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次申请美国签证被拒,如今他成了美国最佳CEO

8次申请美国签证被拒,如今他成了美国最佳CEO

     美股熔断中的逆袭者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2020年的3月,美国股市的投资人经历了有史以来最惊心动魄的一个月:3月9日,美股史上第二次熔断之后,10天之内,又接连发生了三次熔断,此外整个三月的22个交易日中,还有7次大跌。

在全球资本市场哀鸿一片、投资人普遍担心经济会进入严重衰退之时,硅谷视频会议平台Zoom的股价却是一枝独秀,3月里逆势大涨了近30%。虽然这样的表现与当下的疫情直接相关,但Zoom这家公司却并非只会靠“天”吃饭,而是有着极强的市场竞争力。

2011年只有40多个员工的Zoom成立时,视频会议的赛道已经是强敌环伺,比如有微软的Skype、谷歌的Google Hangouts、思科的WebEx、苹果的FaceTime等等产品。但此后几年,在与这些巨头的竞争中,小公司Zoom却发展成了最受美国市场欢迎的视频会议平台。

2019年4月18日,Zoom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交易的第一天,Zoom的股价就飙升了80%,当日盘中一度达到66美元,最终收于62美元,涨幅72.22%,市值近160亿美元。而在近一年的时间里,Zoom的股价相较IPO发行价翻了三倍多,市值达到了350多亿美元。

作为Zoom的缔造者和CEO,拥有公司22%股份的袁征,在过去一年中,成为了全球财富增长最快的人之一,其在公司上市之日,身价就达到了30多亿美元。而胡润研究院最近发布的《疫情两个月后全球企业家财富变化特别报告》显示,50岁的袁征,财富达到了80多亿美元,增幅名列全球第一。

更令人称道的是,袁征还是一位深受员工喜爱的CEO。2018年,美国职场研究调查公司Comparably根据全美5万家公司的1000万名员工提交的职场幸福调查答卷,评出员工幸福感最高的25家公司,Zoom名列第一。同年7月,美国求职网站Glassdoor评出了全美100强CEO榜单,袁征以99%的员工好评率夺冠,成为首次荣登榜首的非白人CEO。

不过令很多人想不到的是,袁征并非一个传统意义上美国精英,他不是名校毕业,人近中年才创业,甚至早年闯荡美国时,因为英语太差,有好几年他都只能埋头敲代码,而没法与人很好地交流。但就是这样一个人,靠着个人的努力与奋斗,成就了如今Zoom的硅谷独角兽地位。

创立Zoom

袁征1970年出生于山东泰安市,或许由于父亲是一名矿业工程师的缘故,袁征上大学时报考了位于泰安的山东矿业学院(山东科技大学前身)。大学毕业后,袁征又到中国矿业大学继续深造,并获得了硕士学位。

大学期间,由于和女友身处两地,只有寒暑假才能见面,袁征当时就设想过发明一种设备:只需点击一下,就可以看到女友和她通话,就像俩人在一个房间里一样。这也成了后来他做Zoom的思想萌芽。

1994年,袁征在日本,现场聆听了比尔盖茨的一场演讲。盖茨提到的“信息高速公路”概念,让他大受触动。“互联网开启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你可以线上购书、使用电子邮箱。”他坚信互联网就是未来,“当时我意识到网景和Yahoo所代表的互联网很强大,并且在美国很流行。”他渴望能去硅谷工作,并亲身经历互联网带给人类社会的改变。

但去美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袁征第一次申请签证就被拒。但在理想的强烈感召之下,此后两年袁征又连续8次申请美国签证。他说他把这些失败当成磨练自己的耐性。1997年,袁征终于获签成功,来到了自己理想中的科技圣地硅谷。

袁征的英语不好,又是初来乍到,所以想谋求一个科技岗位,并非易事。不过硅谷也有一些中国人创办的企业,袁征后来就投奔了华人朱敏、徐郁清夫妇创办的视频会议软件公司WebEx(网讯),成了公司最早的十几名程序员之一。

在WebEx的前5年,袁征每天就是埋头敲代码。在他看来,硅谷的大牛太多,聪明人更多,所以要想在硅谷生存,他必须要比别人更努力。“如果我的竞争对手说‘我每天工作八小时’,那么我可以工作10个小时。努力工作是在我的DNA里的。”

凭借这份努力,袁征在WebEx的职位不断提升,从工程师到工程师经理,再到高级工程师经理、总监、高级总监,一直干到了副总裁。

2007年前后,在网关和路由器方面已经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的思科公司和微软展开了企业入口的激烈竞争。此时WebEx成了思科的并购目标,2007年,思科以32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WebEx。

作为WebEx发展历程中的重要一员,袁征进入思科后受到了重用,被任命为思科工程副总裁。袁征也不负众望,此后四年,在他的带领下,思科旗下的网络会议供应商WebEx从最初的10名工程师发展到800多名,并将收入从0增长提高到8亿多美元。

但随着业务的发展,袁征逐渐发现当时应用场景仅限于“共享PPT或共享桌面”的WebEx,已经满足不了客户的需求。客户们需要语音会议和视频会议,并且需要良好的IP语音质量和视频质量。更重要的是,在WebEx被收购的4年时间里,外部环境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移动终端设备的计算能力大幅提升,4G网络开始普及,SAAS进入快速发展期,过去复杂的流程和以设备为中心的视频会议解决方案逐渐落伍。

身处行业之中的袁征清晰地看到了视频会议协同、云端化的大趋势,但思科并不愿意投入更大资源重构技术。袁征虽然极力争取,但并没有得到有力支持。这让他开始萌生退意。2011年,41岁的袁征拒绝了思科的挽留,带着几十个下属一起创立了Zoom视频通讯公司。

红海突围

袁征创业后,很快收到了曾经的同事和上司的天使轮投资,这也让他可以安心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产品的研发之中。他还沿用WebEx时的招聘策略,大量雇佣工作拼命、成本还低的国内工程师。经过一年多的开发,2012年8月,Zoom的第一版本成功发布。

彼时视频会议的赛道已经相当拥挤,Skype、Google Hangouts、WebEx、FaceTime等巨头产品不仅拥有大量的用户,而且还背靠微软、谷歌、思科、苹果这样的巨头。如何在巨头竞争中突围?Zoom的方式是用云加端的模式去做协同,主打易用性、实用性。

使用Zoom时,只需要下载软件、登录账号并点击链接,然后就能轻松开始多人视频通讯。除了操作方便,Zoom还组建了一支强大的技术团队,用于优化视讯功能。“即便服务器和网络环境不稳定,用户仍然可以通过Zoom开始视频通话。”

而且Zoom极其重视语音通话质量,“如果没有声音或声音质量欠佳,那么就没人使用视讯了。”袁征说,所以我们会首先保证声音的质量。“即便网络信号下降一半,Zoom也能确保音频流正常可用。”

不过Zoom的云端模式,也意味着企业前期需要大量的烧钱,这对初创的小公司自然是极大的挑战。幸运的是,Zoom在打磨第一个版本时,就找到了客户。2012年,斯坦福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找到Zoom,希望Zoom能够提供线上教学平台的解决方案。“当时正值各类线上教育项目的井喷期,我们最初的几个重要客户都来自于教育领域。”袁征后来回忆说。

Zoom以教育行业为切口成功进入视频会议软件市场,后来美国的200多所顶尖院校,90%都成为了Zoom的用户。

由于会议都是多人参与,Zoom软件具有天然的病毒传播效应,虽然Zoom早期并没有专门的营销团队,但用户增速依然非常迅速。2013年6月份,Zoom的用户量达到了120万户,但到了9月份,个人用户就超过300万,企业用户超过了4500家。

2014年,意识到相比个人用户,商务人士以及知识工作者们对实时沟通协作的需求更加强烈,更有价值后,袁征将Zoom的迭代功能开始针对企业进行优化,并很快就拥有了3万多家企业用户。而此时,思科等会议硬件设备商的销售额却直线下滑,他们只能开始跟随模仿Zoom,但却已经跟不上Zoom快速迭代的脚步。

2014年8月,Zoom的新版本将虚拟会议室的参会人数从25大幅提高到了1000;2015年12月,Zoom又对会议功能进行了里程碑式的升级,推出了聊天组,受到了教育机构和公司的欢迎,企业用户突破了20万。

2016年7月,Zoom在会议中加入了虚拟背景,使用户无论在厨房、还是在咖啡店,都能轻松加入会议。这一年,Zoom的企业客户超过了45万家,并且在这一年的三季度首次实现盈利。

2017年,Zoom推出4.0版本,主要是针对第三方的开放平台,通过SDK/API把Zoom内嵌在所有安卓/IOS的App中,并且可以分享在Facebook Live和YouTube等社交媒体中。当年Zoom上的企业用户超过70万家,教育机构超过6900家。

2018年,Zoom推出Zoom Phone,针对企业电话交换机的服务,另外还完善了第三方开放平台App Marketplace,针对各种接口服务进行了更详细分类,以及更深入和其他平台集成……随着产品的不断更新迭代,Zoom的市场份额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依赖Zoom进行日常会议。

红杉资本合伙人Carl Eschenbach说,Zoom是唯一可以达到苹果产品那种NPS推荐率及忠诚度,而且融合了类似Slack服务,以及Facebook网络效应能力的创业公司,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公司可以同时拥有这三种能力。

2019年4月18日,经过8年奋战的袁征带领Zoom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交易的第一天,Zoom的股价就飙升80%,市值达到了160亿美元。

美国最佳CEO

有人说,“一个公司的成败,往往从其成立的第一天,结局就已经注定。”这样的说法,虽然稍显绝对,但也不无道理。因为创始人的初心,会决定着企业的方向,会铸就企业发展的根本基因。

在袁征看来,Zoom成功的关键也与其初心有关。在创立Zoom的第一天,袁征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我想要为一个怎样的企业工作?”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要让别人快乐,要自己幸福。“人生的目的应该是追求幸福,而持久的幸福感来源于为他人创造幸福。”“如果你让别人快乐,你就会获得可持续幸福。我也把这个理论应用于自建的公司。”

正是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对外“为客户提供快乐”成为了Zoom孜孜追求的目标,所以相比竞争对手,Zoom的使用更加简单、实用、丰富、完善,价格也更便宜。也因此在包括宝利通、思科以及微软等大型巨头的围追堵截中,小公司Zoom却一跃成为美国云视频行业的龙头。

对内,“传递快乐”,也是袁征一直强调的公司文化,他认为自己要努力让员工高兴,而员工高兴了也会努力让客户高兴,客户高兴了,公司自然会得到发展。在雇佣新员工时,袁征的要求是能做到5个“关心”:关心社区、关心公司、关心客户、关心同事、关心自己。目的也是要求员工能传递快乐。“我们要相互关心,专注为彼此提供快乐,最终作为公司,我们为客户提供快乐。”

袁征很反对通过996的方式强迫员工加班来提高生产效率,而是将注意力放在员工的培养和提高上。他认为任何一个员工都是长期投资的结果,砍掉就等于投资失败。所以在Zoom,袁征很少轻易开除一个员工,他说:“公司就是要找到死心塌地为公司服务的人,这样的互助才能让大家成为这样的集体。”他还用Facebook当年拒绝雅虎投资,很多高管因此对扎克伯格不满意而愤然离职的事情举例说,当时他就认为这对Facebook是一件好事,因为留下来的都是愿意死心塌地的人。

除了高质量团队的打造,Zoom 的团队倾向于通过开放、透明和共享氛围的营造,来提升彼此的信任感、亲近感。在Zoom除了融资会议和每个人的薪水以外,其他一切的都是透明的,公开的。袁征在公司召开全员会议,员工们可以自由地提出任何关于公司的问题,不论多么尖锐。如果觉得不方便,也可以匿名提出,由公司统一解决。曾有高管对此提出反对,怕员工会揭短,会让公司没面子,会让上级下不了台。但袁征却说,不支持这样的行为,是没把公司利益放在第一位。在他看来,成员之间坦诚互信的交流,可以让他们拥有更高的幸福感,萌发出更大的创造力,也能唤醒最强的团队力量,进而给客户提供最好的服务和产品。

2018年,袁征获得了知名专业服务公司安永(Ernst&Young)颁发的“2018年度企业家”,此后还被求职网站Glassdoor评为美国2018年度最佳CEO,Zoom也被评为全美5万家公司中,员工幸福感最高的公司。公司的业绩,社会的好评和荣誉,都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Zoom企业文化的成功。

任重道远

成立以来,一直发展得颇为顺风顺水的Zoom,最近却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受疫情影响,Zoom的用户可以说是一夜暴增。根据袁征透露,“截至2019年12月底,包含免费和付费的使用者,Zoom虚拟会议人数最多的一日使用者曾经达1000万人。而今年3月,我们曾有一天有超过2亿使用者的记录。”很多学校、公司、包括政府组织都把Zoom当成了沟通的最常用工具。

不过在用户暴增的同时,其安全性问题和个人隐私漏洞问题也开始凸显。比如不少学生在使用Zoom上课时遭遇不明人士乱入干扰;大量的私人Zoom视频被上传至公开网页,任何人都可在线围观;一些人的电话、姓名以及更多个人信息在开放的云存储空间上很容易被搜索到……有业内人士指出Zoom的视频和电话通信方面并未完全使用端到端的加密方式,Windows和Mac版的Zoom软件均存在暴露用户登录凭据的风险……

这些问题暴露之后,一些大的公司和机构开始禁止使用Zoom,比如马斯克已禁止旗下的SpaceX公司和特斯拉使用Zoom召开会议;美国太空总署NASA禁止员工使用Zoom工作;谷歌同样因为安全问题,禁止员工在笔记电脑上使用Zoom进行视频会议;纽约市教育局也要求辖区学校停止使用Zoom;美国联邦调查局提醒用户使用Zoom时注意网络安全问题,不要在社交媒体上广泛分享会议链接,以防机密信息被黑客获取。

一系列问题,让Zoom的股价在3月底达到164.94美元/股的顶峰后,随即又开始出现暴跌……最近,有个别投资者甚至因此向Zoom提起法律诉讼。

面对最近蜂拥而来的质疑之声,袁征于4月1日正式公开道歉,承诺在未来90天内暂停所有新功能开发,动用全部工程师资源解决现有问题,修复过程保持透明,并且出台有关用户数据的透明度报告。“我们欢迎您继续提出问题和提供反馈,我们一直以来的首要目标都是让用户满意,并确保我们平台的安全性和隐私性值得所有人信任。”

4月9日,袁征在YouTube上举办了一场近两小时的直播,再次向用户致歉。在直播中他表示,“在确保所有用户使用场景的安全上,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可以保证的是,我们会非常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些问题。我们将对每一个问题进行调查,如果发现确实有问题,公司会进行修复。”

在此前接受CNN采访时,袁征表示,尽管该公司最近出现了安全问题,但其原本的意图是好的。“我们进展得太快……确实有一些失误。对此,我们将吸取教训并将重点放在隐私和安全上。”有业内人士指出,Zoom有成为伟大视频聊天软件的机会,但其严重的安全问题给微软留下了机会。显然在通往伟大的道路上,Zoom依然任重道远。

伟大常和磨难相伴,放眼全球,任何一家伟大的公司,几乎都经历过生死存亡的磨难。而从成立之初,一直顺风顺水的Zoom要真正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未来还需要面对更多不可预测的挑战和磨难。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我们也祝愿袁征这位来自中国的美国最佳CEO,能带领Zoom继续披荆斩棘,乘风破浪,成长为一家真正伟大的公司。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