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全球粮荒”来袭,我国能否应对?

头图来源:IC photo

3月25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紧急发布公告称:“除非我们快速采取行动,保护最脆弱环节,保证全球粮食供应链通畅,缓解疫情蔓延对整个粮食体系的影响,否则我们将面临粮食危机迫近的风险”。

截止4月3日16时,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近已超过101万例 。在疫情冲击下,哈萨克斯坦、越南等多个粮食出口大国相继对农产品进行出口限制或颁布出口禁令(见表1),影响至中亚、南亚、东南亚、欧洲、南美等全球众多地区,一场全球性的粮食危机似乎正呼啸而来。

表1 2020年3月份部分国家粮食出口相关情况

疫情+蝗灾环境下,剧烈动荡的国际粮食市场

天灾致全球粮食减产数量较大

2019年极端天气频发,旱、涝灾害轮番在主要粮食出口地区肆虐。在北美,洪灾严重影响了美国农作物的播种时机,美国农业部预测2019-2020年度小麦、玉米分别将减产11%12%;在南亚,夏季持续的干旱使得印度的播种面积减少至14.7万平方公里,同比下降10%

2019年底至2020年初,史无前例的蝗灾又席卷了非洲、南亚多国,受灾面积多达1600多万平方公里。其中,直接导致印度地区经济损失约100亿美元,或将造成粮食减产30%-50%

出口禁令致全球粮价飞涨

粮食减产,再加上当前多国因防疫需求限制出口,全球性粮食产品价格涨幅惊人。据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上周俄罗斯小麦价格指数每吨上涨约1020卢布,达每吨13270卢布,创历史新高;芝加哥小麦期货自3月中旬以来上涨了15%,3月30日甚至攀升至每蒲式耳5.72美元;而据国际国务理事会(International Grains Council)数据显示,泰国大米价格上涨至每吨490美元,今年年初至今涨幅达17%

芝加哥小麦期货走势(来源:网络)

国际贫困地区直面粮食危机

粮食作为生活必需品,同时也是各国重要战略物资储备。全球供应链受到冲击,粮食价格持续走高不可避免,这将可能对粮食进口依赖度高的国家产生严重影响

受自然因素限制,这类国家主要分布在非洲及南美部分地区,世界上28个最贫穷国家中有23个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的极端贫困人口比例甚至达到41%。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大流行对粮食和农业的影响》报告披露,全球目前约有8.2亿人正面临局部粮食危机,其中,有1.13亿人为依靠外部援助的重度粮食不安全人口。加之粮食危机预期极易造成恐慌心理,若全球粮食价格得不到控制,不难想象这部分人口将面临的困境。若政府处理不当,极有可能重演08年非洲“粮食骚乱”的惨剧

世界谷物自给率地图(来源:网络)

面对当前国际局势,一系列关于粮食问题的担忧与疑虑也在我国蔓延开来,我们能否从容应对这场考验?现在作为普通人需要囤粮吗?通过查找国家公开的相关资料,我们得出以下结论:

我国粮食库存充足,但粮企或将重新洗牌

粮食连年增收,国家储备充足,“米袋子”牢靠

国新办2019年10月在新闻发布会上曾公布:中国粮食总产量自2015年以来均稳定在6.5亿吨以上,粮食产量持续登上新台阶。2019年全国粮食总产量高达66384万吨(13277亿斤),比2018年增加594万吨(119亿斤),增长0.9%,为历史最高水平,产量世界第一。

表2 2019年全国粮食播种面积、总产量及单位面积产量情况

注:①根据甘肃、宁夏、新疆等部分地区小麦实际产量对全国夏粮数据做出修正;

②由于计算机自动进位原因,分项数合计与全年数据略有差异;

③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从上述数据,我们可以清晰获知国内粮食产量稳定,若按往年世界正常的交易水平,着实无需过多担忧。但当前多国禁止粮食出口,这种操作是否会影响到我国粮食安全?

考虑到这层,我们特意查询了国新办2019年公布的《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共有标准粮食仓房仓容6.7亿吨,简易仓容2.4亿吨,有效仓容总量比1996年增长31.9%。食用油罐总罐容2800万吨,比1996年增长7倍。

若将往年储备量加上2019年产量,哪怕按年消耗量约6亿吨计算,维持两年生存也毫无问题。此外,当前疫情对今年国内整体春耕影响不大,不难得出我国粮食安全稳当的很,大家不必恐慌。

另有最新数据显示,一批现代化新粮仓建设在逐步开启。如,2月24日中储粮油脂成都基地所属新津库扩建9万吨大豆储备浅圆仓项目拉开复工帷幕,工人分批抵达工地。短短15天,浅圆仓已具雏形,各项施工工作正有序开展。下面是部分正在推进的粮食储备项目:

表3 2020年部分在建粮食储备项目情况一览

看完整体情况后,我们再来看看各类粮食需求情况如何。

国内谷物基本实现自给,主粮供需形势良好

谷物类:我国自给率超过95%,稻谷和小麦连续增收,已完全能够自给,进口大米主要是用以调整品种余缺,进口量自2016年以来便逐年下降,至2019年进口大米消费仅占大米总消费约1%。

从国家粮油中心今年1月公布的《食用谷物市场供需状况月报》来看,预计2019/20年度国内稻谷和小麦总消费分别为19410万吨和12350万吨,供求结余量分别为1401万吨和1360万吨,整体数据较上年度浮动不大。总的来说,稻谷和小麦这两大主粮的供需形势都较为稳定。在市场监管体系保障下,超市中的粮价总体受国际性粮食价格波动的影响十分有限,并不会对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产生过多影响。

豆类:我国大豆对外依存度一度超过85%,据海关总署1月1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总计进口大豆8551.1万吨,预计2020年将达到8800万吨。尽管国际豆价可能会对我国产生一定影响,但大豆并非我国粮食结构中的主粮,进口大豆主要为饲用和榨油,对直接口粮的影响相对较小,但可能会对畜牧业、食用油等产生不利影响。

整体无碍,但国内粮食企业洗牌在加速

在疫情强势冲击下,国内粮食企业“马太效应”愈加明显,新一轮行业洗牌不可避免。

大型企业底子厚、抗风险能力强,各项业务稳步进行。自疫情发生以来,为保障粮食供应,中粮集团加快数字化转型与零售商积极合作,开展了线上到家业务,并对8241家门店进行库存与价格监控。在粮食生产方面,国内最大的粮食生产企业北大荒集团便开始组织下属公司科学防控、备战春耕,开启“云上备耕”新模式,截止3月31日已筹措春耕资金304.1亿元,完成99.5%,发包4244.9万亩土地。

然而中小粮食企业的生存之路却颇为坎坷。

就面粉行业来说,截至3月上旬,华北地区面粉企业整体开工率为54%,大型企业开工率达到40-70%,但中小型企业仅为20-40%。在面粉行业原粮问题上,夏粮整体虽有一定保障,但受全球疫情冲击还是可能会造成一定减产,届时企业收购成本提升,收购数量也将相对减少,粮油加工企业的利润空间缩减,一些规模不大的小型企业可能会因为原粮问题而难以维持基本的生产经营

由此看来,当前国内中小粮食企业面临着严峻考验。国家为了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当前已提供了相关政策支持,如税收减免、贴息信贷等,辅助粮油产品销售的网络平台也在优化推进。后疫情时代,国际粮食价格动荡,中小粮食企业想要在优胜劣汰的竞争中胜出,以市场为导向,大力提升产品附加值,加速建设线上运营,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头图来源:IC photo

3月25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紧急发布公告称:“除非我们快速采取行动,保护最脆弱环节,保证全球粮食供应链通畅,缓解疫情蔓延对整个粮食体系的影响,否则我们将面临粮食危机迫近的风险”。

截止4月3日16时,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近已超过101万例 。在疫情冲击下,哈萨克斯坦、越南等多个粮食出口大国相继对农产品进行出口限制或颁布出口禁令(见表1),影响至中亚、南亚、东南亚、欧洲、南美等全球众多地区,一场全球性的粮食危机似乎正呼啸而来。

表1 2020年3月份部分国家粮食出口相关情况

疫情+蝗灾环境下,剧烈动荡的国际粮食市场

天灾致全球粮食减产数量较大

2019年极端天气频发,旱、涝灾害轮番在主要粮食出口地区肆虐。在北美,洪灾严重影响了美国农作物的播种时机,美国农业部预测2019-2020年度小麦、玉米分别将减产11%12%;在南亚,夏季持续的干旱使得印度的播种面积减少至14.7万平方公里,同比下降10%

2019年底至2020年初,史无前例的蝗灾又席卷了非洲、南亚多国,受灾面积多达1600多万平方公里。其中,直接导致印度地区经济损失约100亿美元,或将造成粮食减产30%-50%

出口禁令致全球粮价飞涨

粮食减产,再加上当前多国因防疫需求限制出口,全球性粮食产品价格涨幅惊人。据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上周俄罗斯小麦价格指数每吨上涨约1020卢布,达每吨13270卢布,创历史新高;芝加哥小麦期货自3月中旬以来上涨了15%,3月30日甚至攀升至每蒲式耳5.72美元;而据国际国务理事会(International Grains Council)数据显示,泰国大米价格上涨至每吨490美元,今年年初至今涨幅达17%

芝加哥小麦期货走势(来源:网络)

国际贫困地区直面粮食危机

粮食作为生活必需品,同时也是各国重要战略物资储备。全球供应链受到冲击,粮食价格持续走高不可避免,这将可能对粮食进口依赖度高的国家产生严重影响

受自然因素限制,这类国家主要分布在非洲及南美部分地区,世界上28个最贫穷国家中有23个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的极端贫困人口比例甚至达到41%。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大流行对粮食和农业的影响》报告披露,全球目前约有8.2亿人正面临局部粮食危机,其中,有1.13亿人为依靠外部援助的重度粮食不安全人口。加之粮食危机预期极易造成恐慌心理,若全球粮食价格得不到控制,不难想象这部分人口将面临的困境。若政府处理不当,极有可能重演08年非洲“粮食骚乱”的惨剧

世界谷物自给率地图(来源:网络)

面对当前国际局势,一系列关于粮食问题的担忧与疑虑也在我国蔓延开来,我们能否从容应对这场考验?现在作为普通人需要囤粮吗?通过查找国家公开的相关资料,我们得出以下结论:

我国粮食库存充足,但粮企或将重新洗牌

粮食连年增收,国家储备充足,“米袋子”牢靠

国新办2019年10月在新闻发布会上曾公布:中国粮食总产量自2015年以来均稳定在6.5亿吨以上,粮食产量持续登上新台阶。2019年全国粮食总产量高达66384万吨(13277亿斤),比2018年增加594万吨(119亿斤),增长0.9%,为历史最高水平,产量世界第一。

表2 2019年全国粮食播种面积、总产量及单位面积产量情况

注:①根据甘肃、宁夏、新疆等部分地区小麦实际产量对全国夏粮数据做出修正;

②由于计算机自动进位原因,分项数合计与全年数据略有差异;

③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从上述数据,我们可以清晰获知国内粮食产量稳定,若按往年世界正常的交易水平,着实无需过多担忧。但当前多国禁止粮食出口,这种操作是否会影响到我国粮食安全?

考虑到这层,我们特意查询了国新办2019年公布的《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共有标准粮食仓房仓容6.7亿吨,简易仓容2.4亿吨,有效仓容总量比1996年增长31.9%。食用油罐总罐容2800万吨,比1996年增长7倍。

若将往年储备量加上2019年产量,哪怕按年消耗量约6亿吨计算,维持两年生存也毫无问题。此外,当前疫情对今年国内整体春耕影响不大,不难得出我国粮食安全稳当的很,大家不必恐慌。

另有最新数据显示,一批现代化新粮仓建设在逐步开启。如,2月24日中储粮油脂成都基地所属新津库扩建9万吨大豆储备浅圆仓项目拉开复工帷幕,工人分批抵达工地。短短15天,浅圆仓已具雏形,各项施工工作正有序开展。下面是部分正在推进的粮食储备项目:

表3 2020年部分在建粮食储备项目情况一览

看完整体情况后,我们再来看看各类粮食需求情况如何。

国内谷物基本实现自给,主粮供需形势良好

谷物类:我国自给率超过95%,稻谷和小麦连续增收,已完全能够自给,进口大米主要是用以调整品种余缺,进口量自2016年以来便逐年下降,至2019年进口大米消费仅占大米总消费约1%。

从国家粮油中心今年1月公布的《食用谷物市场供需状况月报》来看,预计2019/20年度国内稻谷和小麦总消费分别为19410万吨和12350万吨,供求结余量分别为1401万吨和1360万吨,整体数据较上年度浮动不大。总的来说,稻谷和小麦这两大主粮的供需形势都较为稳定。在市场监管体系保障下,超市中的粮价总体受国际性粮食价格波动的影响十分有限,并不会对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产生过多影响。

豆类:我国大豆对外依存度一度超过85%,据海关总署1月1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总计进口大豆8551.1万吨,预计2020年将达到8800万吨。尽管国际豆价可能会对我国产生一定影响,但大豆并非我国粮食结构中的主粮,进口大豆主要为饲用和榨油,对直接口粮的影响相对较小,但可能会对畜牧业、食用油等产生不利影响。

整体无碍,但国内粮食企业洗牌在加速

在疫情强势冲击下,国内粮食企业“马太效应”愈加明显,新一轮行业洗牌不可避免。

大型企业底子厚、抗风险能力强,各项业务稳步进行。自疫情发生以来,为保障粮食供应,中粮集团加快数字化转型与零售商积极合作,开展了线上到家业务,并对8241家门店进行库存与价格监控。在粮食生产方面,国内最大的粮食生产企业北大荒集团便开始组织下属公司科学防控、备战春耕,开启“云上备耕”新模式,截止3月31日已筹措春耕资金304.1亿元,完成99.5%,发包4244.9万亩土地。

然而中小粮食企业的生存之路却颇为坎坷。

就面粉行业来说,截至3月上旬,华北地区面粉企业整体开工率为54%,大型企业开工率达到40-70%,但中小型企业仅为20-40%。在面粉行业原粮问题上,夏粮整体虽有一定保障,但受全球疫情冲击还是可能会造成一定减产,届时企业收购成本提升,收购数量也将相对减少,粮油加工企业的利润空间缩减,一些规模不大的小型企业可能会因为原粮问题而难以维持基本的生产经营

由此看来,当前国内中小粮食企业面临着严峻考验。国家为了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当前已提供了相关政策支持,如税收减免、贴息信贷等,辅助粮油产品销售的网络平台也在优化推进。后疫情时代,国际粮食价格动荡,中小粮食企业想要在优胜劣汰的竞争中胜出,以市场为导向,大力提升产品附加值,加速建设线上运营,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168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