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出柜、相亲、做博主……这就是日本的和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LLEMEN睿士(ID:ellemen_china),作者:Sebastian,题图来自:日剧《朝5晚9~帅气和尚爱上我》

在几年前,一本在日本出版的《美和尚图鉴》依然让人记忆犹新,这本火遍日本全国的图鉴类书籍捧红了一批隐藏在寺庙里的日本和尚。

这些日本国内东西各地40名一顶一超治愈系超美型和尚,各有风味,其中有不少人的选择遁入尘世,在清净的城市一角,过上自己的另类佛系生活。

01 不知“清规戒律”的日本和尚们

这位小哥叫木原祐健,在东京的一处佛寺内开设一家轻食餐厅,平时在附近的佛教学校上学。年轻时他在下北泽当过7年演员,回老家的高野山寺庙继承住持大业,后来又回到东京为他人解惑人生。被收录进《美和尚图鉴》后,木原成了许多年轻女性追逐的对象。

平时点餐面对女客人都是跪式服务的木原

下面这位僧人叫松本绍圭,也在同家餐厅工作,他毕业于东京大学哲学系,妥妥的高学历禁欲系僧人,除了开店、出席各种人生咨询解惑活动外,还出了好几本关于如何解决都市人困惑的实用型软宗教专著。

下面这位名叫滝山隆心,在和歌山县的佛教圣地高野山担任寺庙的副住持,也算是日本网络上的小网红。

他在YouTube上有一个舞蹈频道,自创“融合了冥想和佛经的”现代佛教舞蹈,至少拥有几万粉丝,他说要将自创的佛教舞蹈推向世界舞台,身材也根本不输T台上的男模,可以说是僧侣界的一股清流了。

下面这位叫松本知隆的和尚也是拥有一副可爱的笑容,他在业余时间脱下袈裟,变成一位时装博主,时不时会客串男性杂志的拍摄,他还喜欢拳击,经常出没于当地的拳击训练场所。

除了时装博主外,不得不提的还有一位痴迷彩妆的和尚西村宏堂。在很多人眼里,和尚和美妆博主实在是两个世界的人,西村本人也曾经为自己的爱好而苦恼过,但师傅曾经告诉他:佛无定法,你用化妆帮助人找寻自信,其实也是在渡人

他曾经负责给日本的环球小姐化妆,作为为数不多出柜的僧人,他也活跃在LGBT社群中,为不少人带去快乐和美丽,他坚信光头僧人也可以很美很酷。

当然还有更酷的,有僧人将现代音乐元素引入寺院,将佛音变成了电音。

上面这位有点酷似坂本龙一的僧人名叫朝仓行宣,年过半百的他从父亲那里接过寺院的事业,在看完一场电音组合Perfume的表演后,觉得那才是佛经中描述的极乐世界,于是就把佛音和自己曾经从事过DJ工作相结合,加上声光电的配合,将寺庙瞬间变成了东京某处夜店现场,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前来。

和世界大多数地方的佛教徒相比,日本和尚们显然更加入世。最近几十年,人们对佛门清净地的兴趣越来越少,这些看似异样的和尚们,其实也展示出了日本佛教人士的危机感:再不入世、再不赚钱,就没有施主了,就没有佛经可以念了

02 因后继无人,和尚自家寺庙里相亲

首先,不婚化和少子化对日本佛教界的影响是极大的,酒肉穿肠过、美色不拒绝的日本和尚也在担心自家寺庙后继无人的问题。

因此在相亲产业发达的日本,和尚也是其中的一支重要力量。有房有车、职业稳定、收入稳定是他们在相亲履历表中最自豪的内容,那种轻薄又看起来清洁感爆棚的袈裟洋溢着一种特有的“禁欲感”,更是在外表上吸引诸多女生的要素之一。

于是寺庙中就出现了相亲活动。这种相亲会一般都是收费制,不过价格不高。僧侣4000日元,女生3000日元,约合人民币200元左右。事前也需要预约,每次都是男方的预约名额最先满员,可见僧人们对寻找人生另一半的迫不及待。

在相亲现场,女施主们就坐后,从后堂出现了20岁到40岁左右的未婚僧人,面朝女生就坐。在这种场合,女生都是清一色素色着装,不会佩戴任何夸张的首饰,而僧人们有不少也是面目清秀,身材壮实的体育会系人物,还有人一看肤色就是经常在户外运动,像是足球运动员。

首先是一对一聊天,然后是男女一起体验制作香包,到进餐时间后,男女相对而坐品尝佛寺的“精进料理”,然后是自由时间,如果有人想要之后进一步联系或者约会,相亲会在最后的环节中将他们请上台,像电视里的相亲节目一样牵手离开。

对很多日本女生来讲,嫁给僧人依然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但僧人们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加紧安利嫁给僧人的好处。一些佛寺甚至和婚姻介绍所建立联系。

另外,墓地作为和尚们的收入源头,也是不少人羡慕这项职业的原因。在地少人多的日本,寺庙能够提供从葬礼到下葬的一条龙式服务,几平米的墓地一块就能卖到几百万日元。而丧礼大多都是佛事活动,和尚要给逝者起法号,这一套服务费用又在数十万日元左右,而做法事念经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一次就在20万日元左右,折合人民币1万元左右。

在僧人的群体里,婚外情的发生概率也极低。和尚给人一种很有“包容力”、“肯定不会出轨”、“非常值得信赖”的感觉。一位曾经参加过寺庙相亲会的女生说他们给人一种莫名的治愈感,很安心。生活安逸,对那些希望能够远离都市喧嚣的女性来说,都是很好的加分项。

但成为僧人的妻子也是一件有利有弊的事情。因为日本政府不会对宗教机构征税,寺庙住持可以拿到比较稳定的工资,山门内也很少有让人头疼的婆媳关系影响,不过僧人的妻子要处理好和周围信徒施主们的关系,出外也不能过度打扮,不能涂指甲,见人都要微笑应对,另外虽然可以吃肉,但也不能明面上非常张扬的开荤,不能睡懒觉、育儿家务活重也是日常茶饭事。

03 成家立业后,靠民宿网商酒吧赚钱

除了恋爱,日本的僧侣们对赚钱这件事情也没有任何忌讳。

在日本真言宗本山和歌山高野山地区,一些有着1200年历史的古老寺庙如今都转型成了民宿和网商,将近有1000多名僧人在这里修行和生活。

28岁的宫田是这里的一名僧人,同时,他也是自己所在的熊谷寺的一名新媒体运营,负责维护自家寺庙在各个网上平台的民宿,目前这家寺庙在日本的乐天平台上有自家页面,寺里总共有十多个房型,旅游旺季每天能容纳70多名客人,游客差不多都来自网络预订。

虽然宫田是一名僧人,但寺庙里并没有禁止恋爱和结婚,他和另一位21岁名叫小胁的僧人负责寺庙中民宿运营,两人嘴上都说目前要专心做好民宿的生意,但如此大的寺庙仅仅靠男人运转起来也是有限度的,急需一名女当家来帮忙。

这家民宿中提供的料理就是僧人日常吃的“精进料理”,全部是素菜,虽然他们可以吃肉喝酒,但平时都是以素食为主,食材也不会使用任何肉蛋类食品。

这位年轻僧人说自己高中毕业后就进了寺庙练习冥想,之后就对寺院的生活开始着迷,不知不觉中就一直留在了这里。每天早晨6点起床,一直工作到晚上8点。目前单身的他也是一名饭圈达人,他喜欢的是日本模特本田翼,平时空闲时会在Instagram上刷爱豆的美照。

还有另外一批和尚,更是耐不住深山寺院里的寂寥生活,下山进城开起了酒吧。

在东京四谷,有一家叫“Vowz Bar”的酒吧,里面的服务生清一色僧人,在店内还摆放着佛坛,还有各种佛经和卷轴画。客人可以一手端着酒,一边听大悲咒闭眼养神。

调酒僧人们正在和女客们寒暄

吧台里的调酒师来自日本佛教的各个宗派,客人可以和僧人聊天,寻求佛经里对日常烦恼的解决之策,本来僧人禁止饮酒,但店主说不喝酒很多客人难以放松倾吐内心的烦恼,自己也很难放松。

品尝各种酒也是他们的日课之一

开店后,这家佛系酒吧六成的客人都是女生,尤其是周六晚上这里简直就是职场女子会,女客人们争相和调酒师讨论职场关系、恋爱烦恼,堪比心理咨询室。

除此之外,他们积极“入世”的脚步没有停止在酒吧的灯红酒绿中,他们还组建了自己的摇滚乐队“坊主乐团”。

代表曲目也是紧跟年轻人最爱的动漫曲目:将《你的名字》的主题曲《前前前世》改编成《禅禅禅世》,还前往动漫中的取景地拍摄了主题为“你的宗派”的视觉大片:

因为最近新冠疫情的关系,酒吧里的来客变少了,但他们佛系心态并没有丝毫动摇。在官推上,店主感叹已经很久没有闲过这么长时间了,哪怕来一个客人都会开心到不行,最后还不忘添上一句:“有生命一切才能从来,所以现在还是静静地磨砺自己的感性之刃吧。”

在日本,这种“大口喝酒、随便约会、放飞自我”的僧侣生活其实并不少见,出家做和尚越来越像是一种职业选择。他们大多来自于镰仓幕府时期诞生的日本本土的佛教派别“净土真宗”。

据说其创始人亲鸾在修行时得到圣德太子的启示,如果修行者因为前世的因果报应,导致现世跟女人在一起,那么就请把那位女性当作我的化身来对待,清净庄严地度过一生,在死前我就会来引渡你前往极乐世界。于是,上面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了。

亲鸾一生中有两任妻子,其后代最后演变成为一股潜在的武装势力,和当时幕府政权的博弈之下,日本出现了“檀家制度”,佛教普及程度开始提升,婚丧嫁娶的仪式也被寺院僧侣们垄断,由寺院来管理葬礼和坟墓,而活着的人,就要定期向管理自家先祖坟墓的寺院提供经济援助。到明治维新之后,为了削弱日本佛教强大的世俗影响力,政府推行法令,统一取消了对佛教徒吃肉娶妻的限制。于是,大部分日本僧人选择了娶妻生子的道路。

由此,僧侣成了一种职业化的存在,在实用主义风气浓厚的日本,只要念经就能死后超度的佛教,也成了不少人逃避社会的去处之一,不少寺院也成了承接在经济不景气时找不到落脚点人们的场所。

上文中在酒吧工作的另一位和尚原本是一位大型企业的上班族,在日本上世纪90年代的泡沫经济破灭后,失业后的他辗转好几个工作,眼看就到了30多岁,他又在大阪又遇到了阪神大地震,人生一下落到谷底,最后走投无路的他只好投奔了寺庙。

他说,成为一名僧人让自己更明白了人生的目标,过上了更好的生活。以前的那些人们想到佛教,总想到死亡,但他通过开设的酒吧度过了自己最艰难的时期,也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职业,“这有何不可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LLEMEN睿士(ID:ellemen_china),作者:Sebastian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LLEMEN睿士(ID:ellemen_china),作者:Sebastian,题图来自:日剧《朝5晚9~帅气和尚爱上我》

在几年前,一本在日本出版的《美和尚图鉴》依然让人记忆犹新,这本火遍日本全国的图鉴类书籍捧红了一批隐藏在寺庙里的日本和尚。

这些日本国内东西各地40名一顶一超治愈系超美型和尚,各有风味,其中有不少人的选择遁入尘世,在清净的城市一角,过上自己的另类佛系生活。

01 不知“清规戒律”的日本和尚们

这位小哥叫木原祐健,在东京的一处佛寺内开设一家轻食餐厅,平时在附近的佛教学校上学。年轻时他在下北泽当过7年演员,回老家的高野山寺庙继承住持大业,后来又回到东京为他人解惑人生。被收录进《美和尚图鉴》后,木原成了许多年轻女性追逐的对象。

平时点餐面对女客人都是跪式服务的木原

下面这位僧人叫松本绍圭,也在同家餐厅工作,他毕业于东京大学哲学系,妥妥的高学历禁欲系僧人,除了开店、出席各种人生咨询解惑活动外,还出了好几本关于如何解决都市人困惑的实用型软宗教专著。

下面这位名叫滝山隆心,在和歌山县的佛教圣地高野山担任寺庙的副住持,也算是日本网络上的小网红。

他在YouTube上有一个舞蹈频道,自创“融合了冥想和佛经的”现代佛教舞蹈,至少拥有几万粉丝,他说要将自创的佛教舞蹈推向世界舞台,身材也根本不输T台上的男模,可以说是僧侣界的一股清流了。

下面这位叫松本知隆的和尚也是拥有一副可爱的笑容,他在业余时间脱下袈裟,变成一位时装博主,时不时会客串男性杂志的拍摄,他还喜欢拳击,经常出没于当地的拳击训练场所。

除了时装博主外,不得不提的还有一位痴迷彩妆的和尚西村宏堂。在很多人眼里,和尚和美妆博主实在是两个世界的人,西村本人也曾经为自己的爱好而苦恼过,但师傅曾经告诉他:佛无定法,你用化妆帮助人找寻自信,其实也是在渡人

他曾经负责给日本的环球小姐化妆,作为为数不多出柜的僧人,他也活跃在LGBT社群中,为不少人带去快乐和美丽,他坚信光头僧人也可以很美很酷。

当然还有更酷的,有僧人将现代音乐元素引入寺院,将佛音变成了电音。

上面这位有点酷似坂本龙一的僧人名叫朝仓行宣,年过半百的他从父亲那里接过寺院的事业,在看完一场电音组合Perfume的表演后,觉得那才是佛经中描述的极乐世界,于是就把佛音和自己曾经从事过DJ工作相结合,加上声光电的配合,将寺庙瞬间变成了东京某处夜店现场,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前来。

和世界大多数地方的佛教徒相比,日本和尚们显然更加入世。最近几十年,人们对佛门清净地的兴趣越来越少,这些看似异样的和尚们,其实也展示出了日本佛教人士的危机感:再不入世、再不赚钱,就没有施主了,就没有佛经可以念了

02 因后继无人,和尚自家寺庙里相亲

首先,不婚化和少子化对日本佛教界的影响是极大的,酒肉穿肠过、美色不拒绝的日本和尚也在担心自家寺庙后继无人的问题。

因此在相亲产业发达的日本,和尚也是其中的一支重要力量。有房有车、职业稳定、收入稳定是他们在相亲履历表中最自豪的内容,那种轻薄又看起来清洁感爆棚的袈裟洋溢着一种特有的“禁欲感”,更是在外表上吸引诸多女生的要素之一。

于是寺庙中就出现了相亲活动。这种相亲会一般都是收费制,不过价格不高。僧侣4000日元,女生3000日元,约合人民币200元左右。事前也需要预约,每次都是男方的预约名额最先满员,可见僧人们对寻找人生另一半的迫不及待。

在相亲现场,女施主们就坐后,从后堂出现了20岁到40岁左右的未婚僧人,面朝女生就坐。在这种场合,女生都是清一色素色着装,不会佩戴任何夸张的首饰,而僧人们有不少也是面目清秀,身材壮实的体育会系人物,还有人一看肤色就是经常在户外运动,像是足球运动员。

首先是一对一聊天,然后是男女一起体验制作香包,到进餐时间后,男女相对而坐品尝佛寺的“精进料理”,然后是自由时间,如果有人想要之后进一步联系或者约会,相亲会在最后的环节中将他们请上台,像电视里的相亲节目一样牵手离开。

对很多日本女生来讲,嫁给僧人依然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但僧人们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加紧安利嫁给僧人的好处。一些佛寺甚至和婚姻介绍所建立联系。

另外,墓地作为和尚们的收入源头,也是不少人羡慕这项职业的原因。在地少人多的日本,寺庙能够提供从葬礼到下葬的一条龙式服务,几平米的墓地一块就能卖到几百万日元。而丧礼大多都是佛事活动,和尚要给逝者起法号,这一套服务费用又在数十万日元左右,而做法事念经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一次就在20万日元左右,折合人民币1万元左右。

在僧人的群体里,婚外情的发生概率也极低。和尚给人一种很有“包容力”、“肯定不会出轨”、“非常值得信赖”的感觉。一位曾经参加过寺庙相亲会的女生说他们给人一种莫名的治愈感,很安心。生活安逸,对那些希望能够远离都市喧嚣的女性来说,都是很好的加分项。

但成为僧人的妻子也是一件有利有弊的事情。因为日本政府不会对宗教机构征税,寺庙住持可以拿到比较稳定的工资,山门内也很少有让人头疼的婆媳关系影响,不过僧人的妻子要处理好和周围信徒施主们的关系,出外也不能过度打扮,不能涂指甲,见人都要微笑应对,另外虽然可以吃肉,但也不能明面上非常张扬的开荤,不能睡懒觉、育儿家务活重也是日常茶饭事。

03 成家立业后,靠民宿网商酒吧赚钱

除了恋爱,日本的僧侣们对赚钱这件事情也没有任何忌讳。

在日本真言宗本山和歌山高野山地区,一些有着1200年历史的古老寺庙如今都转型成了民宿和网商,将近有1000多名僧人在这里修行和生活。

28岁的宫田是这里的一名僧人,同时,他也是自己所在的熊谷寺的一名新媒体运营,负责维护自家寺庙在各个网上平台的民宿,目前这家寺庙在日本的乐天平台上有自家页面,寺里总共有十多个房型,旅游旺季每天能容纳70多名客人,游客差不多都来自网络预订。

虽然宫田是一名僧人,但寺庙里并没有禁止恋爱和结婚,他和另一位21岁名叫小胁的僧人负责寺庙中民宿运营,两人嘴上都说目前要专心做好民宿的生意,但如此大的寺庙仅仅靠男人运转起来也是有限度的,急需一名女当家来帮忙。

这家民宿中提供的料理就是僧人日常吃的“精进料理”,全部是素菜,虽然他们可以吃肉喝酒,但平时都是以素食为主,食材也不会使用任何肉蛋类食品。

这位年轻僧人说自己高中毕业后就进了寺庙练习冥想,之后就对寺院的生活开始着迷,不知不觉中就一直留在了这里。每天早晨6点起床,一直工作到晚上8点。目前单身的他也是一名饭圈达人,他喜欢的是日本模特本田翼,平时空闲时会在Instagram上刷爱豆的美照。

还有另外一批和尚,更是耐不住深山寺院里的寂寥生活,下山进城开起了酒吧。

在东京四谷,有一家叫“Vowz Bar”的酒吧,里面的服务生清一色僧人,在店内还摆放着佛坛,还有各种佛经和卷轴画。客人可以一手端着酒,一边听大悲咒闭眼养神。

调酒僧人们正在和女客们寒暄

吧台里的调酒师来自日本佛教的各个宗派,客人可以和僧人聊天,寻求佛经里对日常烦恼的解决之策,本来僧人禁止饮酒,但店主说不喝酒很多客人难以放松倾吐内心的烦恼,自己也很难放松。

品尝各种酒也是他们的日课之一

开店后,这家佛系酒吧六成的客人都是女生,尤其是周六晚上这里简直就是职场女子会,女客人们争相和调酒师讨论职场关系、恋爱烦恼,堪比心理咨询室。

除此之外,他们积极“入世”的脚步没有停止在酒吧的灯红酒绿中,他们还组建了自己的摇滚乐队“坊主乐团”。

代表曲目也是紧跟年轻人最爱的动漫曲目:将《你的名字》的主题曲《前前前世》改编成《禅禅禅世》,还前往动漫中的取景地拍摄了主题为“你的宗派”的视觉大片:

因为最近新冠疫情的关系,酒吧里的来客变少了,但他们佛系心态并没有丝毫动摇。在官推上,店主感叹已经很久没有闲过这么长时间了,哪怕来一个客人都会开心到不行,最后还不忘添上一句:“有生命一切才能从来,所以现在还是静静地磨砺自己的感性之刃吧。”

在日本,这种“大口喝酒、随便约会、放飞自我”的僧侣生活其实并不少见,出家做和尚越来越像是一种职业选择。他们大多来自于镰仓幕府时期诞生的日本本土的佛教派别“净土真宗”。

据说其创始人亲鸾在修行时得到圣德太子的启示,如果修行者因为前世的因果报应,导致现世跟女人在一起,那么就请把那位女性当作我的化身来对待,清净庄严地度过一生,在死前我就会来引渡你前往极乐世界。于是,上面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了。

亲鸾一生中有两任妻子,其后代最后演变成为一股潜在的武装势力,和当时幕府政权的博弈之下,日本出现了“檀家制度”,佛教普及程度开始提升,婚丧嫁娶的仪式也被寺院僧侣们垄断,由寺院来管理葬礼和坟墓,而活着的人,就要定期向管理自家先祖坟墓的寺院提供经济援助。到明治维新之后,为了削弱日本佛教强大的世俗影响力,政府推行法令,统一取消了对佛教徒吃肉娶妻的限制。于是,大部分日本僧人选择了娶妻生子的道路。

由此,僧侣成了一种职业化的存在,在实用主义风气浓厚的日本,只要念经就能死后超度的佛教,也成了不少人逃避社会的去处之一,不少寺院也成了承接在经济不景气时找不到落脚点人们的场所。

上文中在酒吧工作的另一位和尚原本是一位大型企业的上班族,在日本上世纪90年代的泡沫经济破灭后,失业后的他辗转好几个工作,眼看就到了30多岁,他又在大阪又遇到了阪神大地震,人生一下落到谷底,最后走投无路的他只好投奔了寺庙。

他说,成为一名僧人让自己更明白了人生的目标,过上了更好的生活。以前的那些人们想到佛教,总想到死亡,但他通过开设的酒吧度过了自己最艰难的时期,也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职业,“这有何不可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LLEMEN睿士(ID:ellemen_china),作者:Sebastian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127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