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共享员工:在这个单位干着那个单位的活儿

  共享员工:在这个单位干着那个单位的活儿   新华社南京5月3日电 题:共享员工:在这个单位干着那个单位的活儿   新华社记者杨绍功   3日,30岁的纺织工人尹海霞的“五一”假…

  共享员工:在这个单位干着那个单位的活儿

  新华社南京5月3日电 题:共享员工:在这个单位干着那个单位的活儿

  新华社记者杨绍功

  3日,30岁的纺织工人尹海霞的“五一”假期还剩1天。这对她来说是少有的事。往年,因为厂里订单紧,她的“五一”假期都在车间里过。

  尹海霞所在的江苏康乃馨纺织科技有限公司,为全球3000多家高端酒店生产织品。今年受疫情影响,2月下旬公司复工时,订单不到平时的三成。3月初,尹海霞返厂了,订单还没恢复。复工却无法达产,巨大的人力成本让企业面临困难。

  疫情让住酒店的人变少了,却让“宅家”买电子产品的人多起来。康乃馨厂区几公里外的淮安达方电子有限公司,专门生产笔记本键盘。复工后订单增长了50%,用工缺口达千余人。公司找地方部门、劳务公司,专车发往西部,把能来的工人都接回来了,还不够。

  为解企业和工人的燃眉之急,江苏省淮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尝试推动共享用工:紧缺的企业向富余的企业借工人,人社部门居中监督,三方签订借工合同。工人的社保还在原单位交,工资也可由原单位代发。这样,人就可以流动起来了。

  尹海霞成为公司借出去的几百名员工之一。住着公司的房子,拿着公司发的钱,却天天到另一家公司去上班。这是过去同行业单位来厂里借技术员时才有的情形。现在,尹海霞不仅要“走穴”,还要学习新技能、融入新行业。

  3月,在一个厂里加工人造草皮;4月,到达方电子厂做产品查验。“走穴”容易带来不安定感,但因为社保关系没变,尹海霞一直觉得很踏实:“我还是康乃馨的人。”

  工人们心里踏实,还因为人社部门在合同里有明确约束:借来的工人和本公司的工人必须一视同仁、同工同酬。“共享工人能运转起来,合同文本里得有许多精心安排。”淮安经济开发区就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金洲说,为避免异地用工工伤保险赔付难,合同特意将用工地址改成了借入企业的地址,万一出现工伤问题,认定、理赔都有保障。

  为了保就业,必须实现精准供需匹配,淮安市人社部门对当地的企业和工人进行了广泛细致摸底,他们发现许多规律。比如,纺织服装行业和电子行业的用工淡旺季可以互补。在此基础上,淮安经济开发区已经有10家企业签署了共享用工的协议,2.97万名工人可以根据企业需求在区域内进行调剂。

  让这样的调剂变得更顺畅,还要通过培训把工人的技能基础打牢。淮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张峰认为,共享用工还有一大壁垒是企业培养工人不容易,怕放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疫情也带来了劳动关系调整和就业保障的新要求。将来,各类技能培训普及了,企业用工的成本将整体降低。

【编辑:孙静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2162.html

作者: vmayfutur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