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网文作者联合起来后,阅文看到了房间里的大象

只用了十天时间,阅文突然成了众矢之的。 4月27日,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管理层变动引发网文圈大震动 —— 包括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和梁晓东在内的高管团队集体辞职。同时腾讯集团副总裁、…

只用了十天时间,阅文突然成了众矢之的。

4月27日,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管理层变动引发网文圈大震动 —— 包括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和梁晓东在内的高管团队集体辞职。同时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新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

在高管团队集体离任的同时,一份阅文集团与旗下作者的签约合同在社交网络引起争议。合同规定:阅文根据作品开发出的翻译、改编作品及衍生品等全部作品归阅文所有;网文作者协议作品创作不符合阅文发布要求,阅文可自行委托第三方续写作品且其版权归阅文所有。

阅文集团拥有起点中文网、QQ阅读、云起书院和红袖添香等网文平台,占据在线阅读市场份额第一,它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行业走向。先是高管的不寻常变动被广泛认为是从付费向免费倾斜,而之后被广泛讨论的合同条款,则又被解读为作者会失去自己作品的所有权。这很快引起大批作者不满。情绪快速发酵,众多网文作者组织起“55断更节”,即5月5号当天暂停更新网文作品,以示抗议。

阅文集团对此作出回应,称引起广泛讨论的这份合同是2019年9月签订的,并非外界此前认为的新团队上任后的行动。阅文称合同是历史遗留问题,“新管理层改革旧合同”是腾讯给出的定性,希望用这样的正面形象同时解决创始团队集体离任和遭遇平台作家“群起而攻”的密集争议。

但阅文的澄清和新管理层的承诺都无法让其平台上大量“中小作家”放下担忧。接受PingWest品玩采访的网文作家们仍然透露着不安,腾讯对阅文IP化运作和免费阅读化的改造在他们眼里是昭然若揭的,已经发生的诸多涉及阅文和作者之间的官司的最终结局也让他们确信自己无力与平台抗衡,他们有人选择观望,有人则已经打算离开。

“新文创”之下的版权之争

在网上围绕阅文的争议开始升温后,狗哥重新检查了自己签订的合同。之后这名网文作者快速写了个小章节,结束了自己的连载,然后下架作品。狗哥是千万普通小作者的底部作者其中一名,有全职工作,不靠网文收入维生。他告诉PingWest品玩,合同最大的危害就是让他看到了作品不属于自己的可能,所以他决定草草了结。

即便阅文表示“著作权分为著作财产权和著作人身权,且著作人身权不可转让,故阅文系通过合同获得了运营作者著作财产权的权利”,但狗哥依旧保持观望,新文章早就写好了,也不准备发布。他觉得小作者没能力跟平台博弈,现在“对任何渠道都不信任”,他甚至认为,“只要可能性出现,它就一定会拐弯抹角成为现实。”

事实上,可能性早就成了现实,而且就发生在大作者身上。写出《鬼吹灯》的天下霸唱就陷入了“版权不属于自己”的境地。今年4月,他因侵权“鬼吹灯”标识,要向版权持有者玄霆公司(即起点中文网,以下简称“起点”)赔偿110万元。原作者侵权自己的作品,这简直匪夷所思,但在法律上这最终的处理却显得无可厚非。

事情要追究到2007年,天下霸唱与起点签订了一纸合同,规定天下霸唱将《鬼吹灯》故事的所有版权出售给起点。往后天下霸唱想要续写《鬼吹灯》,需要跟起点商榷,而起点可以用《鬼吹灯》的版权、影视改编权和署名权授权给第三方。

换句话说,天下霸唱不可随意续写发行自己所创作的作品,但起点可以找其他作者续写发行。而起点支付的是10万元的版权费用和40%的影视改编收入分成。

《鬼吹灯》作品之所以质量参差不齐,全因天下霸唱所创作的《鬼吹灯》只有8本,其余的都是其他作者所创作。后来天下霸唱写了新小说《牧野诡事》,虽然不归属于故事系列,但由于加上了“鬼吹灯”标签,后续又被爱奇艺改编成电影《牧野诡事》,玄霆公司便将爱奇艺和天下霸唱一起告上法庭。

阅文新领导班子没有避开合同争议。在5月6日举行的恳谈会上,他们表示行业合同不合理,这是“多年来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是一个商业规则的问题”。但其实,把阅文最近的争议放到腾讯过去几年新文创战略中来看,这可能还是一个腾讯对网文这个行业的策略问题。

新上任的程武,阅文集团CEO不是他唯一的身份,他更重要的身份是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他此前负责腾讯影业、腾讯动漫、腾讯电竞三大板块,由他提出的“新文创”是近年来腾讯的战略之一。

所谓的“新文创”,简单来说就是打通腾讯手上有的资源,最大程度发挥IP作品的价值 —— 阅文拥有作品版权,旗下新丽传媒负责影视制作,两者可以打通创作到影视制作发行的链条,再加上腾讯影业、动漫和游戏的联动,把作品价值做大。实现一鱼多吃。而想要推进新文创战略,作品就是立命根本。

平台和作者理应是共赢的关系,但更多时候却变成对立关系 —— 作品火了,平台就拿走作品的版权,作品不火,就开放做免费阅读,给平台导流。只有极少数作家在跟平台博弈时,拿到主导权,更多的是底部作者,他们没有话语权,只能受平台摆布。

我们可以简单这样理解,作者让出更多权利,平台就能获取更多利益,平台就自然会更有动力去推动作品商业化。假如作者不愿让步,平台自然会把有限的资源倾斜在自己更有掌控力的作品上,因为这些作品更加有利可图。

整个版权交易就是一次商业博弈,过去有大量没有博弈经验的作者,因为没有仔细阅读合同条款,或是错误预估自己作品的价值,而失去了对自己作品的所有权。天下霸唱不是第一个,更不是最后一个。

免费阴影下感到受伤的尾部作者

起舞是阅文旗下平台“云起书院”的签约作者。她还是个大学生,但五六年前就开始在平台进行连载,主攻言情作品。起舞已经写了200多万字,有2部完结作品,月收入在1000到2000之间,是个标准的尾部作者。

在她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就已经与阅文签约,直到最近合同一事曝光,她才意识到合同中存在不合理条款。虽然担心作品版权不属于自己,但也觉得自己“没那个本钱去跟阅文争版权,只能自认倒霉”。

对作者而言,作品是自己的创作,是一门艺术,但对平台方而言,作品就是商品,版权交易就是生意。作为一门生意,低价买入高价卖出,是最基础的商业逻辑。这不是简单的欺骗或者胁迫,更多是的博弈 —— 作者是否愿意让出权利,利用平台资源,打造大热作品,等到议价能力变高时,再保住作品的所有权。

话虽如此,但在绝大多数时候,作者都是弱势的。阅文集团财报显示,2019年平台入驻作家高达810万位,而2020年4月公布的白金大神作家仅有428位。绝大多数作者只能接受平台方的肆意妄为。起舞无奈地告诉PingWest品玩,“即将进社会,先被现实压垮一下,大部分底层网络作者都是这样的。”

起舞不到2000元的月收入中包含了600元的全勤奖。要拿到这笔奖金,需要她一个月30天不断更新,每天至少更新4000字。这4000个字,有时候需要她花上一天时间才能完成。她觉得这个过程是在提升自己的文笔,也“相信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2020年4月初,她知道到自己的作品被开放免费阅读了。平时她只关注自己的发书渠道。在同行朋友提醒下,她在“飞读”上看到了自己的作品。“飞读”是阅文为了应对免费阅读市场崛起推出的防御性产品,主打免费阅读。

起舞告诉PingWest品玩,没有编辑跟她商量,也没有接到系统通知,作品在其他平台开放免费阅读,全是阅文自行安排,“自己每天都那么辛苦地更新,本应该收费的内容却让读者免费阅读了。”

虽然阅文集团原管理团队吴文辉等人奠定了网文付费阅读模式,但随着近年来市场下沉,有更多读者追求便宜,甚至是免费的阅读产品,阅文也不得不跟上市场动态,推出免费阅读产品。

据QuestMobile2019年6月公开数据显示,当时月活跃用户量超过1000万的免费阅读类小说产品已有12个,这其中就包括了背靠趣头条的米读小说,今日头条的番茄小说和百度投资的七猫小说。

这些免费阅读产品与阅文抢夺着读者市场,并且正在逐渐壮大。阅文财报可看出端倪,据阅文集团2019年全年财报显示,公司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的平均月付费用户由2018年的1,080万人同比减少9.3%至2019年的980 万人,自2017年连续三年下降。

阅文正面临两难问题。如果不尝试免费阅读,市场就会被其他竞争者瓜分,失去用户,如果尝试免费阅读,则会伤害平台上作者的权益。阅文在付费和免费,在作者和读者之间不断摇摆,最终他们选择了用户,并在作者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本应付费的内容免费开放。

起舞告诉PingWest品玩,“这种不合理的合约会让很多底层作者失去热情,这对网文界也是一种损失。”她也在考虑离开阅文平台。

在5月6日的恳谈会上,阅文表示将推出新的版权合同和免费阅读机制。

他们表示,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收益,阅文在合同里对于相关权利的获取都是会支付对价。同时需要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包括微信读书等腾讯自有分发渠道。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在版权方面,他们将修改多年来合同中遗留下来的不合理之处,明确作者应有的权利,保障作家对等权益,考虑到作家群体广大,也会提供不同版本的合同以供选择,将授权权限分级,把著作财产权的授权选择交给作家。

在难得的集体发声带来圈内圈外的密集讨论之后,网文作者们似乎第一次撬动了强大的平台方,让它开始正视多年来自己一手造成的问题。这些问题对于下定决心要走IP化道路,并且也在这几年尝到甜头的平台方来说,并不会立刻构成直接的威胁,但它们却关乎着众多创作者们的生死,而这些人才是平台优质内容的源头。若房间里的大象无法离开,这些作者们的危机有一天终究会再次变成整个网文行业的危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2642.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