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www/wwwroot/www.meiti.org/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24
卖Gucci的人在"哭泣" | 媒体资讯网
您的位置 首页

卖Gucci的人在“哭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 : 李伟 、卢曦 , 编辑 :杨颢,头图来自:IC photo(2019年圣诞节前的巴黎老佛爷百货

苏澜已经有两个月没怎么出门了,她定居在荷兰多年,从2013年开始做代购,还注册了贸易公司。今年,她发回国内的最后一单奢侈品还是在1月中旬,到今天已经停单两个多月了。

不止是苏澜,整个欧洲奢侈品代购圈子基本都停摆了。最初因为国内疫情,现在则是全球疫情大爆发,欧洲奢侈品从生产到销售被迫踩下急刹车。

奢侈品行业原本正处于甜蜜增长期:2017年和2018年连续强劲增长,其中2018年全球个人奢侈品销售额增长6%,达到2600亿欧元;2019年数据依旧鲜亮,达到2810亿欧元。贝恩公司此前曾预计,全球奢侈品实体门店数量将于2020年达到最高点。

疫情瞬间打乱了行业步伐。投资公司伯恩斯坦(Bernstein)在3月18日发给客户的备忘录中直言不讳地指出,2020年上半年“可能将成为现代奢侈品行业历史上最糟糕的时期”。

4月1日,波士顿咨询集团(BCG)发布报告,预测2020年全球时尚和奢侈品销售额将同比下降25%~35%,销售额相较2019年同期将下降4,500亿美元到6,000亿美元,下降幅度超过了十年前的经济衰退。

米兰全城关店,代购无货可买

李蕊住在受疫情影响更严重的意大利米兰,米兰是举世闻名的奢侈品之都,她做奢侈品代购有四五年了。现在她和家人一起宅在米兰的家里。

“商场关门,生意很少。”李蕊至今保持着每天发十几条朋友圈的节奏,没有因疫情间断。除了奢侈品,她也开始尝试一些亲民的商品,但几乎无人问津。 

李蕊近期的朋友圈,仍在努力卖货

去年12月,中国疫情爆发之前,米兰的氛围是轻松的。本地人天天出来逛街泡吧,购物中心人流涌动,李蕊积极张罗着代购生意,酒卖得特别好。

一些米兰奢侈品店的柜姐,都知道中国春节前有一波生意,整个米兰的奢侈品业是抓紧赚钱的气氛。

此后的春节传统上就是代购的淡季,因为中国客人通常提前买好了年货,春节期间忙着聚会享乐。因此对于国内传来的疫情资讯,生意的清淡,李蕊都没太在意。突然让她感到警觉的是,春节之后,米兰一些奢侈品店的柜姐开始戴口罩了。

形势急转直下,一天比一天严峻,李蕊慌忙把替两个中国客人代购的一个巴黎世家包,一件Moncler羽绒服送到物流公司。发出去没几天,意大利就因为疫情严重,宣布“封国”。

李蕊的代购生意在2015到2017年是最为火爆的。当时她刚起步,客人数量其实还不到1000。她每天从早到晚都会接到各种微信咨询,国内客人对奢侈品热情高涨,米兰的价格也非常诱人。

中国客人最爱买的就是LV和Gucci,后来又多了一个巴黎世家。她记得自己隔三差五就要发一双巴黎世家的爆款鞋,一个月的订单总量常常有一百多单。

米兰的代购圈子已经非常成熟,有一些买手长期浸泡在各大奢侈品店铺、打折村,她们选货、拍照,提供给代购发朋友圈,李蕊很多时候直接跟买手拿货就可以了。

她会把商品从米兰快递到香港和澳门,那里的水客会带进内地,寄给客人。这一套流程已经非常成熟,几乎没有出过岔子。

但疫情让整个链条都出了问题。米兰全城关店,打折村宣布4月3日之前不开门。买手们无货可买,集体傻眼,只能宅在米兰各个角落,李蕊自然也拿不到货。

物流目前还没断,联邦快递和DHL仍然在收件,但速度慢了很多,周期变得非常长。即使发到了香港和澳门,水客入关之后,按规定都要被隔离14天。哪个客人愿意等将近一个月,收到一个隔离点出来的包包呢?

李蕊说,米兰奢侈品店大规模关闭之前一两周,代购圈子里的很多人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对了。以往商品紧俏时候,LV、Gucci的柜姐对买手爱搭不理;疫情期间她们态度突然转变,个个和颜悦色,只是没几天,所有人都失去了生意,每个人都被疫情关在了家里。

买手与中国消费者,推动奢侈品繁荣

中国消费者一直是奢侈品行业的福星。

在巴黎奥斯曼大道上的老佛爷百货公司(Galeries Lafayette),想找到会说中文的店员一点都不难。距离百货公司几百米外的路口,是旅游团大巴车习惯的停靠点,那附近的药妆店、咖啡馆生意都很好。

太多游客在这里开始马拉松式购物血拼了,包括专业的买手代购。停靠点附近的垃圾桶也常会满满当当的,因为被塞进了太多的产品包装。

但现在这里和米兰一样,也已经是另一番景象。法国政府宣布自3月15日起在全国关闭包括餐馆、商业中心等“非必需”公共场所,要求民众最大限度减少出行。

苏澜讲述了早前在这里给中国客户抢购奢侈品的规则:大代购商和导游结盟,游客、留学生、来探亲访友的同胞,都可以成为代购链条上的一环,或排队代买、或拍照视频、或人肉把商品带回国内等。

在法国普通游客退税是10.8%,扣除手续费、汇率差因素,可以拿到商品价格9%左右的退税金。但当天消费满2万欧元的大买家,可以申请21%的退税;再加上部分品牌会有返点,这就是为何大代购买家能赚到钱的秘籍。

在巴黎太多华人都在从事相关工作,奢侈品基本都不喜欢代购,但渴望业绩的柜姐、柜哥会多少通融一下,或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些在国内被炒为爆款的商品,初次来巴黎的游客很难拿到,但熟客买手反而能凭借熟悉规则和话术买到。

于是,从台面之上到台面之下,各种形态的渠道一起成就了过去数年奢侈品业的繁荣。

2020年1月,贝恩公司与意大利奢侈品行业组织Altagamma联合发布《2019年全球奢侈品行业研究报告(秋季版)》显示,2019年全球个人奢侈品市场增长4%,达到2810亿欧元。

贝恩公司的分析指出,从全球看,中国籍消费者对全球个人奢侈品市场持续性增长的贡献率达到90%,占全球个人奢侈品消费总额的35%。

未来市场原本也被认为是光明的。因为随着中产阶级规模的不断壮大,尤其在亚洲,到2025年全球奢侈品消费客户群预计将从2019年的3.9亿增至4.5亿。

阿玛尼、Gucci接连关厂,多米诺骨牌席卷行业

2019年3月,意大利罗马,爱马仕工艺展

大好形势在今年初迅速逆转了。其中,意大利糟糕的大环境最让时尚界担忧。

这里拥有普拉达Prada、阿玛尼Armani和盟可睐Moncler等多个时尚品牌,其奢侈品销售仅次于法国,在欧洲排行第二。时尚之都米兰在意大利伦巴第大区,这里是与中国贸易量最大的地区,也是意大利最具文化活力的城市,但现在深陷疫情中。

意大利的时尚与纺织行业规模高达970亿欧元,有六七十万人从事相关工作,生产的产品2/3会出口到全球。2月的第一个坏消息,是以往规模差不多有一千多人的中国时装编辑、买手缺席了米兰时装周。那一周米兰的疫情形势也急转直下,最后几场被紧急改成了线上云看秀。

随后,意大利总理Giuseppe Conte宣布,3月12日之后,关闭境内工厂和所有非绝对必需品的生产,以应对他所说的“意大利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Carlo Capasa是意大利国家时装商会CNMI主席,3月24日,他在对话《VOGUE》时表达了对当下的担心:

“现在牛排比裙子更重要。工厂本应将春季新品交付给门店,但它们现在只能滞留在仓库中。在日本、韩国、中国,对时尚商品的需求正在复苏,失去如此重要的商机将是巨大损失。我担心小公司受到严重伤害,无法跟上发展步伐了。我们的供应链微妙而复杂,如果破坏了这个平衡,对全球时尚体系都会造成重大影响。”

阿玛尼Armani是最早采取措施的公司之一。它2月的时装秀改为了线上举办,并关闭了其米兰总部和北部的工厂,这些工厂多位于遭受疫情重创的伦巴第和威尼托地区;3月10日,阿玛尼关闭了所有在意大利的门店和餐厅。

Gucci是近年受中国消费者喜欢的品牌之一,它关闭了在意大利的6家工厂。Gucci隶属于奢侈品巨头开云Kering集团,同集团旗下还有圣罗兰Saint Laurent、葆蝶家Bottega Veneta、巴黎世家Balenciaga、布里奥尼 Brioni、宝诗龙 Boucheron等品牌。

开云集团总部在法国,但有相当数量的品牌和生产基地在意大利。

随后,从欧洲到美国,各种被取消的时尚活动、盛典如多米诺骨牌一般。“整个春日派对季消失了”,这意味着奢侈品全行业第一季度的营销推广基本告吹。

遭遇雪崩的,还有奢侈品行业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旅游零售,多国禁航,航班取消,客流降至冰点,机场免税店遭受灭顶之灾。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分析称,全球免税店全年的营业额可能蒸发近1/4,平时在机场免税店热销的美妆和奢侈品首当其冲。

眼下巴黎许多百货商场更是如坐针毡。因为采取的是“买手制”,百货提前数月从品牌采购商品,如今巴黎百货商场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奢侈商品,意味着百货先行支付的大额资金。随着封城越来越严格,客流断崖,百货即将面对的是库存、打折也未必卖得出去的境地。

据法国当地的业内人士告诉《棱镜》,一些巴黎的百货公司正在和品牌协商,能否在下一季订货时给予折扣,寻求和奢侈品牌抱团取暖、共渡难关。

当LV生产洗手液,奢侈品业迎“最糟糕时期”

然而,奢侈品牌们正自身难保。

英国博柏利(Burberry)就宣布,1月24日之后的6周里,他们营业至少一年的成熟门店销售额下降了40%-50%,而目前全球约40%的商店已经关闭,并且还将关闭更多商店。

2020年3月20日,开云集团发布了对疫情影响最新的评估:截至3月31日的第一季度,其合并收入与2019年同期相比,预计下降了13%至14%(按可比价格计算下降了约15%)

开云集团预计,因为疫情影响了客户群和旅游业,其第二季度收入依旧会受到影响。

香奈儿、爱马仕也相继宣告停产;劳力士和百达翡丽也关停了机器设备。全球第一大奢侈品集团LVMH在72小时内,将迪奥、纪梵希和娇兰的香水生产线改组,转而生产洗手液,巴黎世家和Prada开始生产口罩和防护服。这意味着他们不仅不能赚钱,还要为欧洲抗疫不断付出成本。

迪奥正在生产口罩。来源:迪奥官方微博

2020年3月27日,LVMH在一份声明中提及了疫情对业绩带来的影响,预计第一季度合并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10%-20%,而至于未来更具体的影响,在多个国家生产和销售没有恢复正常期限之时,还难以估计。

令人唏嘘的是,整个奢侈品行业只有私人飞机租赁业务量激增。疫情最初,一些美国客人包机从意大利离开。一些富有家庭和公司选择乘坐私人飞机,避免在机舱中和陌生人接触。

如今很多公司高管、医疗队、律师行也租私人飞机,艰难处理其他地区的业务。

《罗博报告》3月9日一篇文章里写道,美国Paramount公务飞机公司CEO说:“我们通宵加班,需求量比平时增加了100%-300%,国内需求也在暴涨,从纽约地区撤离的需求增加了110%。”

然而,私人飞机公司也笑不出来,眼下航线、护照、签证等等问题错综复杂,他们面对的是一团乱麻。

投资公司伯恩斯坦Bernstein在3月18日发给客户的备忘录中直言不讳地指出,2020年上半年“可能将成为现代奢侈品行业历史上最糟糕的时期”。

奢侈品行业经历过的重大危机,包括世界大战和1918年西班牙流感。但是和以前不一样,奢侈品不仅依赖于向富人的销售,更重要的是依赖于新兴的中产阶级的销售,他们的经济状况受到了影响。

据BCG分析师们估算,时尚和奢侈品整体销售额将在3月和4月触底,降幅少则可能达到2019年销售额的65%,高则达到80%左右。

欧洲的情绪是焦虑的,李蕊总的来说比较积极。她对国内的变化非常关注,在米兰的家里尝试直播,还在摸索小程序的玩法。李蕊说,国内的客人现在还没有什么心情购物:

“直播太多,国内客人都不够用了”。

(苏澜、李蕊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 : 李伟 、卢曦 , 编辑 :杨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 : 李伟 、卢曦 , 编辑 :杨颢,头图来自:IC photo(2019年圣诞节前的巴黎老佛爷百货

苏澜已经有两个月没怎么出门了,她定居在荷兰多年,从2013年开始做代购,还注册了贸易公司。今年,她发回国内的最后一单奢侈品还是在1月中旬,到今天已经停单两个多月了。

不止是苏澜,整个欧洲奢侈品代购圈子基本都停摆了。最初因为国内疫情,现在则是全球疫情大爆发,欧洲奢侈品从生产到销售被迫踩下急刹车。

奢侈品行业原本正处于甜蜜增长期:2017年和2018年连续强劲增长,其中2018年全球个人奢侈品销售额增长6%,达到2600亿欧元;2019年数据依旧鲜亮,达到2810亿欧元。贝恩公司此前曾预计,全球奢侈品实体门店数量将于2020年达到最高点。

疫情瞬间打乱了行业步伐。投资公司伯恩斯坦(Bernstein)在3月18日发给客户的备忘录中直言不讳地指出,2020年上半年“可能将成为现代奢侈品行业历史上最糟糕的时期”。

4月1日,波士顿咨询集团(BCG)发布报告,预测2020年全球时尚和奢侈品销售额将同比下降25%~35%,销售额相较2019年同期将下降4,500亿美元到6,000亿美元,下降幅度超过了十年前的经济衰退。

米兰全城关店,代购无货可买

李蕊住在受疫情影响更严重的意大利米兰,米兰是举世闻名的奢侈品之都,她做奢侈品代购有四五年了。现在她和家人一起宅在米兰的家里。

“商场关门,生意很少。”李蕊至今保持着每天发十几条朋友圈的节奏,没有因疫情间断。除了奢侈品,她也开始尝试一些亲民的商品,但几乎无人问津。 

李蕊近期的朋友圈,仍在努力卖货

去年12月,中国疫情爆发之前,米兰的氛围是轻松的。本地人天天出来逛街泡吧,购物中心人流涌动,李蕊积极张罗着代购生意,酒卖得特别好。

一些米兰奢侈品店的柜姐,都知道中国春节前有一波生意,整个米兰的奢侈品业是抓紧赚钱的气氛。

此后的春节传统上就是代购的淡季,因为中国客人通常提前买好了年货,春节期间忙着聚会享乐。因此对于国内传来的疫情资讯,生意的清淡,李蕊都没太在意。突然让她感到警觉的是,春节之后,米兰一些奢侈品店的柜姐开始戴口罩了。

形势急转直下,一天比一天严峻,李蕊慌忙把替两个中国客人代购的一个巴黎世家包,一件Moncler羽绒服送到物流公司。发出去没几天,意大利就因为疫情严重,宣布“封国”。

李蕊的代购生意在2015到2017年是最为火爆的。当时她刚起步,客人数量其实还不到1000。她每天从早到晚都会接到各种微信咨询,国内客人对奢侈品热情高涨,米兰的价格也非常诱人。

中国客人最爱买的就是LV和Gucci,后来又多了一个巴黎世家。她记得自己隔三差五就要发一双巴黎世家的爆款鞋,一个月的订单总量常常有一百多单。

米兰的代购圈子已经非常成熟,有一些买手长期浸泡在各大奢侈品店铺、打折村,她们选货、拍照,提供给代购发朋友圈,李蕊很多时候直接跟买手拿货就可以了。

她会把商品从米兰快递到香港和澳门,那里的水客会带进内地,寄给客人。这一套流程已经非常成熟,几乎没有出过岔子。

但疫情让整个链条都出了问题。米兰全城关店,打折村宣布4月3日之前不开门。买手们无货可买,集体傻眼,只能宅在米兰各个角落,李蕊自然也拿不到货。

物流目前还没断,联邦快递和DHL仍然在收件,但速度慢了很多,周期变得非常长。即使发到了香港和澳门,水客入关之后,按规定都要被隔离14天。哪个客人愿意等将近一个月,收到一个隔离点出来的包包呢?

李蕊说,米兰奢侈品店大规模关闭之前一两周,代购圈子里的很多人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对了。以往商品紧俏时候,LV、Gucci的柜姐对买手爱搭不理;疫情期间她们态度突然转变,个个和颜悦色,只是没几天,所有人都失去了生意,每个人都被疫情关在了家里。

买手与中国消费者,推动奢侈品繁荣

中国消费者一直是奢侈品行业的福星。

在巴黎奥斯曼大道上的老佛爷百货公司(Galeries Lafayette),想找到会说中文的店员一点都不难。距离百货公司几百米外的路口,是旅游团大巴车习惯的停靠点,那附近的药妆店、咖啡馆生意都很好。

太多游客在这里开始马拉松式购物血拼了,包括专业的买手代购。停靠点附近的垃圾桶也常会满满当当的,因为被塞进了太多的产品包装。

但现在这里和米兰一样,也已经是另一番景象。法国政府宣布自3月15日起在全国关闭包括餐馆、商业中心等“非必需”公共场所,要求民众最大限度减少出行。

苏澜讲述了早前在这里给中国客户抢购奢侈品的规则:大代购商和导游结盟,游客、留学生、来探亲访友的同胞,都可以成为代购链条上的一环,或排队代买、或拍照视频、或人肉把商品带回国内等。

在法国普通游客退税是10.8%,扣除手续费、汇率差因素,可以拿到商品价格9%左右的退税金。但当天消费满2万欧元的大买家,可以申请21%的退税;再加上部分品牌会有返点,这就是为何大代购买家能赚到钱的秘籍。

在巴黎太多华人都在从事相关工作,奢侈品基本都不喜欢代购,但渴望业绩的柜姐、柜哥会多少通融一下,或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些在国内被炒为爆款的商品,初次来巴黎的游客很难拿到,但熟客买手反而能凭借熟悉规则和话术买到。

于是,从台面之上到台面之下,各种形态的渠道一起成就了过去数年奢侈品业的繁荣。

2020年1月,贝恩公司与意大利奢侈品行业组织Altagamma联合发布《2019年全球奢侈品行业研究报告(秋季版)》显示,2019年全球个人奢侈品市场增长4%,达到2810亿欧元。

贝恩公司的分析指出,从全球看,中国籍消费者对全球个人奢侈品市场持续性增长的贡献率达到90%,占全球个人奢侈品消费总额的35%。

未来市场原本也被认为是光明的。因为随着中产阶级规模的不断壮大,尤其在亚洲,到2025年全球奢侈品消费客户群预计将从2019年的3.9亿增至4.5亿。

阿玛尼、Gucci接连关厂,多米诺骨牌席卷行业

2019年3月,意大利罗马,爱马仕工艺展

大好形势在今年初迅速逆转了。其中,意大利糟糕的大环境最让时尚界担忧。

这里拥有普拉达Prada、阿玛尼Armani和盟可睐Moncler等多个时尚品牌,其奢侈品销售仅次于法国,在欧洲排行第二。时尚之都米兰在意大利伦巴第大区,这里是与中国贸易量最大的地区,也是意大利最具文化活力的城市,但现在深陷疫情中。

意大利的时尚与纺织行业规模高达970亿欧元,有六七十万人从事相关工作,生产的产品2/3会出口到全球。2月的第一个坏消息,是以往规模差不多有一千多人的中国时装编辑、买手缺席了米兰时装周。那一周米兰的疫情形势也急转直下,最后几场被紧急改成了线上云看秀。

随后,意大利总理Giuseppe Conte宣布,3月12日之后,关闭境内工厂和所有非绝对必需品的生产,以应对他所说的“意大利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Carlo Capasa是意大利国家时装商会CNMI主席,3月24日,他在对话《VOGUE》时表达了对当下的担心:

“现在牛排比裙子更重要。工厂本应将春季新品交付给门店,但它们现在只能滞留在仓库中。在日本、韩国、中国,对时尚商品的需求正在复苏,失去如此重要的商机将是巨大损失。我担心小公司受到严重伤害,无法跟上发展步伐了。我们的供应链微妙而复杂,如果破坏了这个平衡,对全球时尚体系都会造成重大影响。”

阿玛尼Armani是最早采取措施的公司之一。它2月的时装秀改为了线上举办,并关闭了其米兰总部和北部的工厂,这些工厂多位于遭受疫情重创的伦巴第和威尼托地区;3月10日,阿玛尼关闭了所有在意大利的门店和餐厅。

Gucci是近年受中国消费者喜欢的品牌之一,它关闭了在意大利的6家工厂。Gucci隶属于奢侈品巨头开云Kering集团,同集团旗下还有圣罗兰Saint Laurent、葆蝶家Bottega Veneta、巴黎世家Balenciaga、布里奥尼 Brioni、宝诗龙 Boucheron等品牌。

开云集团总部在法国,但有相当数量的品牌和生产基地在意大利。

随后,从欧洲到美国,各种被取消的时尚活动、盛典如多米诺骨牌一般。“整个春日派对季消失了”,这意味着奢侈品全行业第一季度的营销推广基本告吹。

遭遇雪崩的,还有奢侈品行业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旅游零售,多国禁航,航班取消,客流降至冰点,机场免税店遭受灭顶之灾。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分析称,全球免税店全年的营业额可能蒸发近1/4,平时在机场免税店热销的美妆和奢侈品首当其冲。

眼下巴黎许多百货商场更是如坐针毡。因为采取的是“买手制”,百货提前数月从品牌采购商品,如今巴黎百货商场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奢侈商品,意味着百货先行支付的大额资金。随着封城越来越严格,客流断崖,百货即将面对的是库存、打折也未必卖得出去的境地。

据法国当地的业内人士告诉《棱镜》,一些巴黎的百货公司正在和品牌协商,能否在下一季订货时给予折扣,寻求和奢侈品牌抱团取暖、共渡难关。

当LV生产洗手液,奢侈品业迎“最糟糕时期”

然而,奢侈品牌们正自身难保。

英国博柏利(Burberry)就宣布,1月24日之后的6周里,他们营业至少一年的成熟门店销售额下降了40%-50%,而目前全球约40%的商店已经关闭,并且还将关闭更多商店。

2020年3月20日,开云集团发布了对疫情影响最新的评估:截至3月31日的第一季度,其合并收入与2019年同期相比,预计下降了13%至14%(按可比价格计算下降了约15%)

开云集团预计,因为疫情影响了客户群和旅游业,其第二季度收入依旧会受到影响。

香奈儿、爱马仕也相继宣告停产;劳力士和百达翡丽也关停了机器设备。全球第一大奢侈品集团LVMH在72小时内,将迪奥、纪梵希和娇兰的香水生产线改组,转而生产洗手液,巴黎世家和Prada开始生产口罩和防护服。这意味着他们不仅不能赚钱,还要为欧洲抗疫不断付出成本。

迪奥正在生产口罩。来源:迪奥官方微博

2020年3月27日,LVMH在一份声明中提及了疫情对业绩带来的影响,预计第一季度合并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10%-20%,而至于未来更具体的影响,在多个国家生产和销售没有恢复正常期限之时,还难以估计。

令人唏嘘的是,整个奢侈品行业只有私人飞机租赁业务量激增。疫情最初,一些美国客人包机从意大利离开。一些富有家庭和公司选择乘坐私人飞机,避免在机舱中和陌生人接触。

如今很多公司高管、医疗队、律师行也租私人飞机,艰难处理其他地区的业务。

《罗博报告》3月9日一篇文章里写道,美国Paramount公务飞机公司CEO说:“我们通宵加班,需求量比平时增加了100%-300%,国内需求也在暴涨,从纽约地区撤离的需求增加了110%。”

然而,私人飞机公司也笑不出来,眼下航线、护照、签证等等问题错综复杂,他们面对的是一团乱麻。

投资公司伯恩斯坦Bernstein在3月18日发给客户的备忘录中直言不讳地指出,2020年上半年“可能将成为现代奢侈品行业历史上最糟糕的时期”。

奢侈品行业经历过的重大危机,包括世界大战和1918年西班牙流感。但是和以前不一样,奢侈品不仅依赖于向富人的销售,更重要的是依赖于新兴的中产阶级的销售,他们的经济状况受到了影响。

据BCG分析师们估算,时尚和奢侈品整体销售额将在3月和4月触底,降幅少则可能达到2019年销售额的65%,高则达到80%左右。

欧洲的情绪是焦虑的,李蕊总的来说比较积极。她对国内的变化非常关注,在米兰的家里尝试直播,还在摸索小程序的玩法。李蕊说,国内的客人现在还没有什么心情购物:

“直播太多,国内客人都不够用了”。

(苏澜、李蕊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 : 李伟 、卢曦 , 编辑 :杨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1314.html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www/wwwroot/www.meiti.org/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2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