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许知远众筹后,中小书店的求生之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陈冬,头图来源:IC photo

绍兴路书店群

重庆邮电大学在南山上,学生把去市区叫作下山,返校叫上山,顿时有了隐修感。

山脚下的闹市区高楼林立,一路盘旋到山顶,就到了校园。现在是南山樱花的季节,游客稀疏。

卖书哥还没回到山上。学校尚未开学,但到了月底,校园快递应该恢复正常了,他可以想办法托人把寒假期间的订单悉数发出去。

疫情爆发以来,尤其是几家大型书店发出求助后,他每天都会收到来自老顾客的慰问:“卖书哥,你的书店还好吗?”

有的顾客趁着寒暄时候预付了下一批想买的书单:“你还没回山上也不急,等回了再给我寄。”

2014年毕业后,卖书哥在本校门口摆地摊卖书,后来在教师家属楼租了一套房,他的书店就在这里开张了。

卖书哥的书店、狗和猫

卖书哥的运营模式和其他高校书店很不同,没有门面,就不得不像私房菜一样隐匿在家属楼中。正是因为没有门面,他没有给书店起名字,大家口耳相传,“重邮卖书哥”,有没有招牌无所谓了。

卖书哥估计,他的一半顾客是本校生源,另一半可能是顾客“老带新”慕名而来的。他的顾客回头率很高,即使毕业去了外地工作,也愿意在他这邮购买书。只需要报上书名,卖书哥打包发出,适时打一个折扣。对于没主意买哪本的顾客,卖书哥也会聊一会儿然后给出自己的建议。

由于今年春节较早,学校1月11日便放寒假,一直延宕扑朔的开学日迟迟没有消息。所以卖书哥的书店几乎整个季度都不在营业状态。

本来疫情期间,做线上生意可以找补回一些,但因为卖书哥店铺所在的校园暂时不允许快递进入,所以这部分的收入也流失了。老顾客带有帮扶性质的预订订单使得账面不太难看,但是谁都知道疫情之下,书店想要健康永续的发展不能靠攫取顾客的同情来做生意。

暂时回不去学校,卖书哥只能心态佛系地在家乡先待着:“反正平时也难,再难也就这样了,还能怎么着。

像卖书哥这样的“二楼书店”,上海有好几家。因为一度聚集在原法租界的绍兴路上,即使后来其中几家搬出绍兴路,人们还是习惯性地把他们统称为绍兴路书店群

以往绍兴路书店群常发起不定期的同行聚会,大家聚在一起读诗、淘货、摆书摊。名气传开了,有人把他们的聚会作为文化现象来研究。

现在不允许聚集,大家只能“自扫门前雪”。绍兴路书店群在疫情中格外安静,他们的举措如往日般神秘随意:明室的主理人谢旺发出淡定的复工启事。开闭开诗集书店,近两个月的唯一一条微博关于武汉疫情,其他再多的话也没有了。 

       

@上海明室 微博

因为他们大多经营二手书,书店又深居居民区,即使疫情发生前,也需要预约才能进入。相对街边书店,二手书店此时更为从容。因为平时做的也是小众生意,不依靠客流,隔离带来的直接冲击并不大。

卖书哥与绍兴路书店的经营模式看似特殊,其实代表了书店群体中数量虽小但真实存在的一部分:有忠实的固定客源、以售书为主要营收、没有冗余的人力开支(创始人即唯一劳动力,无需雇员)。这部分书店,受疫情影响比预估来得小。

真正受到重创的是复合型书店

图书毛利太低了,不捎带卖点其他什么(文创/餐饮/场地/内容),光靠图书销量覆盖一个商业空间的运营成本几乎不可能,埋首书丛的书店主不得不开始学做咖啡、卖文创,往书店空间填充更多内容。这可以说这是书店的选择,也可以说它是无奈之举——不走这条路的书店大多倒下了

“书店是个筐,啥都往里装”。“书店+XX”模式盛行了几年,在这次疫情中却备受考验。以往的账面通常是餐饮、文创、图书三足鼎立,现在只有图书销售能转为线上进行,且还面临着电商的冲击,很难支撑整个团队。

2月下旬,言几又、单向空间、先锋书店等几家大型连锁书店先后发出求救信号,“家大业大”的连锁书店此时举步维艰,小型书店由于体量小,反而自救行动能自由些

沈阳一家书店,通过卖盲盒、做直播、建线上社群,一个月下来销售额43000元,卖出会员卡57张。夫妻档创始人粗略算了算,如果要在线下实现这个数字,每天至少迎接八百人次,要说至少一百次“你好”。

北京的码字人书店(以下简称码字人)把以上途径都试了个遍,码字人几乎是这场行业灾难中,行动最快、能量辐射最大的独立书店。

2月10日,在其他书店店主还在焦灼时,码字人已经开始营业了。在这之前,包括创始人李苏皖在内的两位店员足足花了三天来做准备工作。 

码字人书店

和商场里的流量型书店有所不同,码字人开在东城区一个老厂区内,不临街,也不在商场里,平时不存在过路客流。所以必须做出特色,才能吸引人群特地前来。

码字人的长袖善舞之处就是纷呈的线下活动。开业才一年多的码字人累计举办了四百多场线下活动,平均每两天就有一场。疫情爆发后,引以为傲的活动被按下暂停键。

码字人很快把活动阵地转移到线上,点开店内公众号或是李苏皖的个人朋友圈,活动信息仍是密密匝匝,和疫情前一样。

除此以外,李苏皖几乎把能想到的自救方式都插了一脚,“让自己非常疲惫和狼狈。”入驻了抖音,上线了美团外卖。(在北京地区,与码字人一起上线美团的实体书店有72家)

码字人书店举办的线下活动

线上活动目不暇接,线下的运营没有因客流少而变得轻松,反而更繁重:营业前要确保每一本拆封过的书都用酒精棉片擦拭过了;当天顾客翻过的书都放在回收推车上,店员统一放入消毒柜集中消毒;加上填写疫期营业申报的各种表格,还要主持线上活动,工作量只增不减。所以2月10日开业以来,李苏皖和店员加起来休息不到五天

书店同温层的活跃度被低估了,疫情中书真的没那么难卖。码字人二月图书销售额甚至比去年同期更高。

但店铺总体利润下降了。线上只能带动书的销量,线下却是一个闭环的的消费场景,来参加活动顺便买一杯咖啡或带走一些文创,整体的利润更高。

很难判断这次书店行业的自救是否算卓有成效。尽管卖书的成绩很漂亮,但是离保全书店还有距离。李苏皖近日在朋友圈发动态“码字人书店离求助也不远了。”她不是孤例。

问题来了,为什么书店光靠卖书很难维持,要加上咖啡店、文具店、家居美学店才可以?这一直是图书行业亘古的结构性难题,疫情使这个问题更尖锐了。

苦海争渡:书店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即使挺过了当下突如其来的冲击,书店主们也担心未来的恢复期如漫漫长夜。比起旅游、餐饮等行业,图书行业在疫情后复原的周期会长得多。

疫情加速了书店的改变,迫使书店寻找未来的出路。涉足线上的甜头是显而易见的,线上活动虽然不能让读者多买一杯咖啡,但可以突破地域性和时间性,辐射范围更大、余热延续更久。三月码字人组织的线上活动,有一万多人次参与。“这在线下我们简直不敢想。”李苏皖说。

当然这也催化了另一个问题,当线上消费习惯养成,原有客源会流失吗?疫情过后,书店还有把他们召回实体空间的魅力吗?有的书店对此忧心忡忡,转移线上只是当下的形势所迫,过度依赖线上创收,会是实体存续的又一威胁。

还有人担心的是,疫情过后,愿意投身书店行业的人更少了。书店本来就存在“招工难”的困境,疫情之后,谁还愿意跳进这看似飘摇的行业求生存?

行业上游的出版机构在特殊时期为书店们撑腰: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愿意给小型独立书店低于电商的进书折扣;北京政府给书店的扶助资金目前已陆续开始发放;上海新闻出版局发起联动活动。是久旱甘霖,但是对当下书店来讲,九牛一毛

“都说要保卫书店,那平时能不能也雨露均沾保卫一下啊?疫情期间,难的何止书店一个行业,再说书店这个行业难,也不是从这场疫情开始的。”书店店主说。

书的毛利实在太低。再加上大电商打价格战,价格有时压得比独立书店能拿到的进价都低,抢走很多客源。对于大型电商来说,图书市场并不是主要的盈利版块,价格战的作用是引流,薄利多销。这种做法独立书店完全没法效仿。

不能否认的是,商业环境下,书店归根结底是一门生意,一门金钱与货品的交易。是否继续这门生意是个人的选择,不能用情怀去道德绑架。

“以前总是叫客人读者,可这个词你细想,难道不是跟作家和出版社对应的吗?我们服务的不是读者,掏出真金白银的不是读者,是顾客,是消费者。”东北一家独立书店创始人最近发出感言。

上海另一家书店店主也是大致观点:“其实开书店的人没有那么伟大,他们的情怀是他们需要,甚至是因为他们比客人更需要书店,所以才做了这门生意,同样我也是。既然是生意,有一天它结束了,那是经营不善,没有别的。

凛冬之中,有人决定离开,海盐乌托邦书店闭店,重回建材行业。老板自嘲,其实之前就不太开得下去了,在疫情中倒闭,显得没那么丢脸。

有人决定迎难而上,卖书哥还是想拥有一个真正的门面,那么就可以组织一些人文活动,现在囿于书店所在环境,他匀不开场地。

卖书哥认为实体书店除了提供货物,更重要的是链接人与人的精神空间,但是真正需要并享受书店这部分精神价值的人是少数。他举例,如果有这么一个按钮,二选一:按下去,只能保住网店,不按的话,只能保住线下书店,让全国人民都来决议这个按钮按还是不按。

卖书哥悲观地认为,选择按的人会比较多。

虽然这只是一个在现实中不成立的比方,但也揭示了书店难的症结所在。书店提供精神价值与社会效益,但这部分是难以变现的,要有足够多的人肯为这部分买单,书店才能顺利泅渡困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陈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陈冬,头图来源:IC photo

绍兴路书店群

重庆邮电大学在南山上,学生把去市区叫作下山,返校叫上山,顿时有了隐修感。

山脚下的闹市区高楼林立,一路盘旋到山顶,就到了校园。现在是南山樱花的季节,游客稀疏。

卖书哥还没回到山上。学校尚未开学,但到了月底,校园快递应该恢复正常了,他可以想办法托人把寒假期间的订单悉数发出去。

疫情爆发以来,尤其是几家大型书店发出求助后,他每天都会收到来自老顾客的慰问:“卖书哥,你的书店还好吗?”

有的顾客趁着寒暄时候预付了下一批想买的书单:“你还没回山上也不急,等回了再给我寄。”

2014年毕业后,卖书哥在本校门口摆地摊卖书,后来在教师家属楼租了一套房,他的书店就在这里开张了。

卖书哥的书店、狗和猫

卖书哥的运营模式和其他高校书店很不同,没有门面,就不得不像私房菜一样隐匿在家属楼中。正是因为没有门面,他没有给书店起名字,大家口耳相传,“重邮卖书哥”,有没有招牌无所谓了。

卖书哥估计,他的一半顾客是本校生源,另一半可能是顾客“老带新”慕名而来的。他的顾客回头率很高,即使毕业去了外地工作,也愿意在他这邮购买书。只需要报上书名,卖书哥打包发出,适时打一个折扣。对于没主意买哪本的顾客,卖书哥也会聊一会儿然后给出自己的建议。

由于今年春节较早,学校1月11日便放寒假,一直延宕扑朔的开学日迟迟没有消息。所以卖书哥的书店几乎整个季度都不在营业状态。

本来疫情期间,做线上生意可以找补回一些,但因为卖书哥店铺所在的校园暂时不允许快递进入,所以这部分的收入也流失了。老顾客带有帮扶性质的预订订单使得账面不太难看,但是谁都知道疫情之下,书店想要健康永续的发展不能靠攫取顾客的同情来做生意。

暂时回不去学校,卖书哥只能心态佛系地在家乡先待着:“反正平时也难,再难也就这样了,还能怎么着。

像卖书哥这样的“二楼书店”,上海有好几家。因为一度聚集在原法租界的绍兴路上,即使后来其中几家搬出绍兴路,人们还是习惯性地把他们统称为绍兴路书店群

以往绍兴路书店群常发起不定期的同行聚会,大家聚在一起读诗、淘货、摆书摊。名气传开了,有人把他们的聚会作为文化现象来研究。

现在不允许聚集,大家只能“自扫门前雪”。绍兴路书店群在疫情中格外安静,他们的举措如往日般神秘随意:明室的主理人谢旺发出淡定的复工启事。开闭开诗集书店,近两个月的唯一一条微博关于武汉疫情,其他再多的话也没有了。 

       

@上海明室 微博

因为他们大多经营二手书,书店又深居居民区,即使疫情发生前,也需要预约才能进入。相对街边书店,二手书店此时更为从容。因为平时做的也是小众生意,不依靠客流,隔离带来的直接冲击并不大。

卖书哥与绍兴路书店的经营模式看似特殊,其实代表了书店群体中数量虽小但真实存在的一部分:有忠实的固定客源、以售书为主要营收、没有冗余的人力开支(创始人即唯一劳动力,无需雇员)。这部分书店,受疫情影响比预估来得小。

真正受到重创的是复合型书店

图书毛利太低了,不捎带卖点其他什么(文创/餐饮/场地/内容),光靠图书销量覆盖一个商业空间的运营成本几乎不可能,埋首书丛的书店主不得不开始学做咖啡、卖文创,往书店空间填充更多内容。这可以说这是书店的选择,也可以说它是无奈之举——不走这条路的书店大多倒下了

“书店是个筐,啥都往里装”。“书店+XX”模式盛行了几年,在这次疫情中却备受考验。以往的账面通常是餐饮、文创、图书三足鼎立,现在只有图书销售能转为线上进行,且还面临着电商的冲击,很难支撑整个团队。

2月下旬,言几又、单向空间、先锋书店等几家大型连锁书店先后发出求救信号,“家大业大”的连锁书店此时举步维艰,小型书店由于体量小,反而自救行动能自由些

沈阳一家书店,通过卖盲盒、做直播、建线上社群,一个月下来销售额43000元,卖出会员卡57张。夫妻档创始人粗略算了算,如果要在线下实现这个数字,每天至少迎接八百人次,要说至少一百次“你好”。

北京的码字人书店(以下简称码字人)把以上途径都试了个遍,码字人几乎是这场行业灾难中,行动最快、能量辐射最大的独立书店。

2月10日,在其他书店店主还在焦灼时,码字人已经开始营业了。在这之前,包括创始人李苏皖在内的两位店员足足花了三天来做准备工作。 

码字人书店

和商场里的流量型书店有所不同,码字人开在东城区一个老厂区内,不临街,也不在商场里,平时不存在过路客流。所以必须做出特色,才能吸引人群特地前来。

码字人的长袖善舞之处就是纷呈的线下活动。开业才一年多的码字人累计举办了四百多场线下活动,平均每两天就有一场。疫情爆发后,引以为傲的活动被按下暂停键。

码字人很快把活动阵地转移到线上,点开店内公众号或是李苏皖的个人朋友圈,活动信息仍是密密匝匝,和疫情前一样。

除此以外,李苏皖几乎把能想到的自救方式都插了一脚,“让自己非常疲惫和狼狈。”入驻了抖音,上线了美团外卖。(在北京地区,与码字人一起上线美团的实体书店有72家)

码字人书店举办的线下活动

线上活动目不暇接,线下的运营没有因客流少而变得轻松,反而更繁重:营业前要确保每一本拆封过的书都用酒精棉片擦拭过了;当天顾客翻过的书都放在回收推车上,店员统一放入消毒柜集中消毒;加上填写疫期营业申报的各种表格,还要主持线上活动,工作量只增不减。所以2月10日开业以来,李苏皖和店员加起来休息不到五天

书店同温层的活跃度被低估了,疫情中书真的没那么难卖。码字人二月图书销售额甚至比去年同期更高。

但店铺总体利润下降了。线上只能带动书的销量,线下却是一个闭环的的消费场景,来参加活动顺便买一杯咖啡或带走一些文创,整体的利润更高。

很难判断这次书店行业的自救是否算卓有成效。尽管卖书的成绩很漂亮,但是离保全书店还有距离。李苏皖近日在朋友圈发动态“码字人书店离求助也不远了。”她不是孤例。

问题来了,为什么书店光靠卖书很难维持,要加上咖啡店、文具店、家居美学店才可以?这一直是图书行业亘古的结构性难题,疫情使这个问题更尖锐了。

苦海争渡:书店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即使挺过了当下突如其来的冲击,书店主们也担心未来的恢复期如漫漫长夜。比起旅游、餐饮等行业,图书行业在疫情后复原的周期会长得多。

疫情加速了书店的改变,迫使书店寻找未来的出路。涉足线上的甜头是显而易见的,线上活动虽然不能让读者多买一杯咖啡,但可以突破地域性和时间性,辐射范围更大、余热延续更久。三月码字人组织的线上活动,有一万多人次参与。“这在线下我们简直不敢想。”李苏皖说。

当然这也催化了另一个问题,当线上消费习惯养成,原有客源会流失吗?疫情过后,书店还有把他们召回实体空间的魅力吗?有的书店对此忧心忡忡,转移线上只是当下的形势所迫,过度依赖线上创收,会是实体存续的又一威胁。

还有人担心的是,疫情过后,愿意投身书店行业的人更少了。书店本来就存在“招工难”的困境,疫情之后,谁还愿意跳进这看似飘摇的行业求生存?

行业上游的出版机构在特殊时期为书店们撑腰: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愿意给小型独立书店低于电商的进书折扣;北京政府给书店的扶助资金目前已陆续开始发放;上海新闻出版局发起联动活动。是久旱甘霖,但是对当下书店来讲,九牛一毛

“都说要保卫书店,那平时能不能也雨露均沾保卫一下啊?疫情期间,难的何止书店一个行业,再说书店这个行业难,也不是从这场疫情开始的。”书店店主说。

书的毛利实在太低。再加上大电商打价格战,价格有时压得比独立书店能拿到的进价都低,抢走很多客源。对于大型电商来说,图书市场并不是主要的盈利版块,价格战的作用是引流,薄利多销。这种做法独立书店完全没法效仿。

不能否认的是,商业环境下,书店归根结底是一门生意,一门金钱与货品的交易。是否继续这门生意是个人的选择,不能用情怀去道德绑架。

“以前总是叫客人读者,可这个词你细想,难道不是跟作家和出版社对应的吗?我们服务的不是读者,掏出真金白银的不是读者,是顾客,是消费者。”东北一家独立书店创始人最近发出感言。

上海另一家书店店主也是大致观点:“其实开书店的人没有那么伟大,他们的情怀是他们需要,甚至是因为他们比客人更需要书店,所以才做了这门生意,同样我也是。既然是生意,有一天它结束了,那是经营不善,没有别的。

凛冬之中,有人决定离开,海盐乌托邦书店闭店,重回建材行业。老板自嘲,其实之前就不太开得下去了,在疫情中倒闭,显得没那么丢脸。

有人决定迎难而上,卖书哥还是想拥有一个真正的门面,那么就可以组织一些人文活动,现在囿于书店所在环境,他匀不开场地。

卖书哥认为实体书店除了提供货物,更重要的是链接人与人的精神空间,但是真正需要并享受书店这部分精神价值的人是少数。他举例,如果有这么一个按钮,二选一:按下去,只能保住网店,不按的话,只能保住线下书店,让全国人民都来决议这个按钮按还是不按。

卖书哥悲观地认为,选择按的人会比较多。

虽然这只是一个在现实中不成立的比方,但也揭示了书店难的症结所在。书店提供精神价值与社会效益,但这部分是难以变现的,要有足够多的人肯为这部分买单,书店才能顺利泅渡困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陈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1290.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