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同程CEO呼吁却被骂:旅游业挣钱不要命

吴志祥:“我强烈呼吁国家主管部门能够最快的放开国内组团市场。” 网友:“要钱不要命么?” 5月6日,同程集团创始人吴志祥在其个人微信视频号中呼吁“尽快重启国内游组团市场”。随后,该…

吴志祥:“我强烈呼吁国家主管部门能够最快的放开国内组团市场。”

网友:“要钱不要命么?”

5月6日,同程集团创始人吴志祥在其个人微信视频号中呼吁“尽快重启国内游组团市场”。随后,该视频引发热议,短短一天时间内便收获1292点赞以及103条评论,大批旅游从业者、消费者抒发各自观点。

或与预期不符的是,视频评论区并未出现“应有”的大批支持声量,反而演变成为维权现场。

同程供应商“姜浩”表示,一月份的团款时至今日仍未收到,希望吴总秉持“诚信为本”的原则尽快处理。

前同程国旅员工“猫小怪“称:“同程集团把同程国旅员工大批量遣散,正常平均薪资一个月9000多,结果按照2000元一个月赔偿。”

与此同时,评论区中还充斥着大量反对观点,“同程为了挣钱不要命”;“乱搞笑,现在国家需要什么?国人需要什么?懂不?”;“说的比较冲动,想的不够透彻”……

那么,同程真的是为了挣钱不要命吗?事实上,吴志祥为行业发声的背后正是旅游企业的生存窘境。

据文旅部最新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中,全国共计接待国内游客1.15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75.6亿元。

对比2019年“五一”假期,全国共计接待国内游客为1.95亿人次,旅游收入1176.7亿元并以此计算,2020年“五一”小长假出游人次已恢复至2019年约60%水平,旅游收入恢复约4成。

但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五一”假期时长为4天且为临时决策,由此带来消费者出游意愿下降的影响不容忽视。

若同样以4天时长进行对比,2020年5月1-4日,全国接待国内游客总人数1.04亿人次,恢复水平仅为2019年二分之一。

而除了人数与收入双双下降外,消费者的出游模式也在发生变化,受新冠疫情仍在全球持续蔓延以及国内疫情转入常规防控阶段等多重因素影响,在2020年“五一”小长假中,自驾游、租车游成为主旋律;出境游绝迹,本地游、周边游需求旺盛;高品质度假产品更受消费者青睐。

随之而来的市场反馈则是,江浙沪、川渝等地区周边游市场火爆;陕西、山西、江西、贵州等地旅游市场遇冷;高星酒店一房难求,民宿无人问津……

简而言之,当下盛行“旅游业全面复苏”的说法只是在部分地区、部分行业中得到应验,绝大部分旅游从业者、企业仍然生存在水深火热之中。

陕西省旅游遇冷,

西安兵马俑入园游客不足往年20%

江浙沪、四川等地区旅游市场大热,行业内外对此给予高度评价,陕西、江西、贵州等地旅游市场遇冷鲜有人关注。

受疫情影响,西安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景区在今年五一假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寒冬,入园游客不足往年20%。

五一假期首日,西安兵马俑入园游客不足8000人,对比2019年,这种颓势则更加明显,2019年五一假期首日,西安兵马俑接待入园游客则为65000人次。

来自陕西省文旅投厅数据显示,今年“五一”期间,陕西省省共接待游客1130.62万人次,旅游收入33.51亿元。值得一提的是,陕西省今年“五一”期间接待游客量甚至要低于2019年西安市接待游客数量。

2019年五一期间,西安共接待游客1302.49万人次,仅华清宫景区就接待游客14.71万人次。

另一方面,广州长隆在今年“五一”假期同样冷清的让人有些不可思议,据游客介绍,所有的游乐项目只需要排队几分钟,而据2019年报道显示,广州长隆每个游乐项目平均排队至少要4小时。

来自旅游大省贵州省方面数据显示,5月1日至5日,贵州全省累计接待国内游客2309.49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94.80亿元,分别恢复到2019年同期水平的51.9%、47.7%;山西共接待旅游者1128.05万人次下降约75%……

而造成今年各省市、景区游客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景区方面主动启动线上预约制,且对游客数量做出限制,另一方面,目前各省市对于企业员工、在校师生仍在行动范围中做出一定要求,例如:尽量不出省、尽量不市等等,其次,消费者自出于对安全的考量也主动避开这些人满为患的景区,选择更为宽阔的郊外。

事实上,陕西、山西、贵州、江西等省份在今年“五一”市场表现差强人意,其政策限制仅仅是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在旅游资源与现今市场环境不匹配。

不同于江浙沪、川渝乃至珠三角地区,陕西、山西等地旅游资源相对集中且类别过于单一,在浙江既可以亲近自然又可以山水人文,而在陕西大抵除了历史就是古迹,贵州省同理,大部分旅游资源均为自然风光,因此,这类地区无法支撑起周边游庞大且多样的需求。

更为重要的是,上述省份在接待游客中过度依赖外省游客,本地游客对于这些看过千百遍的景区、景点并不感冒。

Club Med Joyview安吉、延庆全面售罄,

本地游、周边游需求旺盛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五一”假期不仅是2008年取消五一黄金周以来首个放假五天的“五一”,也是我国转入常态化新冠疫情防控阶段后的首个小长假。

受此影响以及出于对安全的考量,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中,消费者对于住宿品质格外注重。

相较于民宿等非标住宿,联号酒店拥有标准化的运营流程,卫生安全相关措施落实也更加全面、严格。

因此,消费者更加青睐高星酒店、高星度假村,据携程方面统计,在消费者预订的酒店中,4星、5星间夜量占比达55%,

事实的确如此,4月6日及4月20日, Club Med Joyview安吉、延庆两家度假村正式重新开放,来自复星旅文方面数据显示,在“五一”假期中,迎来了今年疫情后第一个入住高峰,五一期间客房全部售罄。

就市场趋势变化及大环境而言,两家Club Med Joyview度假村实现全部售罄,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Club Med Joyview安吉度假地处浙江省湖州市,辐射江浙沪皖四地区,而Club Med Joyview延庆度假村在Club Med Joyview秦皇岛度假村尚未恢复营业的情况下,是环京地区唯一一家拥有一价全包模式的高端度假村。

显然,这两家度假村均享受巨大人口红利,更为重要的是,其辐射地区消费者出行意愿高、消费能力强,据此前来自去哪儿网方面数据显示,在北京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一级级别调整为二级的半个小时内,度假、酒店等其他旅游产品搜索量上涨3倍。

除此之外,Club Med度假村的运营模式与“五一”假期中大热的亲子游、家庭有相匹配,众所周知,Club Med度假村素有“遛娃首选”之称,其一价全包模式几乎是为家庭出游量身打造,在Club Med,2岁以上小孩就可以实现托管,从而进一步“解放”父母,宅在家中三个月的父母不仅想带孩子出去透透气,更想给自己放个假。

对此,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亚太地区市场业务首席执行官Xavier Desaulles在5月1日接受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电视采访时说:“我们认为,这是Club Med重返中国家庭的重要时刻,因为过去几个月以来经受隔离的中国家庭正在寻找新鲜的空气和重新建立家庭之间的联系。”

在大环境以及运营模式的利好下,Club Med度假村早前进行的促销活动也进一步拉近与消费者间的距离。

在促销中,Club Med Joyview安吉房价低至788元每间夜,两晚连住1288元起;Club Med Joyview 延庆房间含早套餐低至888元每间夜 两晚连住低至1688元每间。

视角来到三亚,同样是复星旅文旗下的三亚亚特兰蒂斯也在五一假期中迎来了客流小高峰,5月1日至3日的客房入住率数据显示均在90%左右,亚特兰蒂斯水世界当天入园人数逾3000人。

需要注意的是,三亚亚特兰蒂斯体量惊人,客房高达1314间,90%的入住率约等于8间正常体量度假村实现100%入住率。

再看洲际酒店集团方面,集团数据显示,在五一假期中,位于四川雅安、四川峨眉山、四川眉山、四川西昌、云南丽江的酒店满房率名列前五。

显然,与江浙沪地区同样,四川省的周边游、短途游是五一出行的主流,那些位于城市近郊或周边景点的酒店倍受追捧,而这也可以反馈出洲际酒店集团多年来深入中国二三四线城市的布局战略有关,作为当地知名度高、标准严格、品质可靠的国际品牌酒店,受到消费者的青睐。

此外,城市近郊或热门目的地标志性的度假酒店在入住率上也名列前茅,例如千岛湖洲际度假酒店、上海佘山世茂洲际酒店、三亚海棠湾仁恒皇冠假日度假酒店、杭州千岛湖皇冠假日酒店、三亚海棠湾天房洲际度假酒店等。

综合Club Med度假村、三亚亚特兰蒂斯、洲际酒店集团在假期中的表现来看,受限于出行时长、企业,省市相关要求以及出于对安全的考量,在这个五一假期中,本地游、周边游成为大热之选,而资源丰富的江浙沪、四川地区则享受到了巨大人口红利,在此基础之上,拥有更加规范、更加严格管控措施的高星度假村、酒店通过大幅让利捕获了消费者芳心。

“狂欢”过后,旅游企业如何熬过空窗期

今日,泰国驻华大使馆领事处宣布恢复工作,签证业务重新开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本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工作进展却在境外游从业者圈层中激起了水花。

大量从业人士将其解读为,中泰之间的旅游业即将解冻,并预计在5月中旬-6月初期间重启,随后该文件在朋友圈中大肆传播。

但事实上,这“疯传”的背后只不过是当下旅游业从业者的“一厢情愿”,而这“一厢情愿”的背后却是距离出境游恢复的遥遥无期以及从业者颗粒无收。

透过政策来看,至少在民航局“五个一”政策解除前,出境游尚无法恢复。

毋庸置疑,此次疫情对于出境游的打击是毁灭性的,而对于消费者来说,部分有出境游意愿的旅客也只能将目光转向了国内。

那么这样来看,同程集团创始人吴志祥的发声就不难以理解,就今年的旅游市场而言,从业者几乎只剩下国内游这唯一一棵救命稻草。

根据行业龙头携程旅行网2019年全年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携程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短期投资余额、持有至到期及长期理财投资余额为599亿元。

而在疫情的催化下,携程累计退订数千万订单,涉及金额超310亿元,与此同时,携程也对2020年的业绩预期做了指引:预计第一季度净营业收入同比下跌45%以上,运营亏损超过17.5亿元。

携程作为中国在线旅游平台的行业龙头且如此,位列其后的企业所受冲击可想而知。

面对未来,旅游市场整体环境固然会越来越好,但同样充满了未知,何时能够全面放开,何时能够重启跨省游,仍然是未知数。

在结束了首个需要全面预约的小长假后,各方口径都在发表旅游业复苏、崛起等观点,事实上,对比各项数据来看,旅游业的复苏状况相对有限,与从业者的预期更是存在较大差距。

与此同时,从业者也进入了一个相对难熬的阶段。距离下一个长假有长达5个月的空窗期,那么,旅游企业结束大规模预售之后又该如何熬过空窗期?这值得从业者思考。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2656.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