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1.16亿元!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商银信”开出天量罚单

原标题:1.16亿元!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商银信”开出天量罚单

摘要 【1.16亿元!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商银信”开出天量罚单】第三方支付机构再收“天价”罚单。4月30日,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公布了一则行政处罚信息,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商银信支付”)因涉十六项违规,被合计罚款1.16亿元。

  第三方支付机构再收“天价”罚单。

  4月30日,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公布了一则行政处罚信息,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商银信支付”)因涉十六项违规,被合计罚款1.16亿元。

  这一罚款金额再次刷新了央行对支付机构罚金的新高。而就在3月份,深圳瑞银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就因涉及多项违规行为被处罚单合计6201.5万元,创下罚单新纪录。

  从近年来支付机构所接到的罚单数量、数额及处罚原因来看,央行对该行业保持了持续的严监管态势。

  1.16亿元!罚单刷新高

  商银信支付这次创下了第三方支付行业挨罚的新纪录。

  从违规行为来看,商银信支付踩踏的监管“红线”颇多。处罚决定书显示,商银信支付存在擅自中止支付业务、挪用备付金、变相出借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资质、未按规定开展备付金集中交存、未按规定设置特约商户银行结算账户等共计十六项违规行为。

  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于4月29日对商银信支付作出处罚决定,对其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5,009.097471万元,并处罚款6,588.694167万元,罚没合计11,597.791638万元。

  除了对该支付机构的罚款,相关高管也“吃”到了罚单。

  处罚信息显示,时任商银信支付董事长林耀被给予警告,并处罚款45万元;另外,时任商银信支付风险管理部总监、高级风控经理张月也被给予警告,并处罚款20万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商银信支付于2007年9月29日在北京成立,注册资金1亿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预付卡发行与受理(北京市、广东省、青海省)、互联网支付;信息咨询(不含中介服务)等。

  目前该公司的最大股东是持股98.24%的北京苹果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苹果”)。

  去年11月5日,德国支付公司Wirecard在其官网发布信息称,将以不超过724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6亿元)的价格收购商银信80%的股权,且可在两年后以不超过202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的价格收购剩余20%股份。

  此次收购行动,通过对商银信支付的母公司北京苹果信息的股权变更而进行。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12月份,北京苹果工商信息变更,其中自然人股东陈佳退出,“JOY DRAGON CONSULTANTS LIMITED”和“Wirecard Acquiring&Issuing GmbH”这两家外资机构股东加入。在高管人事变更方面,在一些董事退出同时,该公司新增董事乔治·冯·沃尔登费尔斯和涂安利,以及监事斯戴范·冯·爱尔法。

  目前,北京苹果的外资股东持股比例达71.9%,分别是持股62.54%的“JOY DRAGON CONSULTANTS LIMITED”和持股9.36%的“Wirecard Acquiring&Issuing GmbH”。


  作为商银信支付的创始人,林耀目前仍然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然而,林耀在今年四月初,已经被列为被执行人,涉案1.2亿元。

  案号为(2020)京02执278号显示,商银信支付创始人林耀、商银信支付、北京隆和商贸有限公司、北京中瀚海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23646272元,立案日期2020年4月3日。

  另外,今年4月初,一份财产保全民事裁定书显示,玖富数科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对北京苹果、林耀名下价值人民币10240000元的财产予以保全。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玖富数科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财产保全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查封、冻结、扣押北京苹果、林耀名下的财产,限额人民币10240000元。

  面对此种情境,以及天价罚单,去年末才入局的Wirecard会作何感想呢?

  支付机构频吃大额罚单

  近年来,第三方支付机构频频“吃”罚单,且罚金屡创新高,大额罚单几乎成常态化趋势。

  4月29日,央行郑州市中心支行行政处罚公示表显示,,第三方支付公司瑞银信因9项违法违规被处罚人民币680.5万元。这是今年以来瑞银信收到的第四张罚单。

  而就在不久前,瑞银信刚刚创下央行了对支付机构开出的罚单金额新高。3月26日,央行深圳市中心支行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向瑞银信开出6张罚单,合计罚款6201.5万元。其中,瑞银信被罚6124万元;该公司 3名相关责任人合计被罚35.5万元。

  此外,今年1月和3月,瑞银信已经分别被央行重庆营业管理部、杭州中心支行作出行政处罚,两次罚款合计1002.23万元。

  这意味着,瑞银信今年合计被罚款近7000万元。

  而从违规行为看,备付金、反洗钱等方面是第三方支付机构踩“红线”的重点领域。

  根据“反洗钱”服务公司徵悠咨询的统计数据,今年一季度支付机构的罚单延续了上一季度的分布情况,支付行业监管明显更为严格,处罚金额占比由2019年四季度的18%剧增到42.5%。

来源:徵悠咨询

  为何第三方支付机构罚金越来越高?

  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认为,相对于以往,支付机构的业务体量是越来越大的,所涉及的消费者、用户、商家等主体越来越广,涉及到的违法违规的金额也会随之增大。在严监管的大背景下,监管不仅会没收支付机构的非法所得,还会在此基础上罚以相等金额的罚金。而违法所得与业务量是成直接正比,这是导致近年来第三方支付机构罚单金额屡屡创新高的原因。

  从行业发展看,东兴证券近日发布的有关第三方支付产业研究报告认为,随着监管和行业盈利模式的变化,近三年新牌照发放基本停滞,存量牌照进入清理整合阶段,小型第三方支付机构或被大型互联网或互联网金融企业收购,第三方支付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DF529)

原标题:1.16亿元!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商银信”开出天量罚单

摘要 【1.16亿元!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商银信”开出天量罚单】第三方支付机构再收“天价”罚单。4月30日,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公布了一则行政处罚信息,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商银信支付”)因涉十六项违规,被合计罚款1.16亿元。

  第三方支付机构再收“天价”罚单。

  4月30日,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公布了一则行政处罚信息,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商银信支付”)因涉十六项违规,被合计罚款1.16亿元。

  这一罚款金额再次刷新了央行对支付机构罚金的新高。而就在3月份,深圳瑞银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就因涉及多项违规行为被处罚单合计6201.5万元,创下罚单新纪录。

  从近年来支付机构所接到的罚单数量、数额及处罚原因来看,央行对该行业保持了持续的严监管态势。

  1.16亿元!罚单刷新高

  商银信支付这次创下了第三方支付行业挨罚的新纪录。

  从违规行为来看,商银信支付踩踏的监管“红线”颇多。处罚决定书显示,商银信支付存在擅自中止支付业务、挪用备付金、变相出借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资质、未按规定开展备付金集中交存、未按规定设置特约商户银行结算账户等共计十六项违规行为。

  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于4月29日对商银信支付作出处罚决定,对其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5,009.097471万元,并处罚款6,588.694167万元,罚没合计11,597.791638万元。

  除了对该支付机构的罚款,相关高管也“吃”到了罚单。

  处罚信息显示,时任商银信支付董事长林耀被给予警告,并处罚款45万元;另外,时任商银信支付风险管理部总监、高级风控经理张月也被给予警告,并处罚款20万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商银信支付于2007年9月29日在北京成立,注册资金1亿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预付卡发行与受理(北京市、广东省、青海省)、互联网支付;信息咨询(不含中介服务)等。

  目前该公司的最大股东是持股98.24%的北京苹果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苹果”)。

  去年11月5日,德国支付公司Wirecard在其官网发布信息称,将以不超过724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6亿元)的价格收购商银信80%的股权,且可在两年后以不超过202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的价格收购剩余20%股份。

  此次收购行动,通过对商银信支付的母公司北京苹果信息的股权变更而进行。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12月份,北京苹果工商信息变更,其中自然人股东陈佳退出,“JOY DRAGON CONSULTANTS LIMITED”和“Wirecard Acquiring&Issuing GmbH”这两家外资机构股东加入。在高管人事变更方面,在一些董事退出同时,该公司新增董事乔治·冯·沃尔登费尔斯和涂安利,以及监事斯戴范·冯·爱尔法。

  目前,北京苹果的外资股东持股比例达71.9%,分别是持股62.54%的“JOY DRAGON CONSULTANTS LIMITED”和持股9.36%的“Wirecard Acquiring&Issuing GmbH”。


  作为商银信支付的创始人,林耀目前仍然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然而,林耀在今年四月初,已经被列为被执行人,涉案1.2亿元。

  案号为(2020)京02执278号显示,商银信支付创始人林耀、商银信支付、北京隆和商贸有限公司、北京中瀚海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23646272元,立案日期2020年4月3日。

  另外,今年4月初,一份财产保全民事裁定书显示,玖富数科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对北京苹果、林耀名下价值人民币10240000元的财产予以保全。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玖富数科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财产保全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查封、冻结、扣押北京苹果、林耀名下的财产,限额人民币10240000元。

  面对此种情境,以及天价罚单,去年末才入局的Wirecard会作何感想呢?

  支付机构频吃大额罚单

  近年来,第三方支付机构频频“吃”罚单,且罚金屡创新高,大额罚单几乎成常态化趋势。

  4月29日,央行郑州市中心支行行政处罚公示表显示,,第三方支付公司瑞银信因9项违法违规被处罚人民币680.5万元。这是今年以来瑞银信收到的第四张罚单。

  而就在不久前,瑞银信刚刚创下央行了对支付机构开出的罚单金额新高。3月26日,央行深圳市中心支行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向瑞银信开出6张罚单,合计罚款6201.5万元。其中,瑞银信被罚6124万元;该公司 3名相关责任人合计被罚35.5万元。

  此外,今年1月和3月,瑞银信已经分别被央行重庆营业管理部、杭州中心支行作出行政处罚,两次罚款合计1002.23万元。

  这意味着,瑞银信今年合计被罚款近7000万元。

  而从违规行为看,备付金、反洗钱等方面是第三方支付机构踩“红线”的重点领域。

  根据“反洗钱”服务公司徵悠咨询的统计数据,今年一季度支付机构的罚单延续了上一季度的分布情况,支付行业监管明显更为严格,处罚金额占比由2019年四季度的18%剧增到42.5%。

来源:徵悠咨询

  为何第三方支付机构罚金越来越高?

  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认为,相对于以往,支付机构的业务体量是越来越大的,所涉及的消费者、用户、商家等主体越来越广,涉及到的违法违规的金额也会随之增大。在严监管的大背景下,监管不仅会没收支付机构的非法所得,还会在此基础上罚以相等金额的罚金。而违法所得与业务量是成直接正比,这是导致近年来第三方支付机构罚单金额屡屡创新高的原因。

  从行业发展看,东兴证券近日发布的有关第三方支付产业研究报告认为,随着监管和行业盈利模式的变化,近三年新牌照发放基本停滞,存量牌照进入清理整合阶段,小型第三方支付机构或被大型互联网或互联网金融企业收购,第三方支付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DF529)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1963.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