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年前裸辞的年轻人,迎来史上最长职业“空窗期”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图片故事:被互联网裁员的90后,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ID:chinabusinessjournal),作者:王凤姣

林青最近有些后悔。

在天津的一家传媒公司工作两年后,林青做出裸辞的决定。她在年前向公司递交了辞职信,并信心满满地开始了下一段职场生活的规划。但这些规划被突如其来的疫情瞬间击碎——“现在连小区都出不去了”。

显然,最近和林青相同境遇的并不在少数,在微博话题中,“裸辞”这个话题被阅读102万次,讨论3409次。

疫情不仅给企业带来了经济损失,就业市场也遭受重创。人们遇到了求职史上最冷清的“金三银四”,那些年前裸辞的年轻人,如今怎么样了?

裸辞一时爽,长期待业却心慌

近期,58同城发布了《2020就业趋势调研报告》,33.8%的受访者表示疫情后会改变工作状态,其中23.5%打算换个城市工作,83.3%受访者表示换份工作,5.4%要辞职深造。

“任性一回,给自己放个寒假。”这是林青今年1月初的状态,决定放“寒假”后,她便购买了一张从天津回河北老家的车票。这次裸辞,林青给自己安排的休息时间是一个半月,回家陪家人,春节后找工作。

对于下一份工作,林青清晰地做了规划,因已落户天津,所以还是要来到天津工作,其次希望在事业单位担任宣传岗位的工作。 

但疫情的突然到来,不仅延长了她的休假,就连工作地点也被迫改变了。

2月中旬,林青搜索天津的招聘信息时发现岗位很少,投递后无人回应。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林青决定转战就业机会更多的北京。

不过,北京的求职情况也并不乐观,林青认为基于疫情的原因,工作岗位变少,自己也该转变一下求职思路,于是开始“广撒网”,从热衷的事业单位到曾经内心排斥的小微企业,从宣传岗到行政、助理,从一天仅投递几个精挑细选的岗位,到几十上百个岗位一起投,一个月后终于有了进展。

经过与一家做媒体外包业务的公司两轮线上面试后,对方表示疫情期间可以线上试用。“投了几百个简历,就这一家小公司回复我,这个时候能有一份工作就已经很幸福了,尽管不是很喜欢,也去试试吧。”

但是,对于“宅”家数月的李斌来说,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李斌曾经是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产品助理,拿着比同龄人略高的薪水,过着朝十晚十的生活,工作一年后他认为本科学历发展前景有限,且从未参加过研究生考试会留有遗憾,于是裸辞,在家备战考研。 

2月底,考研成绩出来后并不理想,李斌开始准备简历,密集投递两周后并没有任何效果,但他并没有慌乱,“可能是互联网公司还没有大面积复工”。半个月后,有公司陆续联系他。

不过,李斌表示今年的就业形势比较严峻,年前猎头发的岗位大部分没有了,而且雇主对求职者的要求比以往要高,李斌是普通一本院校毕业,被三至五年经验、“双一流”、一系列资格证的要求挡在了众多大企业热门岗位外。

“曾经听到‘裸辞’二字就觉得潇洒,如今听到这两个字就感觉沉重。”这可能是大部分年前裸辞的人内心真实的写照,但李斌的心态比较乐观,由于没有满意的offer,再加上疫情对就业造成的影响会持续数月,于是他决定暂时放弃找工作,在家安心学习,考取专业证书,下半年情况好转再求职。

裸辞改变职业规划,造就新机遇

《2020就业趋势调研报告》显示,疫情前受访者薪资大部分集中在五千至八千,均值9665元,疫情过后的期望薪资翻了一倍,为18608元,可见,疫情期间收入受影响,让人们对于收入增长有很大需求。

1月3日,张明收到了公司发来的离职通知书,上面表示因客观的生产经营问题,公司无法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向员工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对于突如其来的被裸辞,张明比较淡定,表示可以接受,这样就有了充足的时间在家过春节,而且凭借多年工作经验,年后找工作一定很顺利。

但疫情暴发,让张明春节后求职的信心跌到了谷底。“当初打算正月十五过后就去北京求职,但是大部分企业没有复工,加上现在出门很困难,只好在家等待时机。”这一等,就是三个月。

在家期间,张明并没有闲着,春耕时节到来,他帮着家里干起了多年未碰的农活。家中两亩地要种植200余棵板栗树,张明一个人独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扛起锄头耕地、挖坑、种苗、填土、浇水,这也让他在田地里翻土耕地、种植种苗的同时,冷静思考未来的人生规划。

有七年工作经验的他意识到节后就业形势会不明朗,而且被裸辞后一直没有收入,使得他对疫情后的薪资期望变得更高。“在家种地不是长久之计,给人打工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适的,而且打工赚的钱很有限。”张明开始拓宽思路,利用之前的工作经验,与有市场资源的朋友共同创业。

由于积攒了数年人脉,创业之路很顺利地开启了,疫情期间只能在家办公,节约了大部分的成本。在帮助家里春耕的同时,张明的事业一步步有了规划和进展,他认为,疫情并不一定带来的是消极的影响,借势抓住机遇,就会看见新的天空。

因疫情做出职业规划改变的还有张蕊,从外地辞职回家考研未果,但她表示自己不急着找工作,“找新工作一定要耐心、谨慎,对自己负责”。此外,疫情的发生,让张蕊意识到一家人团聚的珍贵,觉得在家人身边工作会更放心,她决定疫情过后在老家找一份安稳的工作,用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家人。

职场易冲动,想裸辞成常态

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职场人年中盘点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90.4%的职场人有过“裸辞”的念头。

有过“裸辞”念头的人群中,95后占比92.2%,90后占比91.8%,远高于70、80后。

对于这样的现象,科锐国际高级业务总监、速聘咨询总经理朱冬琴认为,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职场人群越来越看重自我价值的发挥和人生的意义。当企业的业务发展方向、内部文化、管理制度、工作安排和调整等外因与个人内心的诉求不匹配时,很多人就会产生裸辞的想法。

但裸辞也要考虑风险,朱冬琴建议,裸辞前要思考个人经济状况、个人生活状态、未来发展规划这三个方面问题。

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司长张毅发表的文章数据显示,1月和2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分别为5.3%和6.2%,环比分别上升0.1和0.9个百分点。

朱冬琴表示,今年受疫情的冲击,整体就业形势更加严峻,主要表现在招聘需求减少、岗位要求提高、薪资水平降低等方面,且从市场目前状况看,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由于以上特点,诸多职场人也面临巨大的工作压力。因此已经裸辞但仍有就业需求的人群,今年不得不迎合市场特点,要么降低标准尽快就业,要么在自身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继续观望。

不过,疫情影响下,部分行业与企业出现“逆风翻盘”,相应岗位也有所增加。科锐国际发布的《疫情后企业招聘及人力资源管理趋势》报告显示,疫情冲击之下,数字化程度越高的企业遭受的负面影响越低,甚至逆市上扬。电商及生活服务类互联网企业发展迅猛,在线教育、医疗医药类、购物类、出行类、视频类、游戏类企业收入超出预期,这类企业的各种岗位需求都在增加。

但在线教育企业的HR陈帆表示,“在招聘的过程中,除了考量应聘者基本技能、学历、工作经验等硬性条件外,软性方面也是需要考量的,例如上家单位离职原因,换工作是否频繁等,要考虑候选人的稳定性问题,这也涉及到时间成本和培养成本。”

陈帆进一步说到,招聘时,若非紧急岗位,对于应聘者目前是否已离职并无太多要求,但若空窗期太久,则会产生疑惑,是因长期面试未果,还是自身求职愿望不强而造成,这些因素可能会影响未来工作中的效率及工作热情。因此应聘者在面试中,要向面试官清晰地说明离职原因、空窗期内做了什么、对所面试岗位的认可度及未来人生规划。

在年前潇洒裸辞的林青,如今反省后认为自己当初过于冲动,在裸辞前没有考虑后果,没有提前预估财务风险,导致现在不得已接受一份并不在自己预期内的工作,“任性的后果还是要自己承担的,以后我会全面考虑,不会再任性而为了。”林青说道。

那么,疫情冲击后,你还会选择裸辞吗?

(林青、李斌、张明、张蕊、陈帆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ID:chinabusinessjournal),作者:王凤姣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图片故事:被互联网裁员的90后,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ID:chinabusinessjournal),作者:王凤姣

林青最近有些后悔。

在天津的一家传媒公司工作两年后,林青做出裸辞的决定。她在年前向公司递交了辞职信,并信心满满地开始了下一段职场生活的规划。但这些规划被突如其来的疫情瞬间击碎——“现在连小区都出不去了”。

显然,最近和林青相同境遇的并不在少数,在微博话题中,“裸辞”这个话题被阅读102万次,讨论3409次。

疫情不仅给企业带来了经济损失,就业市场也遭受重创。人们遇到了求职史上最冷清的“金三银四”,那些年前裸辞的年轻人,如今怎么样了?

裸辞一时爽,长期待业却心慌

近期,58同城发布了《2020就业趋势调研报告》,33.8%的受访者表示疫情后会改变工作状态,其中23.5%打算换个城市工作,83.3%受访者表示换份工作,5.4%要辞职深造。

“任性一回,给自己放个寒假。”这是林青今年1月初的状态,决定放“寒假”后,她便购买了一张从天津回河北老家的车票。这次裸辞,林青给自己安排的休息时间是一个半月,回家陪家人,春节后找工作。

对于下一份工作,林青清晰地做了规划,因已落户天津,所以还是要来到天津工作,其次希望在事业单位担任宣传岗位的工作。 

但疫情的突然到来,不仅延长了她的休假,就连工作地点也被迫改变了。

2月中旬,林青搜索天津的招聘信息时发现岗位很少,投递后无人回应。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林青决定转战就业机会更多的北京。

不过,北京的求职情况也并不乐观,林青认为基于疫情的原因,工作岗位变少,自己也该转变一下求职思路,于是开始“广撒网”,从热衷的事业单位到曾经内心排斥的小微企业,从宣传岗到行政、助理,从一天仅投递几个精挑细选的岗位,到几十上百个岗位一起投,一个月后终于有了进展。

经过与一家做媒体外包业务的公司两轮线上面试后,对方表示疫情期间可以线上试用。“投了几百个简历,就这一家小公司回复我,这个时候能有一份工作就已经很幸福了,尽管不是很喜欢,也去试试吧。”

但是,对于“宅”家数月的李斌来说,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李斌曾经是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产品助理,拿着比同龄人略高的薪水,过着朝十晚十的生活,工作一年后他认为本科学历发展前景有限,且从未参加过研究生考试会留有遗憾,于是裸辞,在家备战考研。 

2月底,考研成绩出来后并不理想,李斌开始准备简历,密集投递两周后并没有任何效果,但他并没有慌乱,“可能是互联网公司还没有大面积复工”。半个月后,有公司陆续联系他。

不过,李斌表示今年的就业形势比较严峻,年前猎头发的岗位大部分没有了,而且雇主对求职者的要求比以往要高,李斌是普通一本院校毕业,被三至五年经验、“双一流”、一系列资格证的要求挡在了众多大企业热门岗位外。

“曾经听到‘裸辞’二字就觉得潇洒,如今听到这两个字就感觉沉重。”这可能是大部分年前裸辞的人内心真实的写照,但李斌的心态比较乐观,由于没有满意的offer,再加上疫情对就业造成的影响会持续数月,于是他决定暂时放弃找工作,在家安心学习,考取专业证书,下半年情况好转再求职。

裸辞改变职业规划,造就新机遇

《2020就业趋势调研报告》显示,疫情前受访者薪资大部分集中在五千至八千,均值9665元,疫情过后的期望薪资翻了一倍,为18608元,可见,疫情期间收入受影响,让人们对于收入增长有很大需求。

1月3日,张明收到了公司发来的离职通知书,上面表示因客观的生产经营问题,公司无法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向员工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对于突如其来的被裸辞,张明比较淡定,表示可以接受,这样就有了充足的时间在家过春节,而且凭借多年工作经验,年后找工作一定很顺利。

但疫情暴发,让张明春节后求职的信心跌到了谷底。“当初打算正月十五过后就去北京求职,但是大部分企业没有复工,加上现在出门很困难,只好在家等待时机。”这一等,就是三个月。

在家期间,张明并没有闲着,春耕时节到来,他帮着家里干起了多年未碰的农活。家中两亩地要种植200余棵板栗树,张明一个人独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扛起锄头耕地、挖坑、种苗、填土、浇水,这也让他在田地里翻土耕地、种植种苗的同时,冷静思考未来的人生规划。

有七年工作经验的他意识到节后就业形势会不明朗,而且被裸辞后一直没有收入,使得他对疫情后的薪资期望变得更高。“在家种地不是长久之计,给人打工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适的,而且打工赚的钱很有限。”张明开始拓宽思路,利用之前的工作经验,与有市场资源的朋友共同创业。

由于积攒了数年人脉,创业之路很顺利地开启了,疫情期间只能在家办公,节约了大部分的成本。在帮助家里春耕的同时,张明的事业一步步有了规划和进展,他认为,疫情并不一定带来的是消极的影响,借势抓住机遇,就会看见新的天空。

因疫情做出职业规划改变的还有张蕊,从外地辞职回家考研未果,但她表示自己不急着找工作,“找新工作一定要耐心、谨慎,对自己负责”。此外,疫情的发生,让张蕊意识到一家人团聚的珍贵,觉得在家人身边工作会更放心,她决定疫情过后在老家找一份安稳的工作,用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家人。

职场易冲动,想裸辞成常态

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职场人年中盘点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90.4%的职场人有过“裸辞”的念头。

有过“裸辞”念头的人群中,95后占比92.2%,90后占比91.8%,远高于70、80后。

对于这样的现象,科锐国际高级业务总监、速聘咨询总经理朱冬琴认为,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职场人群越来越看重自我价值的发挥和人生的意义。当企业的业务发展方向、内部文化、管理制度、工作安排和调整等外因与个人内心的诉求不匹配时,很多人就会产生裸辞的想法。

但裸辞也要考虑风险,朱冬琴建议,裸辞前要思考个人经济状况、个人生活状态、未来发展规划这三个方面问题。

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司长张毅发表的文章数据显示,1月和2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分别为5.3%和6.2%,环比分别上升0.1和0.9个百分点。

朱冬琴表示,今年受疫情的冲击,整体就业形势更加严峻,主要表现在招聘需求减少、岗位要求提高、薪资水平降低等方面,且从市场目前状况看,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由于以上特点,诸多职场人也面临巨大的工作压力。因此已经裸辞但仍有就业需求的人群,今年不得不迎合市场特点,要么降低标准尽快就业,要么在自身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继续观望。

不过,疫情影响下,部分行业与企业出现“逆风翻盘”,相应岗位也有所增加。科锐国际发布的《疫情后企业招聘及人力资源管理趋势》报告显示,疫情冲击之下,数字化程度越高的企业遭受的负面影响越低,甚至逆市上扬。电商及生活服务类互联网企业发展迅猛,在线教育、医疗医药类、购物类、出行类、视频类、游戏类企业收入超出预期,这类企业的各种岗位需求都在增加。

但在线教育企业的HR陈帆表示,“在招聘的过程中,除了考量应聘者基本技能、学历、工作经验等硬性条件外,软性方面也是需要考量的,例如上家单位离职原因,换工作是否频繁等,要考虑候选人的稳定性问题,这也涉及到时间成本和培养成本。”

陈帆进一步说到,招聘时,若非紧急岗位,对于应聘者目前是否已离职并无太多要求,但若空窗期太久,则会产生疑惑,是因长期面试未果,还是自身求职愿望不强而造成,这些因素可能会影响未来工作中的效率及工作热情。因此应聘者在面试中,要向面试官清晰地说明离职原因、空窗期内做了什么、对所面试岗位的认可度及未来人生规划。

在年前潇洒裸辞的林青,如今反省后认为自己当初过于冲动,在裸辞前没有考虑后果,没有提前预估财务风险,导致现在不得已接受一份并不在自己预期内的工作,“任性的后果还是要自己承担的,以后我会全面考虑,不会再任性而为了。”林青说道。

那么,疫情冲击后,你还会选择裸辞吗?

(林青、李斌、张明、张蕊、陈帆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ID:chinabusinessjournal),作者:王凤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1312.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