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2020,我不再开店了

在粥铺被房东收走之后,王叶松了一口气。 “店铺转让”贴出去近一个月,依然无人问津。虽然疫情散去,但线下生意还是不见起色,与其每月承担着高昂的支出,王叶最终忍痛选择了及时止损——直接…

在粥铺被房东收走之后,王叶松了一口气。

“店铺转让”贴出去近一个月,依然无人问津。虽然疫情散去,但线下生意还是不见起色,与其每月承担着高昂的支出,王叶最终忍痛选择了及时止损——直接退租。在此之前,他和他的网红粥店已经苦苦撑了三个月。

2019下半年,带着上一回“网红煎饼店”失败的教训和经验,王叶揣着十来万的本钱来到安徽合肥。这一次,他和合伙人看中的是一家网红性质的“养生粥”加盟品牌,选址在商业社区中心,占地八九十平米,月租7500元。

带着年轻人的闯劲儿,以及上一段创业失败的不甘心,王叶对这个创业项目倾注了很多心血,先是按品牌标准装修店铺,再是购置必要的设备和原材料等,一套下来,20来万元已经花出去了。

好在店铺所处地段不错,生意渐入正轨,平均每天营业额达到了1500元左右。临近农历新年,王叶张贴好“放假通知,新春快乐”便回到了老家。原本计划正月初八启程恢复开业,没想到碰上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

影响在停业一个月后渐渐显现。最棘手的是店铺房租的问题,尽管“免租”、“减租”的声音传得沸沸扬扬,但王叶的房东只回应他说,“国企都没有减免,你让我凭什么给你减免?”

好不容易撑到了4月,疫情已经大大好转,但愿意出来吃饭消费的人仍不多。每天几乎没有流水进账,却有大把的成本丢进去。实在撑不住了,王叶最终被迫转让店铺——一边寻找接手的下家,一边处理店内的设备、桌椅等资产。

但是,此时线下实体行业一片哀嚎,转让店铺谈何容易。临近五月,夏天渐渐来临,王叶打算恳请房东直接收回店铺,最大程度地减少损失。

王叶苦笑着说,去年花了近11万元买来的设备、桌椅等,最终以不到3000元的打包价卖给二手回收商,“我跑了6家回收商,报价没有超过3000的。”他粗略算了一下,这次开店创业以亏了24万元收场。

而王叶的遭遇,只是疫情后千千万万个体店老板的缩影。

线下实体店静悄悄

三个月,近60000家店铺注销

持续数月的疫情渐渐消散,但这只“黑天鹅”带来的后果仍在浮现。

每一个实体业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春季对实体店来说,销售额通常占到全年的10%-15%左右,疫情让店铺不能正常营业,直接导致全年收入直线下降。一旦熬不住,就只能悄悄关门了。

4月20日,上海巴黎春天百货虹口店在微博公众号上发布消息称,该门店将于2020年4月30日正式关闭。该店在公告中表示,关店“惟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自疫情爆发以来,上海巴黎春天百货虹口店始终处在闭店状态。至此,这间经营了近17年的百货商店在疫情下悄悄倒下。

投资界粗略梳理,福州王府井百货将于2020年6月1日正式闭店;茂业百货秦皇岛金源店将于6月30日关闭,并开始全场清仓大甩卖;洪城大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的南昌百货、超市零售板块进行战略调整、转型,旗下位于八一广场的大型商场丽华购物广场已闭门停业;昆明百盛新西南店决定自2020年5月17日当日营业结束后正式闭店终止经营……一切消失得悄无声息。

“疫情对线下零售的杀伤力几乎致命。”青山资本分析,虽然线下零售逐步恢复元气,但是很难预测接下来的走势,因此品牌方对线下零售渠道的布局会更加谨慎,尤其是那些成熟的大品牌和家底薄的小品牌,会更持观望态度,加上很多品牌无法抗住这次疫情的损失,会有系统性关店,使得商业地产招商困难成为不争的事实。

如今已是5月份,2020年即将过半,但大量个体商户们难以为继。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的前三个月,全国注销餐饮企业数量已达到2.8万家,已注销或吊销的KTV企业有近3万家。与此同时有数据显示,不到4个月,有近600家诊所紧急转让。

撑了两三个月后,个体老板们开始另谋出路。如今,“店铺转让”、“旺铺出租”的张贴标语变得多了起来。即便是五一假期,在大理古城四条主要街道中(洋人街、人民路、复兴路、叶榆路),开门的店面不足三分之一,贴出清仓甩卖、低价转租广告的店面,则有110多家。

拯救实体店

背后是8000万个体工商户,涉及2.3亿人

庞大的个体工商户群体正如履薄冰。

不久前,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通过调研发现,我国广大企业经营普遍受到疫情冲击,个体工商户、民营企业受影响最为严重。其中,个体工商户相对受租金压力影响最大。

数据显示,个体工商户在我国企业总数中大约占到9成以上,有超过半数的为生存型创业,他们自我雇用、自己生存、自谋出路,他们是自食其力的自由职业者。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4日,全国登记在户的个体工商户(在业存续状态)达8427万户,涉及2.3亿人就业。

实际上,自疫情以来,各地方针对个体商户的扶持政策一直没有断过,通过减房租、免税费、发补贴等多种途径助力个体商户渡过难关。以北京为例,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市发改委等六部门推出了一系列便利优惠政策:各区结合地方实际进行租金减免,灵活调整贷款还款安排,3-5月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征收率由3%降为1%,线上办理业务等。

腾讯也推出了“百万门店成长计划”,针对线下商家和实体零售、餐饮等企业的营销难题,缓解本地商家实际困难,助推本地门店吸引客流,生意增长。据悉,这项计划以微信朋友圈广告的方式,在1-5公里范围内大范围触达目标用户,推动用户到店,直接促成交易。

而过去两个月,多个省市地区组织发放了各种形式的消费券,激发了民众线下消费。

在广东佛山南海区,短短一小时当地消费者就核销40万元消费券,拉动超百万消费额;杭州仅用两天半的时间,就以2893万元消费券拉动4.53亿元消费;郑州首期发放5000万元消费券,发放两日核销1152.4万元,带动消费1.28亿元,乘数效应达11倍……这是一场浩浩荡荡的行动——拯救实体商家。

2020年,我不打算开店创业了

与此同时,实体商户也纷纷开始寻找自救之路。

线上,是必然要去的。此前,“书店行”公众号对1000余家实体书店进行问卷调查分析,91.97%的书店在疫情期间几乎没有任何收入来源。面对骤降的客流,直播、微店、社群……书店们开始尝试各种线上方法。

甚至书店开始上线外卖平台。饿了么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北京、济南、沈阳、合肥在内的超100个城市的书店转战饿了么,从言几又到三联书店、大隐书局、中版书房等图书品类商家纷纷跟上。上线饿了么,是被疫情得无路可退的实体书店的新尝试。

互联网的另一边,还有大量的街边实体店主注册了闲鱼账号,通过直播、低价清仓等形式,寻找出路。对于他们而言,闲鱼入驻门槛较低,操作简单易上手,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自救的个体商户千千万,但也有人默默选择了放弃。店里生意一落千丈,80后颜光最终还是决定放弃苦心经营了三年半的猫咖。四月初,他开始拖着好友在互联网发布“店铺转让”的帖子,不过至今无人愿意接手。

而此时,王叶还在合肥处理店铺后续事宜。这几天,他碰到不少前来就餐的食客,只好掩饰尴尬,假装毫不在意地回应:“对不起啊,我们的店在转让了,不开了。”

采访末了,问他接下来的打算,对面停顿了几秒,“看看机会吧,总之,今年不打算开店了”。

(文中王叶、颜光为化名)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媒体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eiti.org/archives/2658.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