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成最高26%,餐饮老板养不起美团了

猝不及防,美团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4月10日,广东省餐饮协会发布一则《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称收到几百家餐饮企业的各类投诉,直指美团外卖的垄断和高佣金之举让众多餐饮商家不堪重负。疫情下外卖成了餐饮业唯一的营收来源,但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

忍无可忍,广东省餐饮协会向美团提出,立即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其他垄断条款,且直接减免整个疫情期间广东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

投资界(ID:pedaily2012)获悉,这是广东餐饮协会在3月10日向美团发函未得到正式回复后,再次提出的书面交涉意见。事实上,此前已有四川、重庆、山东、云南等多地餐饮协会公开“喊话”美团,要求降低佣金。

这一次,餐饮业与外卖平台存在已久的“积怨”被彻底点燃,也将美团这家市值超5000亿元的巨头推至风口浪尖。

截至发稿前,美团官方并未做出回应。不过,一位美团内部人士对投资界透露:“商户就想着降佣金,但平台这个时候更难,养了几百万的骑手,80%的佣金都是用来发骑手工资的。而且现在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复工复产、带动经济,招了很多骑手,骑手工资还不低。”

最高抽佣金26%,多地餐协血泪控诉:

降低佣金,求求留点活路

一场疫情,餐饮业损失惨重。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外卖成为餐饮商家自救、“造血”的重要手段。但与此同时,部分餐企与平台的冲突也加速暴露

“我遇到过最狠的一单50多块钱我到手11块钱……还成本?每天营业额一万多,美团扣掉6000多。我已经把美团关了,扛不住了!”不久前,一位餐饮商家在微博上哭诉,并且公开贴出3月营业额账单。

“平台每单外卖扣商家单总价的20%-25%,如果商家同时上架其他平台则扣点更高!比如我客户点了一单外卖总价100元,则美团扣除25%商家实际收入75元。并且美团允许配送范围只有2-3公里,超出这个范围需要开通各种各样昂贵的附加服务。”

这并非个例。近日,在数百家餐饮企业联合投诉下,广东省餐饮协会代表餐饮企业向美团外卖发联名交涉函。

《交涉函》指出,第一,美团外卖向餐饮企业收取的高额外卖佣金,已超过餐饮企业承受极限。

“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60-90%,已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同时,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各类收费层出不穷,设定了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已大大超过了广大餐饮商家忍受的临界点。”

第二,疫情期间,美团外卖依旧坚持采取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极大挑战了法律的威严和餐企的感情底线。

《交涉函》中称,疫情下外卖成了餐饮业唯一的营收来源,若多一家外卖平台帮助餐饮企业推广外卖,则餐饮企业将会多一条活路。但美团却依旧强势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

“很多企业反馈对美团之前两次帮扶声明不满意,觉得许多内容并不能落到实处。” 因此,广东省餐饮协会呼吁,美团给予广东餐饮业实质性帮扶。

第一,立即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其他垄断条款,以便餐企承接来自更多平台的外卖订单、促进餐企开源脱困。

第二,直接减免整个疫情期间广东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并重点扶持广东百强餐饮企业、钻石酒家企业、米其林餐厅及广东省省、市、区餐饮协会会员企业。

无独有偶。今年2月,重庆市餐饮商会等四个餐饮相关行业协会,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山东省饭店协会、山东省级涉餐饮协会及16市行业协会等纷纷发布“关于餐饮外卖平台全面降佣的建议函”,直指佣金比例的问题

南充市火锅协会还曾网上致信市长信箱,举报美团疫情期间涉嫌涨佣金、垄断经营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该协会称,美团涉嫌在疫情期间提高佣金。上线的外卖商家从8%的扣点一夜之间上调至20%,同时还必须参加优惠 30%-50%的平台活动,以此来活跃平台的流量,另外还要承担一定金额的配送费用。

事实上,全国餐饮商家及协会对外卖平台“积怨”已久,这场疫情才将不满情绪完全点燃。眼下,一场浩浩荡荡抵制美团外卖的大规模行动仍在持续。

8成佣金都给了骑手

被骂“吸血鬼”,美团冤吗?

天下餐饮人“苦美团久矣”。不过,美团自己也在喊冤,从其最新财报中可窥见一斑。

美团3月30日发布了2019 Q4及全年财报,首度实现扭亏为盈,算是交出了一份还不错的成绩单。全年营收975亿元,同比增长49.5%,其中,餐饮外卖业务的收入为548.43亿元,同比增长43.78%,占总收入的57%。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去年,餐饮外卖业务的交易金额增长38.9%,增幅最大,达到3927亿元。每笔餐饮外卖业务订单的平均价值,较2018年增长1.8%,毛利率也由2018年的13.8%上升至2019年的18.7%。

从2015年至今,美团点评的餐饮外卖佣金收入和交易金额都有巨大增长。数据显示,美团餐饮外卖业务的整体佣金率,从2015年的1.1%暴增至2019年的12.6%。不过2017-2019年,美团的佣金率没有大的上调。

那么问题来了,美团外卖业绩全线涨,佣金收入高,近600亿进了谁的腰包?

财报显示,外卖订单的收入增长,并没有带来可观利润。因为餐饮外卖的销售成本相比去年增加35.7%,由329亿元增加至446亿元,餐饮外卖骑手成本为410.4亿元,而全年佣金收入为496.5亿元,可见八成外卖佣金被用于支付骑手费用

诸多商家称美团为“吸血鬼”,认为平台抽走了最大利润,实际上,整个餐饮外卖链条上重要一环——配送端,才是吸金主力

美团的外卖佣金收入主要是由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三项资费组成,配送服务费占比超80%。选择自己配送的餐饮企业,支付给美团外卖的佣金在3%-4%之间,但如果通过骑手配送,则需要支付15%至21%的佣金。2019年,美团外卖平台的骑手达到399万人,这些骑手工资,都要靠这笔佣金支付。

让人玩味的是,疫情期间,美团外卖反而大量招募骑手。1月20日以来,美团外卖已经新招募骑手45.7万,相当于此前骑手总数的11%,这些骑手大多是来自美容美发、游泳健身等生活服务业和制造业的转移劳动力。

左手骑手、右手商家。无论是公司体量,还是商业模式属性,美团早已不是一家单纯的商业公司。此时此刻,大家需要的无非是活下去。不过显然,天平的两端已经失衡了。

这两月,1.3万家餐企悄悄关门

头部企业纷纷涨价自救,最后又道歉了

这场针对外卖平台的大控诉背后,映射出当下餐饮业的悲惨处境。

中国烹饪协会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今年春节期间93%的餐饮企业选择关闭门店,损失惨重。相比去年春节78%的餐饮企业营业收入损失达100%以上;9%的企业营收损失达九成以上。

一个个餐饮企业接连倒下。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两个月,餐饮业注销企业达到1.3万家。个体商户难以为继,连锁餐企的状况也不容乐观。转眼到了4月,国内疫情好转,各行业陆续复工复产,但仍有不少餐企没能等到堂食开业的那天。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一份调研报告中显示,从2020年3月1日算起,5%的样本企业账上没有现金支撑运营;79%的样本企业表示,依靠自有现金无法支撑再过3个月;而表示现金流储备丰厚,且能支撑6个月以上的样本企业占比仅为16%。另据中国饭店协会调查,有一半餐企选择接下来关闭20%-80%的门店,还有3%的餐企将完全退出行业。

疫情巨大冲击下,众多餐饮企业没有坐以待毙,纷纷展开自救。一些头部企业不约而同选择了一个简单粗暴的方式——涨价。

恢复堂食后,海底捞调整部分菜价,整体价格上涨6%,西贝外卖、堂食菜品单价明显上调,喜茶平均每杯上涨2元……可对此,消费者并不买账。“报复性消费还没来,报复性涨价先到了”,一句吐槽引发连锁反应。

“现在大家都这么难,你涨价不是落井下石吗?”“你可以涨价,我可以选择不来”“吃相难看,以后不会再去了”,全民群起而攻之,声讨此起彼伏。

在舆论压力下,4月10日,海底捞发表致歉信,称会恢复疫情之前的定价,希望大家继续支持。1天后,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也亲自就涨价一事道歉,“从今天开始,所有涨价的外卖、堂食菜品价格恢复到2020年1月26日门店停业前的标准。” 

而眼下,堂食受挫,外卖对于餐饮企业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想必这也是全国餐饮企业维权的主要原因。

“不触及生存线,不会有如此大规模的抵制。作为平常老百姓的生意,没有人去做亏本买卖。大平台也一样,所以大家都理解抽成的商业模式。”一位长期关注餐饮行业的投资人对投资界表示,之所以现在降扣点的呼声这么大,是因为疫情大家都很艰难,希望能给商户一个喘息的机会,毕竟平台与商户是个共生共荣体。

【本文为
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
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返回顶部