卖书,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当然,扩充变现手段的方式有很多,有的路宽阔平坦,有的路艰难险阻。

2012年,一本名为《感恩教父彭成》的传记书籍出版,虽然不清楚实际销量如何,但至少豆瓣页面上仅仅作者留下的零赞短评表明,豆瓣网友们对这本书兴趣寥寥。

       

如今的彭成,与时俱进,双微一抖全线开花。

       

只不过各平台不过四位数的粉丝量,实在让人难以将其和那个号称影响10万万人的“感恩教父”联系起来。

被迫营业的感恩教育

这些年,感恩教育虽然仍在一些农村盛行,但主流语境下,对感恩教育的批判和排斥,导致这一话题正逐渐消亡。

就像昆德拉说的那样:

将既定模式的愚昧,用美丽的语言把它乔装起来,甚至连自己都为这种平庸的思想和感情流泪。

不是只有哭出来,灵魂才能升华;不是只有跪下去,恩情才能报偿。

但说到底,这些机构推出感恩培训,也是因为市场有需求。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教育似乎是一种纯粹的分数教育。这决定了我们从小受到的操守方面的教育几乎全然来自于课本之外。

尤其是类似于感恩这样的道德常识,既不属于学科,也不属于常规德育。家庭和公共教育系统无法满足,教育的真空自然就被第三方填补。

学校里,“XX老师有事,这节课来上数学课“你们上个好大学,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是你回忆里老师常会说出口的口头禅。

家庭里,很困惑的是,好像每个家庭成员都在奉献。父亲在外打工、母亲操持家务,孩子为了学业忙得焦头烂额,是传统中国家庭的典型生态。那么问题来了,到底谁在维护、感恩这个家庭?

所以,当感恩教育的讲师,彭成之流站上讲台后,嘴角微微一笑,问道:“你们知道爸妈的生日吗?”“你们平时有说过妈妈我爱你吗?”时,台下鸦雀无声,于是,彭成在心理暗暗地搓搓手,知道这次感恩书籍,又能一销而空了。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暴富研究局(ID:baofuyanjiuju),作者:檀枪枪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暴富研究局(ID:baofuyanjiuju),作者:檀枪枪,题图来自:IC photo

前段时间在赛博世界遨游的时候,看到的一段话触发了我本能的防卫机制。

美国疫情愈演愈烈,一些州长们不断抱怨联邦政府应对疫情不利,川普同学强势回应:不要叽叽喳喳,要心怀感恩!

很久我都没有想起为什么看到这段话,我会如此警觉。

直到最近在一次和朋友回溯青春的对谈中,才发现,“感恩教育”是我对于这类叙事反感的滥觞。

并且我惊奇地发现,身边的朋友不管天南海北,似乎都经历过“感恩教育”。

刻奇的感恩教育

许多地区的中小学校都经历过,搬上几排板凳,坐在操场上听演讲的时刻,这种演讲时常作为繁忙课业生活的调剂。

学校组织的感恩教育,阵仗通常是,先拉一个横幅,伴着欢迎企业家回村的乡土BGM,和传销公司年会上的热情助威,等待你的将是一场心灵的禅修之旅。

不同的讲师,会有其各异的风格。

在茫茫多的感恩讲师中,有一个叫彭成的讲师尤为出类拔萃,号称影响10万万人,被称为“感恩教父”。

他的自我介绍里写着,“他是一千多所大中小学和企事业单位的荣誉校长,客座教授,荣誉董事长。”

尽管到底是哪几百所无处可查,尽管校长董事长都有个荣誉的前缀,但架不住标红加粗的几百,几万的庞大数字带来的震撼。

学校的政府企业请他要花几十万,但为了帮助更多的孩子,他还是花更多时间来到学校做公益事业。所以他说:“能听到我的课,是你们家三生有幸”,好像也不无道理。

一场演讲值几十万不是没有来由的。

彭成的感恩演讲既有核心的指导思想:

也有具体的方法论实操:

当彭老师用激情澎湃的姿态、大到要呕出来的力度和刻意顿挫的声调,声情并茂地讲述着,你对全世界的亏欠时。台下的学生们,就注定了要开始一场心灵与精神上的修行。

     

你都亏欠这个世界点什么呢?

首先是老师,作为辛勤的园丁,“爱自己孩子的是人,爱别人家孩子的是神,所以老师不是普通人,是什么——?”

神为了你的学业操心,为了你的未来费力,这样的天使,你难道没有亏欠之心吗?

然后是父母,花白的两鬓换来的是你温饱不愁,看着电视里卖血供读的母亲那伟岸的身影,你难道没有亏欠之心吗?

最后,感恩完身边的一群人后,也得回归自我,一事无成,碌碌无为,只知玩乐的你,你难道不感到亏欠自己吗?

叙述完你对世界的亏欠后,还要叫几个学生上去讲一讲可怜的故事。

      

     

先问你是不是有道德,大家都说有,然后问你知道爸妈的生日吗,很多人沉默。

接下来,一曲《感恩的心》极富时宜地播放,在这首bgm里,几乎没有人能扛得住讲台上站在道德高地呼唤你感恩的连珠炮。

连珠炮的内容,大概就是父母老师如何牺牲自己也要让孩子好好读书。

虽然套路大同小异,但实践方法却丰富极了。

有单纯的通过重复,来达到递进情绪,形成肌肉记忆的复读机模式。

       

有利用他者来为自己站台,让单纯的孩子讲出感人的故事,再循循诱导,引起情绪共鸣。“看,这孩子多可怜,你们难道不感动吗?”

最大的杀器,就是在台上领唱一首《我的中国心》,卓越的台风和台下的整齐跟唱让人以为误入了哪个大型演唱会现场,用这样的阵仗来唤出莘莘学子们内里那颗感恩的心。

最后,再多的眼泪,再大的悔悟,不如一次诚挚的行动,没有什么是一声道歉不能原谅的,如果有,那就跪下道歉。

除了下跪,在行动这一part的形式还包括,和父母拥抱,给父母洗脚,大声向父母宣誓“我再也不玩游戏了”等等。

       

总之形式多样,节目丰富,不怕你精神疲惫,就怕你不掉眼泪

       

台下观众被这一套组合拳打的一愣一愣的,猛烈的攻势下,看着周围同学们满眼噙着的泪水,即使心无愧疚,也会因为共情,跟着气氛痛哭流涕。

     

那些不哭的孩子不仅会在泪水环伺的感恩现场陷入格格不入的尴尬,还会遭到远处人群中班导的眼神鄙视。

不哭怎么会是好孩子?

虽然很多人到最后也忘了自己为啥哭了。但时隔多年,回想起那段泪腺尚且饱满的青葱岁月,还是会记得演讲结束后,被那本晒着演讲人和各种明星合照的书骗走的生活费。

演讲的最后总是会成为一场销书会,但在经历过这么一场精神上的饕餮盛宴后,台上那位“德育圣人”,合理地恰恰饭,也就不会被认为是多大的坏事了。

一颗感恩的心值多少钱?

凤凰网曾对一个感恩教育讲师团进行过调查。

通常一个地方要有几所学校都有需求,团队才会进行感恩教育演讲,如果只有一所学校,那么卖书时很可能会遇上购买力不足的情况。

他们会通过熟人介绍进入校园,如果书卖的好的话,学校也能拿一部分的提成。

既对学生们进行了感恩教育,又能调剂紧张的课余生活,书卖的好的学校还能有利润拿。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没有不欢迎的理由呀。

于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感恩教育演讲风靡各大中小学校。即使部分学校拒绝了来校演讲的申请,但你永远也不知道这些手眼通天的商业机构能有怎样的人脉。

据说,一场中等规模的演讲通常能卖掉两车的书,全场一半以上观众会购买。

这些卖出的书通常极富辨识度。

除了直言不讳的书名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本书的寓意,封面之上通常都会用大大的红色圈出“感恩”二字,孝与德是贯穿全书的核心,感叹和问号是通篇内容的注脚。

一旦翻开它,你就翻开了一本关于“感恩”的哲学论著,从是什么,为什么,到怎么做,一步一步,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书中的内容大都空洞无物,几个重复的问题编者花样问十几遍:

今天你感恩了吗?

明天是不是也要接着学会感恩?

后天难道就不感恩了吗?

且极少配图,纸质粗糙,这样的书几乎不会有出版社愿意将其出版,所以这些书籍也基本都是盗版,没有出版记录,查无可查。

而这样一本书的售价通常在50块之上,如果附带签名和光盘,那么价格可能会上至百元。

这些感恩培训机构打着公益的幌子,深入地方的中小学校,以眼泪为KPI,以卖书为导向。在一场又一场刻奇的感恩演讲中,谋取商业利益。

其实这类演讲,官方很早就批判过。

       

但直到近两年,这种空泛的表演式教育依然盛行于许多地方的中小学,它们似乎仍有广阔的市场。

大名鼎鼎的感恩教父彭成,甚至又在2017年成立了一家注册资本200万元,专职感恩培训的商业公司。

     

但奇怪的是,当我好奇地点进他的官网时,却跳转到一个让人 热血沸腾 面红耳赤的成人网站。

  

彭成在商业化道路上一往无前,除了例行的演讲,还开拓了其他业务。

这几年,每到寒暑假,你就能在曲阜,横店,北京,看到彭成老师带领的团队,展开横幅,戴上博士帽,在上述这些地方的知名景点打卡。

       

游学大抵是走访文化景点,名人故居,同时在中间掺杂一些讲学,内容上也几乎离不开,孝,德,礼。

而这样一次游学的费用,高达一万九千八。这个赚钱效率简直比古早的演讲卖书,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当然,扩充变现手段的方式有很多,有的路宽阔平坦,有的路艰难险阻。

2012年,一本名为《感恩教父彭成》的传记书籍出版,虽然不清楚实际销量如何,但至少豆瓣页面上仅仅作者留下的零赞短评表明,豆瓣网友们对这本书兴趣寥寥。

       

如今的彭成,与时俱进,双微一抖全线开花。

       

只不过各平台不过四位数的粉丝量,实在让人难以将其和那个号称影响10万万人的“感恩教父”联系起来。

被迫营业的感恩教育

这些年,感恩教育虽然仍在一些农村盛行,但主流语境下,对感恩教育的批判和排斥,导致这一话题正逐渐消亡。

就像昆德拉说的那样:

将既定模式的愚昧,用美丽的语言把它乔装起来,甚至连自己都为这种平庸的思想和感情流泪。

不是只有哭出来,灵魂才能升华;不是只有跪下去,恩情才能报偿。

但说到底,这些机构推出感恩培训,也是因为市场有需求。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教育似乎是一种纯粹的分数教育。这决定了我们从小受到的操守方面的教育几乎全然来自于课本之外。

尤其是类似于感恩这样的道德常识,既不属于学科,也不属于常规德育。家庭和公共教育系统无法满足,教育的真空自然就被第三方填补。

学校里,“XX老师有事,这节课来上数学课“你们上个好大学,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是你回忆里老师常会说出口的口头禅。

家庭里,很困惑的是,好像每个家庭成员都在奉献。父亲在外打工、母亲操持家务,孩子为了学业忙得焦头烂额,是传统中国家庭的典型生态。那么问题来了,到底谁在维护、感恩这个家庭?

所以,当感恩教育的讲师,彭成之流站上讲台后,嘴角微微一笑,问道:“你们知道爸妈的生日吗?”“你们平时有说过妈妈我爱你吗?”时,台下鸦雀无声,于是,彭成在心理暗暗地搓搓手,知道这次感恩书籍,又能一销而空了。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暴富研究局(ID:baofuyanjiuju),作者:檀枪枪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1270.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