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实探瑞幸门店:爆单,闭店,一杯咖啡苦等2小时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易科技(ID:tech_163),作者:芃麦、孟倩、崔玉贤、彭丽慧

“爆单了。”

北京上地地区的某柜台内,瑞幸咖啡门店的工作人员一边不停地制作咖啡,一边小声跟记者说。他上午 3 小时的工作量,已经接近昨天全天。

这时是 4 月 3 日上午 11 点。

4 月 2 日晚上,瑞幸发布财务造假 22 亿元人民币公告后,9 点半股价以 4.91 美元开盘,距离它 4 月 1 日 26.20 元的收盘跌幅超过 80%。今日凌晨 4 点以 6.4 美元收盘,跌幅 75.57%,市值 16.20 亿美元。

“瑞幸财务造假”掀起了轩然大波。瑞幸会不会因此而退市?是否会面临着投资者巨额的赔偿索赔?门店目前的情况如何?

4 月 3 日上午,网易科技记者实地蹲点了北京地区的四家门店,发现消费者更想把手中的打折券用完,多名用户用的是 3.8 折券。

另有网友反馈,截止中午 13 点,已有多人反馈瑞幸咖啡小程序冗机、无法进入。

“害怕券以后用不了”

门店:北京海淀区三盛大厦店

地点:北京市海淀区东路10号院21楼三盛大厦

单数:一小时35-40单,超过40杯(9点55分-10点55分)

“今天怎么这么多单?”已经累出汗的瑞幸咖啡快递小哥有点嘟囔,“是出了什么优惠政策吗?”

在瑞幸咖啡“自曝造假”之后,4 月 3 日位于后厂村路的三盛大厦的瑞幸咖啡店异常忙碌;据三位瑞幸快递小哥说,他们从早上 7 点一直忙到现在(10点半),还没闲下来,他们也似乎并不清楚瑞幸咖啡出现的“造假情况”。

09 点 48 分,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点了一杯正当季的“珞珈樱花拿铁”,选择“自提”,系统显示大约 10 点 34 分能取到咖啡;随后,我们出发赶往三盛大厦。

9 点 55 分,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到达位于后厂村路的三盛大厦,正好赶上两位瑞幸快递小哥(A和B)和三、四位消费者在等待出餐。由于疫情期间,非三盛大厦里的员工不能进入大厦里面,所以瑞幸咖啡在大厦门口设置了一个货架,专门放置外卖的咖啡。

很快,穿着瑞幸工作服的店员就提着八九个袋子出来,网易科技大致数了下,这波有 6-7 单,每单 1-4 杯不等。两位快递小哥迅速分单,装车,就走了。

在场等待的消费者向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表示,其等待了很长时间,而此前没有出现过类似等待这么长时间的情况,估计是订单今天有点多。

一位的年轻女用户表示,其在附近上班,此前偶尔点瑞幸咖啡。她认为,“他们家咖啡也不是那么好喝,”所以她自己不会原价购买,都是有券的时候才点。

该用户称,今天来买是看到了“昨天的新闻”,然后赶紧检查了一下发现还有券,于是决定今天赶紧用了。

“是害怕之后券用不了吗?“

“恩。”她小声地回答了一声。

20 分钟后,店员又拎出 7 个袋子,应该是 5-6 单,第三位瑞幸快递小哥开始分类,看看哪些是自己的单。

“是不是很冷?跑跑就不冷了。像我们这样忙了一上午送单,都热了。”

由于风大,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一直在原地小跑取暖,瑞幸快递小哥C 边打包边打趣。

在回答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今日订单多不多”的问题时,该小哥表示 “很奇怪”,“今天怎么这么多单,比平常要多很多”;他说,虽然说不清楚到底到底多少单,但明显是多了不少。

持同样看法的,还有回来再取单的瑞幸快递小哥A和B。

瑞幸快递小哥C 也问记者,“是不是出了什么新的优惠政策?”

他并不清楚昨天晚间瑞幸公告自揭“捏造交易”的新闻,另外两位小哥似乎也没有关注到,他们只是单纯感觉比往常更忙碌了些。

我们想问问具体的单数,因此问小哥那今天早上送了有没有一百单。

“怎么会那么多,如果有那么多的话,我们就能当老板啦,也就 20 多单吧。”快递小哥A说道,此时是上午10点23分。

不过,另外一位快递小哥B情况好些,他从早上忙碌到10点45分,已经送了四十多单。

从10点06到10点46,期间瑞幸店员又进出了两次,每次大概7-8个袋子,5-6单不等。也是在10点48的时候,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的订单才出来,从下订单到拿到订单正好一个小时。

在记者取单的时候,快递小哥A 正在跟瑞幸店员交流,“客户都在说,怎么今天这么慢,都一个来小时的。”

“今天单太多了,后面还有 40 多单呢。”

“那怎么行,那怎么压那么多单呢?”

店员没有回答,一路小跑回了大厦,快递也开始继续送单。

一杯咖啡苦等 2 小时

门店:北京海淀区玲珑天地店

地点: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西四环北路160号金隅大成玲珑天地店门店规模:大约六名店员,七名快递人员往日订单量:一天几百单今日目前订单量(截止上午12时):已超过一千单(单号数据)

记者在前往门店途中,在瑞幸咖啡 APP 上下了自提订单,下单时间显示为10:50,下单后取餐时间显示为“预计 12:44 可制作完成”。

即是说,可能需要两个小时才能拿到咖啡。到瑞幸门店推门一看,店内已经忙做一团。

有店员告诉记者,目前订单才排到 900 单,离记者的取餐码 007(也就是1007单)还有一百多单。(注:浑水2月1日的报告中曾指出,瑞幸咖啡的取餐码存在跳号的情况。)

在等待过程中,网易科技《态℃》栏目记者遇到了前来自取的黄先生和李先生;这二人发现,自己需要等两个小时才能拿到咖啡,均对此都表示震惊。

黄先生谈到自己平常坐地铁上下班,习惯性的在地铁距离到站几分钟时下单,出了地铁就可以在瑞幸门店拿到咖啡。整个过程最多需要五分钟。

他表示昨天也关注到了瑞幸咖啡造假的新闻,也表示担心瑞幸倒闭,但他更担心瑞幸倒闭后喝不到这么便宜好喝的咖啡了,“星巴克和瑞幸的口感差不多,但便宜很多”。

黄先生表示自己平均一个月充一次值,买一赠一的这种,也就是充 10 杯送 10 杯。“瑞幸真的倒闭了,我也就损失一百多块钱,这也无所谓,我也没买他的股票。”

因为时间原因,黄先生最终无奈放弃了购买咖啡,而是买了一瓶有现货的 NFC 果汁。

李先生则还在等待自己的咖啡,预计一点钟才能取到。

在与网易科技《态℃》栏目记者沟通时,该门店的快递员反馈“今天快递太多了”;这位快递小哥反问记者,“今天是有 1.8 折劵吗?为什么这么多单?”

另一位快递员阿姨则笑逐颜开,她说昨天一天才送了 20 单,“今天到这会已经送了 20 多单了。”

快递员纷纷表示,疫情期间瑞幸咖啡门店单量减少很多,目前并没有全员复工,“今天店里的店员已经做不过来了,外卖也送不出去了”。

当被询问到是否关注昨天瑞幸咖啡的相关新闻时,该门店店主则反应比较大,“那是公司的事,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是一个普通店员,做好该做的事,请你们不要进行人身攻击”。

时间到了中午,陆陆续续来自提咖啡的人越来越多,有一位每天前来喝咖啡的中年女性跟店员说,“我觉得瑞幸不会有事的,薅资本主义羊毛的企业不会有事。”

另外一位女性对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提到,瑞幸这种事对普通消费者影响不大,就算这家店关了,隔壁马上要开个星巴克,一样消费。

目前,由于订单过多,该门店已经停止接单。有前来下单的客人咨询为什么不能线上下单,店员则表示今日已经闭店。

店员忙出汗了

门店:北京海龙大厦店

地点:中关村海龙大厦

单数:近100单(一小时)

“477 号在哪?快找找 477 号!”瑞幸咖啡店的店员飞速翻动着面前已经打包好的瑞幸咖啡的订单,企图寻找 477 号订单。

在寻找无果后,他告诉前来取咖啡的送货员李昊,477 号被别的送货员拿错了。拿错订单的情况在今早已经发生了第二次。

这已经是李昊第五次到店里来取货了。“平时只有几个订单,今天已经是三十多单了。”李昊的订单绝大多数被送到中关村的互联网公司。

这是位于中关村海龙大厦的瑞幸咖啡门店,对面就是地铁四号线中关村地铁站 D 出口,这里靠近创业大街、新中关,海龙大厦等大型商场,聚集着爱奇艺、创新工场、搜狐等一大批互联网企业。

有店员说,从早晨 8 点开始到中午 12 点,他们五个人忙得连一口水都顾不上喝。当记者询问今早做了多少单时,他说,自己已经忙晕圈了,记不住做了多了单了。

4 月出的北京还是有些微凉,这位只穿了一件衬衫的店员已经出汗。高峰时期,店里聚集着五六位前来取咖啡的取货员,他们交流着自己的送货情况。由于还在疫情期,所有的外卖订单只能送到门口,这大大减轻了送货员时间。

“你们送的快,但我们做不快呀。”听到快递员们的讨论,他打包边抽空和送货员聊天。

最忙的时候,他前面的桌子上挤满刚做好的咖啡,根本来不及打包,为了争取送货时间,很多取货员在等待期间,开始自己动手帮忙打包。

在没人的间隙,五位员工小声交流着自己的担心:“如果(瑞幸)倒闭了,咱们怎么办呀,现在找工作这么难。”

“昨晚这事(瑞幸造假)都冲上热搜三位了。”一位女员工说自己看到这个消息后一夜未睡。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观察到,12 点之前海龙大厦的瑞幸门店 90% 的订单以外送为主,12 点后,订单以到店为主。

消费者:造假和我有什么关系?

门店:北京华盛天成大楼(10点15-11点15)

地点:北京市海淀区东北旺西路软件园二期华胜天成科研大楼

一个小时,送到华胜天成大厦门口 9 单,十余杯咖啡。

这个数字相对于其他三家门店而言,少得可怜;但由于我们无法进入大厦,并不清楚门店内的具体情况。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于 10 点 17 分在 APP 上下单。

10 点 23 分,店员小哥把咖啡送到门口的记者手上。

在回答记者“今天订单多不多”的问题时,店员小哥似乎有点警觉,仅回复了一句“比昨天多,有点忙不过来”。

而在这六分钟的等待中,我们前面有一位男士取到了咖啡。这个男生向网易科技《态℃》栏目记者表示,他注意到了昨晚的新闻,因此今天一到单位就下了单。

“我是用劵买的,3.8折。”该男士说,他觉得瑞幸味道还过得去,而且用券买还挺便宜的。

半个多小时后送出来的第六单,送到了门口一位小姐姐手上。她是今天早上才看到的新闻。

“我挺喜欢他们家的咖啡,我觉得挺好喝。”小姐姐说她经常来买瑞幸咖啡,而且也是用券;对于瑞幸数据是否造假,她并不在意,“(造假不造假)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她说,“反正我也没充值。”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易科技(ID:tech_163),作者:芃麦、孟倩、崔玉贤、彭丽慧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易科技(ID:tech_163),作者:芃麦、孟倩、崔玉贤、彭丽慧

“爆单了。”

北京上地地区的某柜台内,瑞幸咖啡门店的工作人员一边不停地制作咖啡,一边小声跟记者说。他上午 3 小时的工作量,已经接近昨天全天。

这时是 4 月 3 日上午 11 点。

4 月 2 日晚上,瑞幸发布财务造假 22 亿元人民币公告后,9 点半股价以 4.91 美元开盘,距离它 4 月 1 日 26.20 元的收盘跌幅超过 80%。今日凌晨 4 点以 6.4 美元收盘,跌幅 75.57%,市值 16.20 亿美元。

“瑞幸财务造假”掀起了轩然大波。瑞幸会不会因此而退市?是否会面临着投资者巨额的赔偿索赔?门店目前的情况如何?

4 月 3 日上午,网易科技记者实地蹲点了北京地区的四家门店,发现消费者更想把手中的打折券用完,多名用户用的是 3.8 折券。

另有网友反馈,截止中午 13 点,已有多人反馈瑞幸咖啡小程序冗机、无法进入。

“害怕券以后用不了”

门店:北京海淀区三盛大厦店

地点:北京市海淀区东路10号院21楼三盛大厦

单数:一小时35-40单,超过40杯(9点55分-10点55分)

“今天怎么这么多单?”已经累出汗的瑞幸咖啡快递小哥有点嘟囔,“是出了什么优惠政策吗?”

在瑞幸咖啡“自曝造假”之后,4 月 3 日位于后厂村路的三盛大厦的瑞幸咖啡店异常忙碌;据三位瑞幸快递小哥说,他们从早上 7 点一直忙到现在(10点半),还没闲下来,他们也似乎并不清楚瑞幸咖啡出现的“造假情况”。

09 点 48 分,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点了一杯正当季的“珞珈樱花拿铁”,选择“自提”,系统显示大约 10 点 34 分能取到咖啡;随后,我们出发赶往三盛大厦。

9 点 55 分,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到达位于后厂村路的三盛大厦,正好赶上两位瑞幸快递小哥(A和B)和三、四位消费者在等待出餐。由于疫情期间,非三盛大厦里的员工不能进入大厦里面,所以瑞幸咖啡在大厦门口设置了一个货架,专门放置外卖的咖啡。

很快,穿着瑞幸工作服的店员就提着八九个袋子出来,网易科技大致数了下,这波有 6-7 单,每单 1-4 杯不等。两位快递小哥迅速分单,装车,就走了。

在场等待的消费者向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表示,其等待了很长时间,而此前没有出现过类似等待这么长时间的情况,估计是订单今天有点多。

一位的年轻女用户表示,其在附近上班,此前偶尔点瑞幸咖啡。她认为,“他们家咖啡也不是那么好喝,”所以她自己不会原价购买,都是有券的时候才点。

该用户称,今天来买是看到了“昨天的新闻”,然后赶紧检查了一下发现还有券,于是决定今天赶紧用了。

“是害怕之后券用不了吗?“

“恩。”她小声地回答了一声。

20 分钟后,店员又拎出 7 个袋子,应该是 5-6 单,第三位瑞幸快递小哥开始分类,看看哪些是自己的单。

“是不是很冷?跑跑就不冷了。像我们这样忙了一上午送单,都热了。”

由于风大,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一直在原地小跑取暖,瑞幸快递小哥C 边打包边打趣。

在回答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今日订单多不多”的问题时,该小哥表示 “很奇怪”,“今天怎么这么多单,比平常要多很多”;他说,虽然说不清楚到底到底多少单,但明显是多了不少。

持同样看法的,还有回来再取单的瑞幸快递小哥A和B。

瑞幸快递小哥C 也问记者,“是不是出了什么新的优惠政策?”

他并不清楚昨天晚间瑞幸公告自揭“捏造交易”的新闻,另外两位小哥似乎也没有关注到,他们只是单纯感觉比往常更忙碌了些。

我们想问问具体的单数,因此问小哥那今天早上送了有没有一百单。

“怎么会那么多,如果有那么多的话,我们就能当老板啦,也就 20 多单吧。”快递小哥A说道,此时是上午10点23分。

不过,另外一位快递小哥B情况好些,他从早上忙碌到10点45分,已经送了四十多单。

从10点06到10点46,期间瑞幸店员又进出了两次,每次大概7-8个袋子,5-6单不等。也是在10点48的时候,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的订单才出来,从下订单到拿到订单正好一个小时。

在记者取单的时候,快递小哥A 正在跟瑞幸店员交流,“客户都在说,怎么今天这么慢,都一个来小时的。”

“今天单太多了,后面还有 40 多单呢。”

“那怎么行,那怎么压那么多单呢?”

店员没有回答,一路小跑回了大厦,快递也开始继续送单。

一杯咖啡苦等 2 小时

门店:北京海淀区玲珑天地店

地点: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西四环北路160号金隅大成玲珑天地店门店规模:大约六名店员,七名快递人员往日订单量:一天几百单今日目前订单量(截止上午12时):已超过一千单(单号数据)

记者在前往门店途中,在瑞幸咖啡 APP 上下了自提订单,下单时间显示为10:50,下单后取餐时间显示为“预计 12:44 可制作完成”。

即是说,可能需要两个小时才能拿到咖啡。到瑞幸门店推门一看,店内已经忙做一团。

有店员告诉记者,目前订单才排到 900 单,离记者的取餐码 007(也就是1007单)还有一百多单。(注:浑水2月1日的报告中曾指出,瑞幸咖啡的取餐码存在跳号的情况。)

在等待过程中,网易科技《态℃》栏目记者遇到了前来自取的黄先生和李先生;这二人发现,自己需要等两个小时才能拿到咖啡,均对此都表示震惊。

黄先生谈到自己平常坐地铁上下班,习惯性的在地铁距离到站几分钟时下单,出了地铁就可以在瑞幸门店拿到咖啡。整个过程最多需要五分钟。

他表示昨天也关注到了瑞幸咖啡造假的新闻,也表示担心瑞幸倒闭,但他更担心瑞幸倒闭后喝不到这么便宜好喝的咖啡了,“星巴克和瑞幸的口感差不多,但便宜很多”。

黄先生表示自己平均一个月充一次值,买一赠一的这种,也就是充 10 杯送 10 杯。“瑞幸真的倒闭了,我也就损失一百多块钱,这也无所谓,我也没买他的股票。”

因为时间原因,黄先生最终无奈放弃了购买咖啡,而是买了一瓶有现货的 NFC 果汁。

李先生则还在等待自己的咖啡,预计一点钟才能取到。

在与网易科技《态℃》栏目记者沟通时,该门店的快递员反馈“今天快递太多了”;这位快递小哥反问记者,“今天是有 1.8 折劵吗?为什么这么多单?”

另一位快递员阿姨则笑逐颜开,她说昨天一天才送了 20 单,“今天到这会已经送了 20 多单了。”

快递员纷纷表示,疫情期间瑞幸咖啡门店单量减少很多,目前并没有全员复工,“今天店里的店员已经做不过来了,外卖也送不出去了”。

当被询问到是否关注昨天瑞幸咖啡的相关新闻时,该门店店主则反应比较大,“那是公司的事,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是一个普通店员,做好该做的事,请你们不要进行人身攻击”。

时间到了中午,陆陆续续来自提咖啡的人越来越多,有一位每天前来喝咖啡的中年女性跟店员说,“我觉得瑞幸不会有事的,薅资本主义羊毛的企业不会有事。”

另外一位女性对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提到,瑞幸这种事对普通消费者影响不大,就算这家店关了,隔壁马上要开个星巴克,一样消费。

目前,由于订单过多,该门店已经停止接单。有前来下单的客人咨询为什么不能线上下单,店员则表示今日已经闭店。

店员忙出汗了

门店:北京海龙大厦店

地点:中关村海龙大厦

单数:近100单(一小时)

“477 号在哪?快找找 477 号!”瑞幸咖啡店的店员飞速翻动着面前已经打包好的瑞幸咖啡的订单,企图寻找 477 号订单。

在寻找无果后,他告诉前来取咖啡的送货员李昊,477 号被别的送货员拿错了。拿错订单的情况在今早已经发生了第二次。

这已经是李昊第五次到店里来取货了。“平时只有几个订单,今天已经是三十多单了。”李昊的订单绝大多数被送到中关村的互联网公司。

这是位于中关村海龙大厦的瑞幸咖啡门店,对面就是地铁四号线中关村地铁站 D 出口,这里靠近创业大街、新中关,海龙大厦等大型商场,聚集着爱奇艺、创新工场、搜狐等一大批互联网企业。

有店员说,从早晨 8 点开始到中午 12 点,他们五个人忙得连一口水都顾不上喝。当记者询问今早做了多少单时,他说,自己已经忙晕圈了,记不住做了多了单了。

4 月出的北京还是有些微凉,这位只穿了一件衬衫的店员已经出汗。高峰时期,店里聚集着五六位前来取咖啡的取货员,他们交流着自己的送货情况。由于还在疫情期,所有的外卖订单只能送到门口,这大大减轻了送货员时间。

“你们送的快,但我们做不快呀。”听到快递员们的讨论,他打包边抽空和送货员聊天。

最忙的时候,他前面的桌子上挤满刚做好的咖啡,根本来不及打包,为了争取送货时间,很多取货员在等待期间,开始自己动手帮忙打包。

在没人的间隙,五位员工小声交流着自己的担心:“如果(瑞幸)倒闭了,咱们怎么办呀,现在找工作这么难。”

“昨晚这事(瑞幸造假)都冲上热搜三位了。”一位女员工说自己看到这个消息后一夜未睡。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观察到,12 点之前海龙大厦的瑞幸门店 90% 的订单以外送为主,12 点后,订单以到店为主。

消费者:造假和我有什么关系?

门店:北京华盛天成大楼(10点15-11点15)

地点:北京市海淀区东北旺西路软件园二期华胜天成科研大楼

一个小时,送到华胜天成大厦门口 9 单,十余杯咖啡。

这个数字相对于其他三家门店而言,少得可怜;但由于我们无法进入大厦,并不清楚门店内的具体情况。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记者于 10 点 17 分在 APP 上下单。

10 点 23 分,店员小哥把咖啡送到门口的记者手上。

在回答记者“今天订单多不多”的问题时,店员小哥似乎有点警觉,仅回复了一句“比昨天多,有点忙不过来”。

而在这六分钟的等待中,我们前面有一位男士取到了咖啡。这个男生向网易科技《态℃》栏目记者表示,他注意到了昨晚的新闻,因此今天一到单位就下了单。

“我是用劵买的,3.8折。”该男士说,他觉得瑞幸味道还过得去,而且用券买还挺便宜的。

半个多小时后送出来的第六单,送到了门口一位小姐姐手上。她是今天早上才看到的新闻。

“我挺喜欢他们家的咖啡,我觉得挺好喝。”小姐姐说她经常来买瑞幸咖啡,而且也是用券;对于瑞幸数据是否造假,她并不在意,“(造假不造假)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她说,“反正我也没充值。”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易科技(ID:tech_163),作者:芃麦、孟倩、崔玉贤、彭丽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165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